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1月19日 星期一
首页>新闻茶座 > 正文

记者如何破“茧”而出

2018-04-21 15:55:01

来源:青年记者2018年3月上   作者:

摘要:主持人:黄馨茹嘉 宾:王聪聪 中国青年报创业周刊记者    高 寒 齐鲁晚报经济新闻中心记者    齐美煜 江西日报政教部记者  

主持人:黄馨茹

嘉  宾:王聪聪  中国青年报创业周刊记者

    高  寒  齐鲁晚报经济新闻中心记者

    齐美煜  江西日报政教部记者

  主持人的话:“信息茧房”是指人们的信息领域会习惯性地被自己的兴趣所引导,从而将自己的生活桎梏于像蚕茧一般的“茧房”中的现象。记者在一个领域采访的时间久了,有可能成为一个领域的“专家”,但有时也会遇到一些自己不擅长或者不了解的领域。记者在遇到这样的领域时,如何克服困难,破除“茧房”而完成任务?请看本期茶座嘉宾的观点

做好创新创业报道

要具备一定的投资人思维

王聪聪

  3年前,中国青年报全媒体转型,做了7年民意调查报道的我加入创业周刊和全新的团队一起开拓全新的版面,做KAB创业俱乐部公号内容运营。国家创新创业大幕初启,我的新闻热忱和创业热潮一起涌动。

  从针对社会经济、教育、文化等各个领域做青年关注的热点调查的民意报道,转向相对小而专业的创新创业报道,我该怎样克服困难,破除信息“茧房”?

  我想首先要做好知识储备,深入学习党和国家关于创新创业的大政方针。2015年,全国性创新创业相关政策密集出台。创新创业政策涉及的部门多,记者既要深入研究发现亮点,也要充分调查采访发现问题。虽然政府鼓励政策频出,投身创业的青年越来越多,但科研人员在创业热潮中并不多见。

  科协的一份调研显示:我国科技人员创业意愿高达60%,但真正开始创业的比例为2.5%,科研院所的这一比例更低,仅占1.2%。我抓住这个问题采写了《别让论文捆绑“青椒”科技创新手脚》,在中国青年报2015年11月10日9版头条刊发。这篇报道采访了多位科研人员、青年教师、投资人,指出以论文为标准的考核机制制约了青年教师的创新创业积极性,并发现了科技成果变成工业化产品的实际困难,建议科技创业一定要做好团队补全,建立政府、科研院所、企业对接平台。

  时至2017年,国家出台的具体创新创业政策明显减少,更多的是宏观战略,比如最重要的文件是党的十九大报告,其中关于创新的表述有59处,关于创业的表述有6处。那么今后做创新创业报道的一个重点应该转向有重大创新突破的领域和青年。

  3年来,我的一个感触越来越深:做创新创业报道的记者要具备一定的投资人思维,关注风口,发现风口中的问题乃至预判风口。如果只是追风口报道,谈不上创新,更不能引领青年。

  在2015年,O2O大热,跨境电商风起,这两大风口上的稿子写多了就会觉得套路化,商业模式的创新大体相似。当年年中我参加了一个有关AR的会,就像打开了一扇全新的窗,技术的创新让我觉得不可思议。我感到人工智能将成为未来的投资方向,于是一直密切关注,一年后风口渐起,2017年人工智能成为最热的创投领域。

  2017年6月1日,当得知一家在线教育公司的机器人将与高考状元PK高考数学时,我感到这是一个比较大的新闻点。我现场采访到高考状元,并发表《6名高考状元即将与智能机器人PK2017年高考数学》《6名往届高考状元1分险胜智能机器人》,第二天在KAB创业俱乐部公号发表综合报道《1分惜败高考状元 智能机器人“复读”后能赢吗?》,之后又刊发创业人物报道《“学霸君”创始人:人工智能帮普通学生逆袭》,从多个角度探讨技术改变教育的可能性。

  当天,中国青年报四川站王鑫昕、胡宁、汪龙华也在进行成都人工智能机器人挑战高考数学的报道,他们做了直播、官微、在线故事。这两组报道共同获得中国青年报总编辑周奖、全媒体加权奖励。后来我和王鑫昕交流,如果我们之前就知道同题,联手做出诸如南北机器人PK的有中国青年报特色和影响力的报道会更好。

  记者要善于在风口中敏锐发现问题,2017年8月29日,我采写刊发专题报道《“算力”欠缺制约中国人工智能发展》《撕开伪AI噱头 让技术真正落地》,第一篇通过调查报告分析当前产生创新鸿沟的原因和我国人工智能的短板,第二篇提出伪AI问题所在,给创业者提供借鉴。

  破“茧”而出还需要利用好之前的新闻积累和储备。在迎接党的十九大召开时,中国青年报推出 “砥砺奋进的五年·青年获得感”系列专版,在策划创新创业专版中,我主动提出策划执行民意调查。做创业类调查前期问卷设计、找合适的样本群体、沟通执行很花时间,这是当前创投相关机构和新兴媒体众多,但缺乏权威、长期跟踪的调查报告的重要原因。

