2017年05月30日 星期二
首页>新论 > 正文

政府信息公开的宪法逻辑

2016-08-12 15:54:49

来源:     作者:今参考

摘要:  政府信息公开应当回归宪法主权逻辑与治理逻辑的二元结构,对应进行制度化构造。

  政府信息公开的宪法逻辑

  现行政府信息公开制度赖以建构的“知情权—政府信息公开义务”逻辑,先验地接受了“知情权是人权”与“政府信息公开义务是知情权实现的手段”的预设,混淆了“人民”与“公民”的概念,因而也混淆了“人民—人大—政府”之主权逻辑与“政府—公民”之治理逻辑。有鉴于此,政府信息公开应当回归宪法主权逻辑与治理逻辑的二元结构,对应进行制度化构造。概括来讲,基于我国宪法的“人民—人大—政府”之主权逻辑,政府由人大产生,向人大负责,受人大监督。遵循这一逻辑,对于那些与公民个体没有直接利害关系的信息,政府信息公开的首要维度是向人大公开,而人大作为人民的意志代表,经过是否属于“国家秘密、商业秘密和个人隐私”的权衡之后,向人民公开。另一方面,在“政府—公民”治理逻辑中,区分直接利害关联的层次,确证信息与公民个体的利益关联程度,据此分别构建公开模式。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副教授秦小建/《中国法学》2016年第3期)

  独立财政机构对推进我国现代财政改革的启示

  独立财政机构是全球公共财政管理领域的新生事物,目前虽然尚无统一的定义,但其具有如下共性:它是由财政资金支持的公共机构;是独立于党派纷争之外、按照专业标准开展工作的机构;是主要从事财政预测和政策成本分析的机构。经合组织(OECD)认为它是当前新兴公共财政管理架构中最重要的创新之一,并推出了“独立财政机构准则”以推动独立财政机构的普及和规范发展。这启示我们:推进现代财政改革,应当把加强人大监督作为突破口,应建设充满活力的财政委员会,应充分发掘预算工委的制度潜力,还应善于从政府全局的高度谋划和推进财政改革。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经济研究部研究员张俊伟/《中国经济时报》2016-07-21)

  我国居民收入不均的主因

  市场因素和政府收入再分配政策是决定一国居民收入不平等程度的两个重要因素。研究发现,从市场收入基尼系数来看,我国与发达国家之间的差距并不大。由此可以认为,政府收入再分配政策效果不明显是导致我国居民收入分配不平等较发达国家严重的主要原因。加大转移支付等再分配政策力度,是缓解和改善目前我国居民收入不平等的主要途径。

  (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博士生蔡萌、教授岳希明/《财经研究》2016年第4期)

  混合所有制改革中资本如何博弈

  新一轮的混合所有制改革将重塑经济利益格局。非国有资本参与混合所有制改革的期望收益更高,且越早参与获利越多,但其收益会受到交易成本和国有资本超级股东身份的影响;对国有资本而言,其收益不受交易成本的影响,且超级股东身份会使其拥有较高的谈判能力。国有资本与非国有资本是在不同的运作体制和行为认知的框架上发展而来的,因此,二者的混合开始会遇到较大困难,如混合所有制企业中可能会出现不同的权力认知取向。只有经过较长时期的认知和行为的协调,尤其是坚持市场在混合所有制经济发展中的主导地位,才能获得混合所有制改革的实际绩效,同时将国有资本塑造成为“有经济活力、控制力、影响力和抗风险能力”的市场主体,完成国有资本主动适应和引领经济发展新常态、实现国有资产保值增值的使命。

  (南开大学商学院教授李建标/《中国工业经济》2016年第6期)

  我国创新可对德美模式兼收并蓄

  美国模式下,每一个创新都是颠覆性的,一个创新出来其他相似的行业都要死掉,它能做的是从零到一的创新。这种创新与美国崇尚个人主义、赢者通吃的文化相关。这种创新也有问题,它会制造周期,起伏非常大。德国的创新则是从1到N的创新,搞中间技术,如在一些机器、设备等制造业进行创新,牢牢地掌握中间这一部分。它不去搞互联网,而是搞“工业4.0”,把互联网为我所用,而不是大家都互联网化。因为德国人崇尚秩序自由主义,有非常强烈的团队精神。中国人既有强烈的个人主义也有强烈的集体主义,所以我们在创新上应既学德国又学美国。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院长姚洋/《北京日报》2016-07-25)

来源:  

编辑:qnj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