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6月22日 星期六
首页>传媒月榜 > 正文

移动优先:社交媒体战略再成焦点(外4则)

2023-02-20 08:46:01

来源:《青年记者》2022年7月上   作者:辜晓进/编译

摘要:  TikTok变身新闻平台带来的影响  最近发布的路透研究院《2022数字新闻研究报告》显示,TikTok已被确认为新闻生态中一大重要且发展迅速

  TikTok变身新闻平台带来的影响

  最近发布的路透研究院《2022数字新闻研究报告》显示,TikTok已被确认为新闻生态中一大重要且发展迅速的玩家。报告认为,下一代年轻人“都是在最近5年或10年内进入成人阶段的,他们大都不愿查看传统新闻网站或为在线新闻付费。他们高度网络化,越来越倾向于在Instagram、TikTok、YouTube或Spotify这类社交媒体上获取视频或音频新闻。”

  在被问及新闻媒体是否以及如何利用TikTok传播新闻时,现任Will Media总编辑的受众战略师弗朗西斯科·扎法拉诺说:“《卫报》澳大利亚版在分享新闻和展示真实的自我方面找到了最佳平衡点,他们也提供娱乐,这是TikTok策略所不可或缺的。”“而且,如果你的团队里没有足够的年轻员工的话,可通过代理人发挥巨大作用。”“很多机构只让一个代表形象出现在该平台就够了。”

  (编译自6月17日世界报业协会官网)

  美媒编辑部关注社交媒体政策

  没有哪个编辑部的主事领导不害怕爆发社交事件的,某个名记者可能会发出一条粗鲁的评论,或者陷入一场与某恶意帖子的争斗。这时,媒体就不得不承认自己的社交媒体政策出了问题而需要更新。

  社交媒体政策的更新并非易事,不妨从以下四个方面着手:1.弄清意图,为何要鼓励员工上社交媒体?是为了吸引受众和扩大品牌影响力吗?2.建立一个程序,以清晰表达社交媒体策略的发展路径;3.政策草案形成后要进行测试,以确认政策边界;4.组建一个由主要采编部门代表参加的小型委员会,对社交媒体政策定期评估和修订。

  (编译自6月19日www.poynter.org)

  华尔街日报多点进驻Snapchat

  道琼斯公司宣布,旗下“华尔街日报评论”、《市场观察》《巴伦周刊》将入驻Snapchat的“发现”频道(Snapchat是2015年创立的新闻聚合平台——译注),以扩大在该社交平台的受众市场。这些媒体每日更新的内容将在“发现”频道去年新推出的“动力新闻”(Dynamic Stories)栏目集中展示,该栏目主要呈现实时和突发新闻。

  此外,道琼斯还宣布将在“发现”频道推出两个新的视频产品:由“华尔街日报评论”制作的“未来观察”(Future View),由《市场观察》制作的“金钱至上”(Money Matters)。道琼斯首席商务官罗伯特·海耶斯(Robert Hayes)说:“这些新产品强化了道琼斯集团的多媒体发布,以将我们值得信赖的新闻和分析向全球市场传播。”

  (编译自6月16日www.finance.yahoo.com)

  《华盛顿邮报》因推特事件解雇记者

  《华盛顿邮报》解雇了记者菲利希亚·森梅兹(Felicia Sonmez),原因是该记者因对近年一系列社交媒体事件的处理不满而公开在推特上抨击该报管理层。她的多篇推文也引发该报内部员工之间的公开争论。6月9日,该报在致该记者的解雇书上说:对其解雇“是因为包括拒不服从(指令)、在线公开诽谤同事以及违反《华盛顿邮报》关于职场合作包容的准则等一系列错误行为”。

  这场冲突源自森梅兹2021年以歧视罪起诉该报,原因是她自2018年来多次发布与其社会角色有利益冲突的新闻(包括推文)而在屡受批评后被报社管理层取消其报道性骚扰新闻的资格。她甚至公开发推称自己也是性骚扰的牺牲品。她的诉讼被法院驳回,但其律师称她将提请申诉。

  (编译自6月10日www.axios.com)

  《纽约时报》新总编拟收紧社交政策

  《纽约时报》将在即将上任的新总编乔·卡恩(Joe Kahn)管理下收紧某些内控政策。卡恩表示,鼓励记者在推特上营造与报纸分离的自有品牌并非好的策略。“在我们编辑部里,这种社交活动占据了人们太多的精力,”他说,“在推特等社交媒体呈现的价值观,应当与在《纽约时报》上经编辑而发表的内容的价值观一致。我们的市场并不主要依赖于那些在推特上拥有大量粉丝而在报纸产出不高的人。”他还表示,《纽约时报》“应当成为不同背景的人们感到有通道进入的领域。我们没有空间和耐心包容那些并不全身心投入到工作项目的人”。

  (编译自6月2日www.mediapost.com)

  英媒音频收入首季度同比增五倍

  据英国“数据出版收入指数”(DPRI)最新报告,2022年第一季度,英国新闻媒体的数字音频收入是去年同期的6倍,达4200万英镑。近两年来,英国很多新闻出版机构纷纷推出数字广播和数字播客产品,以吸引新受众并增加数字收入。专家称,英国25岁以下成人中,有10%付费订阅音频播客产品,成为新闻内容的全天候受众,包括通勤途中、开车、厨房做饭等时间。这种便利增强了受众对此类产品的黏性。这些媒体在截至今年3月底的12个月里,数字总收入同比增长18%,总额达6.1亿英镑。其中包含数字音频在内的订阅收入增长20.1%。

