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2月03日 星期五
首页>传媒月榜 > 正文

青记每月盘点

2009-08-20 11:07:03

来源:   作者:

摘要:

  本期传媒月榜,我们虽尽力搜寻各类媒体,但由于视野所限,难免有遗珠之憾,也请读者积极参与评选推荐和提出改进意见,打电话或发邮件均可。

  7月最佳报道
  ☆《最具体的纪念》/张伟,中国青年报-冰点,7月8日
  报道摘要:整个房间都是粉色的,一种浅浅的、像新开的桃花一样的粉色。这是这个15岁女孩最喜欢的颜色,她有时把嘴唇和指甲涂成这种颜色,用这种颜色装饰右脚的鞋子,或者涂抹最心爱的笔记本扉页。现在,人们只能凭借房间里不多的展品,来想象这个女孩。这些展品,包括一条绣满了小草莓的粉色围巾,一面粉色的小镜子,和一个画着小猫的粉色水杯,被随意摆放在这间只有19平方米的纪念馆里,讲述一场短暂的生命过程。
  这也许是世界上最小的纪念馆。它只有不到5米长,3米多宽,中等个头的人踮起脚就能摸到屋顶,来访者走进门,一眼就能扫尽所有陈设。修建它的目的,也不是纪念什么重大历史,或歌颂某个了不起的人物,而是怀念一个普普通通的生命。
  ……
  拉开厚重的黑铁门,走进粉色纪念馆里的人们,即便仔细寻找,也未必能发现什么伤痛的痕迹。
  墙上到处挂着女孩的照片,从咿呀学语的年纪开始,多半是张牙豁口,后来知道害羞了,笑容开始变得含蓄。梳子是小鸟形状的,发带是心型的,用旧了的羽毛球拍仔细地用胶带缠住,写给爸爸妈妈的信上画满了笑脸。
  毕竟,这里属于一个活在美好年纪的少女。她留下的,哪怕是遗物,也提供不了太多悲伤。
  “我不想把它搞得悲戚戚的,”刘家琨说。他不过是想“布置一个女孩的闺房”,让这里成为一个娇艳的、宁静的处所。
  ……
  人们已经很难知道,她到底有没有来得及看完2008年5月号的《萌芽》杂志。但可以确知的是,她总在《读者》上用笔画下一条条标注。在这梦幻岁月里,读书和写作是胡慧姗最喜欢的事。这个爱读韩寒作品、渴望成为作家的女孩,书架上放着《羊脂球》,也放着格林童话,她还喜欢在一些青春小说里,让自己经历各种冒险。
  像所有同龄少女一样,有些时候她也会显得忧愁。在已经被压坏了的眼镜盒内侧,可以看到她哀怨地写道:“冬天还是来了,还是将我遗忘了。”或者,是在课本的封面上,她字迹潦草地写着“我们的爱……过了就”这样没头没尾的句子。
  ……
  和许多地震中的遇难者一样,胡慧姗充满梦想的岁月突然终止,原封不动地封存在这些遗物上。
  遗物是母亲刘莉收集好的。这个心碎的母亲,收拾出许多记忆:女儿还在肚子里的时候,她用银币替女儿打的手镯,里面刻着“胡”字;圣诞节时送给女儿的围巾已经起毛了;女儿熬夜拼起的拼图一直摆在家里的床头;甚至,女儿用过的牙刷和穿破了的红色球鞋,也都没有丢掉。
  点评:刘家琨,一位小有名气的设计师,自己出钱修建了一个小小的个人纪念馆,用他自己的话说是“个人叙事”,最初只是想为了完成一位地震中逝去的小女孩父母的一个心愿。“她只是一个平凡的小女孩,没有什么故事,也不震撼。” “这里的内容没有悲壮热烈和宏大喧嚣,只是关于一个花季少女的追忆,以及一个悲伤绝望的家庭如何奋力继续生活。”
  中国青年报冰点周刊发表这篇特稿,对这种最具体的纪念、最平凡的纪念的关注,体现了媒体的人文关怀,这不应仅仅看作是对去年地震中逝去的人的纪念,而是对所有普通生命的尊重和怀念。设计者刘家琨的一句话引人深思:“对普通生命的珍视是民族复兴的基础。”
  备选报道:
  《高考弃考者调查:农村生源生存尴尬》,广州日报,7月15日
  《给中国成品油价“算算账”》,新华社,7月3日
  《上海塌楼背后的官商网络》,南都周刊,7月10日
  《武汉经适房“黑市”利益链解析》,21世纪经济报道,7月9 日
  《浙江龙泉:农民自建房政府收了多少费》,中国青年报,7月9 日 
  《发掘秦皇陵:纠葛三十年的利益之争》,新京报,7月1日