  经过多方比较,我选定求职招聘市场覆盖率第一的“智联招聘”作为合作执行方,稿件《72.5%受访者愿意去创业公司工作》通过数据展示5年来青年的选择变化,一些真实、耐人寻味的数据是:92.5%的受访者表示创业者的创新改变了自己的生活,66.8%的受访者认同创业是实现人生上升的重要通道。合作方监测到这篇文章有超过150家网站转载,取得了良好的传播效果。

在采访中,

逼迫自己学习新知识

高  寒

  从2014年进入报社到2018年初,我成为记者已有三年半的时间。最初的一年,我在齐鲁晚报济南新闻中心负责园林、景区方面的报道,后面两年多的时间,我在要闻部(融媒编辑中心)工作,可以说,我真正做一名财经记者的时间,只有4个多月。

  在2018年1月,一篇充斥着错误论据、情绪化论断的网文在微信朋友圈流传。该网文名为《山东,债务压城的山东》,通过几个并不准确的数据,就得出了山东财政入不敷出、政府即将破产、只能靠中央政府“救济”的结论。当天晚上11点左右发现这篇文章后,我便开始搜集资料,结合自己的财政学知识,撰文进行反击。

  次日一早,《山东债务压城?让记者说说伪专家的谬误》一文在齐鲁晚报APP齐鲁壹点上发出,全天阅读量超过120万,并被各大权威媒体转载。山东大学经济系侯风云教授、李齐云教授,山东财经大学潘明星教授均对文章给予了肯定。

  其实,就在半年之前,我还是财政学的“门外汉”。我曾在浙江大学通过辅修、自学等方式,积累了一些经济学知识。但是,一方面,经济学和财政学有着较大区别;另一方面,具体到中国甚至山东省内的财政法规、制度等,学校里的知识并不能覆盖。

  现在的传播环境已经与之前大不一样,以往的那种“拿材料、改通稿、加链接”的写作方法,已经很难满足受众日益提高的阅读需求,这就要求记者必须有一块“自留地”。2017年8月我调去齐鲁晚报经济新闻中心时,领导给我的任务是做好山东省经信委、省统计局、省气象局、省物价局及济南市物价局这几条线的新闻报道。但我认为,对于经济新闻来说,所谓的“线”和“口”,是我们接触官方信息的渠道,不是一种枷锁,更不是我们学习新知识、涉足新领域的围墙。以财税来说,在经济新闻中,报道工业和经信系统的新闻,少不了要考虑到企业税负、国家专项转移支付等政策。而统计,这个看似很难做出深度新闻的领域,如果和财政联系起来,也能产生很多有价值的信息。

  因此,在我成为经济新闻记者的第一天,我就没有把自己的目光局限在领导分配的领域,而是以经信、统计这两个“口”为根据地,将财税、金融两个领域作为目标,广泛地向外延伸,开拓自己的眼界。这种意识,才是今后学习、采访的基础。

  首先,我找到经典著作,在吃透的同时,不断阅读相关论文、专业新闻报道等。在财政学领域,我选择的入门书籍是《中国政府间财政关系再思考》,这本书实用性极强,整本书的架构,就像一本教科书一般,条条框框非常清晰,无论是通读还是查阅,都很适合初学者。当我读完这本书后,我对中国的财政体系以及20世纪90年代分税制改革等已经有了初步的认识。

  除了专业性书籍,一些时效性较强的专业论文、专业新闻报道也值得学习。初学者在阅读类似材料时,经常会遇到“每个字都看得懂,连起来就不认识”的情况。这个时候,我们就应该拿出高中学习课文时的那种劲头,逐字逐句地抠,不留下一个知识盲点。通过一个个地消除盲点,来达到扫除盲区的目的。

  记得有一次,我看到了一篇意为“多个省固定资产投资额超过GDP”的文章。当时我的第一反应是,固定资产投资是GDP的一部分,为何其数值会超过GDP?查阅一系列资料、咨询专家后,我明白了“固定资产投资”和“固定资本形成”这两个统计名词之间的差别。

  有时,遇到查阅资料不能解决的问题,就需要主动向专家、业内人士请教。当时为了弄清楚“政府基金收入”的组成部分,我辗转找到了山东财经大学教授、财税专家潘明星。尽管拿这个问题来麻烦专家,颇有些“杀鸡用牛刀”的感觉,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潘教授这样的专家往往能从我提出的那个简单的问题出发,延伸拓展,不仅在解答上“一步到位”,还能对提问者进行新的启发。

  对记者来说,采访和写稿是最重要的工作。而在从书本上获得相关知识后,将它们用于实践,无疑是巩固知识、检验知识的最好方法。

  2017年12月,齐鲁晚报同山东大学合作举办的“齐鲁大讲坛”,邀请到了上海财经大学财政学教授范子英,对新时代中国财税体系改革进行专题讲座。这本来是日常新闻采写中的一个“规定动作”,且现场有速记员可以提供完整的材料,但对我来说,既然决定学习财税知识,就不能放过这个机会。讲座前一天晚上,我研究了范教授的相关论文、新闻采访,并对他的一些观点进行学习,力图能让自己和专家处于一个频道上。同时,我拟定了两个提问问题,关于“税收背离”和“PPP”操作。事后,整篇报道取得了较好的效果,我也从讲座中获取了相关知识。