  (编译自5月30日www.pressgazette.co.uk)

  甘尼特实施重组剑指数字服务

  美国最大报业集团甘尼特6月1日宣布实施战略重组,拆分为两个运营单元:一个是出版单元,名称为“甘尼特媒体集团”(Gannett Media),专注于新闻、内容、印刷发行等运营,包括广告在内的B2B市场运营,“聚焦数字优先”的在线订阅等。另一单元的名称为“数字市场解决公司”(Digital Marketing Solutions),致力于数字市场服务。

  这一重组将侧重于加强数字市场服务,尽管目前这部分的收入在集团全部收入来源中仅居第七位,但持续增长并已实现盈利。巴腾表示,新公司虽然规模较小,但业务量不小,每年收入在4.5亿美元以上。集团自2016年收购了数字市场企业ReachLocal,就试图扩大这块业务。

  (编译自6月2日www.poynter.org)

  “数据优先”成媒体运行趋势

  传统上讲,媒体公司的商业目标是将受众出售给广告商,受众规模越大效果越好。但很多小众媒体,如地方报纸和兴趣类期刊,特别是那些B2B的媒体,商业模式已经发生剧烈转变。它们正利用各种复杂的数据搜集工具获取尽可能多的来自受众的注意力(insights),并将这种注意力卖给广告商。其目标当然是发现受众最喜欢购买的商品类型,然后有针对性地向他们发布相关信息。

  这种经营模式非常重要,以至一些媒体公司重新塑造品牌自称为“数据公司”。这意味着,他们仍然用新闻内容支撑数据运作。除了甘尼特集团上周已经将集团分为两块,还有一例是旗下有14个B2B和2个B2C品牌的EPG媒体集团,这个拥有400万受众量的集团本周也一分为二,组建“BPG特殊信息服务公司”,以数据产品服务客户,提高客户基于数据的决策能力。

  (编译自6月9日www.mediaplst.com)

  《纽约时报》大规模扩充评论部

  《纽约时报》自2017年以来,已将评论部门员工的人数翻了一倍,目前总人数超过150人,同时还增加了分别负责音频评论和图表的新部门,并加强文字编辑和新闻来源核查工作。目前,该报音频评论部门有35人,而2020年时仅1人,该部门负责生产3个评论播客产品。去年8月,该报将评论类新闻通讯(newsletters)组增加了7人,总人数超过20人。今年3月,该报评论部门出品的纪录片《篮球皇后》获得奥斯卡纪录片奖。该报评论部主编凯瑟琳·金斯伯利说:“评论及其多媒体产品是推动《纽约时报》订阅数增长的最稳定的动力。”

  (编译自4月26日www.axios.com)

  路透报告:逃避新闻成为趋势

  路透研究院6月15日发布的《2022数字新闻研究报告》披露,半数被调查的国家中,新闻的可信度都在下降,只有7个国家是上升的。美国新闻的可信度降至被调查的各国最低:只有26%的受访者对多数新闻持相信态度。此外,新闻受众中选择回避(有时或经常)新闻的人在各国都呈明显上升趋势:在过去5年里在巴西增加了一倍,占比54%,在英国占比46%。很大比重的年轻而教育程度较低的民众表示,他们逃避新闻是因为难以跟进和理解这些新闻。至于全球关注的虚假和误导性信息,仍居高不下,从肯尼亚的72%到德国的32%以及澳大利亚的31%。大多数国家的民众表示,关于新冠的虚假新闻超过了政治新闻。

  (编译自6月15日路透研究院官网)

  《经济学人》发力教育获成功

  对新闻媒体而言,发掘记者专长为受众创造价值的潜力巨大。英国《经济学人》2021年2月推出高级教育板块“经济学人教育”(Economist Education)就取得了良好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该刊透露,平均每门课的注册参加者为100至300人,每门课的平均结课比例高达94%。若按目前平均每人1475英镑学费计算,每门课至少可获得6位数收入。

  据该集团教育执行董事菲奥诺拉·达根介绍,这个教育板块内容庞大,包括自创课程和与高校合作,听课对象主要来自现有读者,特别是其中从事高级行政管理的人员。平均每门课为六周时间,每周6-8小时,全部在线授课。每门课都有一位主讲教师和指导学生的团队,主讲教师既有媒体专家,也有全球著名学者。

  (编译自6月9日www.digitalcontentnext.org)

  黎巴嫩《东方日报》艰难转型成功

  在黎巴嫩,报纸分为独立报纸和政治依附报纸两种类型,前者生存困难,后者可获经济支持。而法语报纸《东方日报》(L’Orient-Le Jour)作为独立报纸成员,却通过数字转型获得生机。该报执行董事米歇尔·埃卢介绍,该报于2014年建立付费墙,从2016年起开始强劲增长,至2020年实现数字付费订阅收入占比50%,另一半由纸媒收入(含广告和发行)和第三方合作构成,目前已形成可复制的商业模式。该报的读者也更加国际化,由四种人组成:国内黎巴嫩人,流亡海外(美国最多)的黎巴嫩人,在黎巴嫩的外国人,外国读者。后三种人占该报读者八成。该报还发现英语人口也对其内容感兴趣,于是经连续两年测试,打算近期推出英文版《东方日报》。

  (编译自6月1日世界报业协会官网)

  (本栏目稿件全部由深圳大学传播学院教授、传媒与文化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本刊学术顾问辜晓进教授提供)

来源:《青年记者》2022年7月上

编辑:小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