  7月最佳评论
  ☆《开放社会才会有开放的心灵》/黄波,中国青年报,7月17日

  内容摘要:生而为人,不能选择父母和家庭,如果先天就背负生活重累,就没有任何背景可以炫耀,但这在正常社会里并不特别让人焦虑。贫困不可怕,可怕的是对贫困的歧视,而且难以通过自身努力找到向上的通道;没背景也不可怕,可怕的是因此而遭白眼,并屡屡失去公平分配资源的机会。一个人如果长期处在受歧视、机会总比别人少的环境中,怎能不出现一定程度的心理问题?
  一个所有要素都向公众平等开放的社会,才是真正的开放社会;只有在开放的社会里,才会有开放的心灵。7月15日的广州日报对高中生弃考现象进行了调查,文中引用了中国社科院的一个结论:农村孩子改变现状越来越困难。你难道能说,“越来越困难”的背后,都是农村孩子个人努力不够的结果?很多事件、种种迹象都在警示我们:建成一个开放社会还任重道远。
  点评:此评论是就北大硕士贾昊坠楼、北京科技大学学生黎立在校内银行抢劫十万元钱等事件而发的。作者就发生在青年人身上的此类悲剧进行了社会心理探究,提出了中国社会转型中日益明显的一个矛盾现象:表面上看社会越来越开放了,但实际上人们的心理越来越闭锁了。而没有人们心灵的开放,能建成一个开放的社会吗?这是中国社会进一步发展必须要面对的问题。
  备选评论:
  《我的故乡阜阳是如何沦陷的》,中国青年报,7月21日
  《社会无公平则无诚信》,南方都市报,7月11日
  《力拓间谍门警示中国经济信息安全》,南方都市报,7月16日
  《直面“前后30年”》,中国青年报,7月15日
  《在法拉利的一路呼啸前目瞪口呆》,中国青年报,7月8日
  《中国不应被动接受国际油价》,新京报,7月10日
  《要求公布调查详情比逼问考生名单重要》,羊城晚报,7月10日
  《每一次开胸都重创社会公平》,中国青年报,7月28日


  7月最热网议
  ☆“中石化大楼一盏1200万的天价吊灯”
  据“搜狐社区”报道,一些人到耗资数十亿元建造的中国石化大楼参观,10余层高的辉煌大堂已经让所有人惊讶了,当负责接待的领导“自豪地”告诉他们悬挂在大堂中间的一个吊灯的价格为1200万元时,还是雷到了现场不少人。随后又引出了“中石化2.4亿元奢华装修”的议论。中石化有关方面作出回应:位于中石化大楼中厅的吊灯高4米、直径6.5米,主要材质为水晶和钢板镀铜,从设计、制作到运输、安装,全部造价仅156.16万元。 
  备选网议:
  最牛门面房
  毕业生发帖“被就业”

  7月传媒人物
  ☆伍皓:官民互动试验
  据南方都市报,从7月7日起,云南省委宣传部副部长伍皓在凯迪论坛以网名“求真的力量”发表第一个帖子《与猫眼网友坦诚交流“昆明卖淫案”》,官民网络互动持续3天后,伍皓感叹自己“天真”,官民沟通新路很难。在接受南方都市报记者采访时,他否认了沉默是因为受到压力的说法。他还表示,“只要我没有因此而下岗,我还会以另外的一种什么方式出现”。“也许,还是有路可走的,只是我暂时还不知道哪条路能够走得通。”伍皓在帖子中表示。
  点评:伍皓,这位记者出身的新闻官,想在宣传部副部长的岗位上做些新的尝试,让人敬佩。但网络舆论具有不同于传统媒体舆论的一些特点,用应对传统媒体舆论的方式和网民面对面,网民可能不接招,哪怕是对伍皓这样的资深网友。所以,加大对网络舆论的研究很有必要。