  在日常的新闻操作中还应该主动使用学到的知识。具体到财税学领域,就是在写稿中多从财税角度进行思考和采访,多主动进行相关的分析。

  针对山东省缺乏特大型城市这一情况,我在一篇关于分析大城市对区域经济的带动作用的稿件中,除了从常规的辐射效应进行分析,还特别加入了“税收背离”与“总部经济”这两个观点,并通过采访专家,解释了中国财税体制下一线城市更容易获得财政收入的原因。也正是这样一次又一次“硬逼”着自己使用新知识,新知识才能更加巩固,用起来也才能稍微得心应手一些。

走出盲区,顺“丝”游走

齐美煜

  记得刚入行时,听报社前辈说如要熟知所跑口线,做到比内行人还要懂行,须下一番苦功夫。要学会动静结合,“动”要随时掌握国家、省等不同层面的相关政策,“静”要认真琢磨林林总总的工作总结,思考材料文字的引申意。这既能储备知识,也能挖掘潜在新闻选题。

  就拿我所跑口线中的共青团来说,所报新闻活力十足不假,但有时也难免会给人留下浮于表面、点到为止的印象。写出既生动又有借鉴价值的文章,这是我一直努力的方向。2016年是共青团的改革元年。2017年,江西共青团改革全面启动。江西省委办公厅印发的《江西共青团改革方案》从6大方面提出了21项改革措施。关于共青团的新闻,我始终围绕“改革”两字做文章:共青团如何以改革聚青年,共青团怎样实现自我革新……谈改革,那必然要把前后工作进行对比,做到“嚼”旧“吐”新。这对团干部来说,都不是容易的事,更何况是站在门外看的记者。对此,我采取的做法是抠点放大:对一个小点的剖析,进而放大到整个面。例如,针对长期存在的团员发展比例过高、“团青不分”等基层基础问题,《江西共青团改革方案》提出要做实做活团的基层基础工作,制定团员发展规划和年度计划,强化县域统筹,用3年左右时间将初、高中阶段毕业班团青比例分别控制在30%、60%以内,到2025年努力将总体团青比例降到30%以内。通过“方案”中的若干关键词,如“基层基础”“团青比例”“控制”等,我跳出以往共青团活动报道的刻板框架,总结、比较、提炼新观点。从“重数量”向“重质量”转变、从“轻仪式”向“重载体”转变、从“挂虚职”向“做实事”转变,对这三个观点,我以采访事例串联,概括江西共青团为做实做活团的基层基础工作所做的努力。就这样,以往我涉猎较少的盲区,通过一个个小点拼接,逐渐获取最终的全图景。

  区别跑线,记者职业生涯中还会领到不少口线外的报道任务。例如,近几年有不少大的纪念活动,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等,涉及不少历史知识,这对记者由古及今的能力提出不小的挑战。这些历史知识并非我们在历史课本上学到的宽泛概括知识,而是细致到历史人物的性格、历史事件的举足轻重等。以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采访报道为例,我负责采写湘江战役。按已有历史知识储存,我对湘江战役的理解是悲与壮。要写得好,首先要对这个历史事件做到烂熟于心。于是,我开始疯狂地搜集资料:去图书馆找史料,去视频网站找纪录片,去搜集已往其他央媒、省媒类似相关报道。慢慢地,我从“小白”到基本了解再到熟悉历史人物、历史行为,最后到化身为路人甲置于历史这个大背景中。带着感情,带着思考,我写出了《湘江有泪祭忠魂》一文。文章虽不长,但信息量十足,字里行间感情四溢。

  作为新闻工作者,我们要勤于带着问号看问题,时刻保持学习状态。其中,涉及一个方向问题,就是怎么学、学什么。这要求我们学会换位思考,就是说作为普通人,我对这块领域哪里感兴趣,我想知道什么,或是知道什么利于了解这块领域。前段时间,部门口线调整,我接手了科技这条战线。老记者们笑谈这是一条“高大上”又“接地气”的口线。“高大上”在于它有很多晦涩难懂的专业词语,入门门槛很高;“接地气”在于它的最终成果是要服务社会经济发展,看得见摸得着,有时候还得去田间地头采风。面对这条战线,我心情很复杂,既忐忑又斗志昂扬。看人民日报、科技日报是我每天必做的功课,同时我还准备了一个笔记本,专门记录小疑惑和小灵感。此外,我还查阅了此前跑线记者所写的报道,通过已有报道去总结什么是“四季歌”,什么是自选新闻选题;通过已有报道去分析全省科技发展态势及所取得的成就。另外,在采访时,我还会多问一句采访对象,他们关注什么问题,或是他们的服务对象有什么诉求。通过一条线索牵出不同网面。就这样,我基本摸清情况,突破“茧房”,列出不少报道选题。

  在我看来,破“茧”的关键,首先要知晓“茧丝”如何缚起,即盲区怎样筑成,形成逆向思维,顺“丝”游走,就可破“茧”而出。○

来源:青年记者2018年3月上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