  ☆陈汉元:“中国电视没有真正的新闻”
  据国际先驱导报,中央电视台原副台长陈汉元在接受该报记者关于央视改革的采访时说:
  “怎么改?朝哪个方向改?回答这个问题,首先要弄清楚什么是新闻。”“新闻联播30分钟,老百姓爱看的也许就是最后的3分钟。中国电视恐怕没有真正的新闻。”“有条件的人就看凤凰卫视了。”“央视改革,一定要研究凤凰卫视。”
  在陈汉元看来,凤凰卫视吸引自己的最大原因在于,它完全遵从时效与新闻价值,这也是央视需要改革的第一点。“某某领导人的随同同机到达,这有什么好说的?不同机到达才是新闻呢!还有‘做出积极的贡献’,贡献还有消极的吗?”“改革之后的新闻报道应该允许多元观点的讨论,最重要的是要让舆论对政权起到监督作用,这是新闻改革的核心。”
  点评:类似的观点已经被说过多遍了,但现实依旧在顽固地僵持着。这次说话的人的身份有些特殊,一位退休了的央视副台长,就更让人在意。为什么中国人都知道的新闻业的一些毛病改起来就这么难呢?为什么总要等到退休后才说这样的话呢?传媒人在等什么呢?

  ☆于颖:被绑架的女主编
  去年,《证券市场周刊》刊登了《太平洋证券上市路径》等文章后,该刊的主编于颖在2008年7月9日晚上下班途中被几个男人强行拽到另一辆车上,逼她在当期《证券市场周刊》上刊登更正启事。
  最近,这件以“非法拘禁”公诉的刑事案件,进行了庭审。但另外的问题并没有被涉及,如劫案背后有没有股票的违规上市?太平洋证券上市,谁是受益者?谁是劫案的主谋?
  资深财经记者王安对此评论道:一个主编触动了利益集团,一个女人掉进了男人的暴力,她如何反抗?民工为自己讨工钱,还能以跳楼相威胁,于颖的弱势甚于民工。 
  点评:媒体的弱势在这一案件中得到了充分的展现,一个女主编与一个看不见的利益群体,一在明处,一在暗处,怎么斗?没法斗。有法律,但法律只管蟊贼,不管大盗,你有什么办法?

  7月传媒焦点
  ☆电视改版
  在人民日报改版之后,央视改版的消息就不绝于耳,但至今也只是雷声大雨点小,各种版本的说法被媒体炒来炒去。
  点评:看来,央视的改版是一定要改的,但至于改到什么程度,还有待于观察,毕竟盘子太大,里边盛的东西又太多,不好一下子理清。
  相对于央视改版的复杂,地方台倒是可以快刀斩乱麻,想怎么改就怎么改,东方卫视改了,广东卫视据说也要进行地震式的改版,但不管怎样,当前多数电视台还是脱不了“新闻+娱乐”的路数,只是在这两块上做些加减算法而已。

  ☆两位社长的著作权官司
  6月29日,《新京报》的一则新闻《出版社社长编书被指抄袭》引起舆论一片哗然。被告是人民出版社社长黄书元,原告是光明日报出版社原社长李树喜。引起纠纷的是“一部学者写给领导的书”,这套名为“党政干部科学发展观历史文化读本”的丛书,第一辑共有6本,但其中竟有两本被指侵权。
  点评:按理说,白纸黑字,应该容易辨明是非,但这起著作权纠纷并没有那么简单。这起交织着现实与历史、混合着中国知识界、出版界各种怪现状的学术官司,却在一步步深入中走向离奇与荒诞。就连当事人也认为,这个事件折射出了当前学术界抄袭丑闻频出背后的种种“潜规则”及灰色地带,其中所展现出的知识界学术道德之沦丧与知识产权意识之淡薄,使此事件极具样本意义。

  ☆华尔街日报:互联网行业已不值得投资

  《华尔街日报》专栏作家James Altucher最近撰文称,互联网已经深入到人们生活中,但是就投资而言,他目前并不建议关注互联网行业。
  互联网行业目前的最大问题在于:无人能给出商业模型。相对于维持互联网业务的AOL,时代华纳更愿意留下《人物》杂志等传统媒体业务。新闻集团目前正在对社交网站MySpace进行大刀阔斧的调整。微软在互联网业务上花费了数十亿美元,但没有获得任何利润。Google除了AdSense等广告业务之外,也找不到任何其他的业务模型。互联网行业的新进入者Twitter和Facebook的用户数增长很快,但同样难以盈利。
  互联网行业曾经高达1000%的生产力增长率已经一去不返,就最佳情况而言,投资者应当以对待公用事业公司的态度来对待互联网公司,即以10倍的市盈率买入股票,并以13倍市盈率卖出。
  点评:国内互联网行业与国外差别很大,国情不同,互联网行业的发展也呈现出了不同的特点,故此文仅供参考。
  (本期盘点主持:王立纲)
  来源:青年记者2009年8月上

来源: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