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08月19日 星期一

科学谣言的传播扩散机制

2019-05-27 11:30:01

来源:青年记者2019年5月下   作者:江苏佳

摘要:——以转基因技术谣言为例

  风险社会与科学谣言

  近年来,世界性环境问题、健康问题频发,风险跨越地域和时间,迫使人类“生活在文明的火山上”。当建构于科技和理性之上的现代性被反复拷问,而关于科学技术的信息却无法通过正式渠道被获得或信息供应不足时,谣言便会逐渐占据传播高地,填补人们的信息饥渴,抚慰人们的焦虑与不安。

  谣言充斥信息传播渠道已经是不争的事实。近年来,科学谣言作为其中重要的一个部分,正在随着科学技术的不断发展日益增多。“科学流言榜”“谣言粉碎机”“丁香园”等专业科学传播媒体、自媒体设置专栏,正是对这一现象的回应。“科学谣言”是以科学技术为主题、借用科技理论为佐证、产生在科学事件背景下或以科学作为噱头的,未经证实但广为传播并产生社会影响的信息。

  一个有益样本:转基因技术谣言的特殊性

  科学谣言涉及的内容相当广泛,研究指出,科学谣言的专业背景集中在医学、食物、生物、物理、化学五大专业知识中①。果壳网“流言百科”栏目对科学谣言的分类有健康饮食、生活常识、生理疾病、自然科学等领域。本研究为什么聚焦于转基因技术谣言呢?

  1.转基因技术具有作为前沿争议性科学技术的典型性。1974年科恩开始进行转基因技术应用研究,1982年美国Lily公司开发出第一个转基因工程药物。随后转基因技术被广泛应用于多个领域:医药、工业、农业、环保等。然而其长期安全性、对生态系统平衡的影响等多个方面引起广泛争议。

  2.转基因技术具有突破科学边界演变为社会问题的复杂性。“转基因”这一概念在不同语境下蕴含不同含义,其涉及的子议题从技术到产品、从产业到监管、从科学性问题到伦理价值观问题、从国际贸易到国家安全等,不一而足。

  3.转基因技术已经并可能长期引发争议。中国民众对此议题的大规模舆论关注,始自2012年的黄金大米事件,此后崔永元与方舟子围绕转基因的争论将转基因议题演变为持续的网络议题。近几年,随着相关事件的刺激,转基因议题仍受到广泛关注,已沉淀为一个主要的社会议题。

  4.转基因技术是国际绿色运动的一部分。随着科学争议的不断增加,国际上的转基因技术争议始于上世纪90年代中期,彼时又恰逢疯牛病事件爆发,英国政府最初的隐瞒动摇了公众对政府管理的信心。转基因中的科学家、媒体、政府、公众等多方主体交织在一起,使其从一个单纯的科技问题演变为一个复杂多元的社会问题,这为转基因技术相关的科学谣言的滋生提供了可能性。丰富多样的转基因技术谣言也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在同一主题下探讨不同谣言产生策略的有益样本。因而,本研究选择转基因技术谣言作为认识科学谣言的一个切口。

  转基因技术谣言的传播扩散机制

  1.谣言传播公式:认识转基因技术谣言的起点。1947年,Allport&Postman在《谣言心理学》中提出谣言传播公式Rumor=Importance×Ambiguous。即谣言流传的程度是事件的重要性和信息的模糊性共同作用的结果,重要性与模糊性两个概念中只要有一者为零,则谣言终止。1953年,Chorus对公式提出修正,他认为传播者的批判能力(criticalness)与谣言的流通呈负相关。批判能力包括个人的知识储备、观察能力和道德修养。1991年,Rosnow从个体内在理路的分析路径指出谣言产生扩散与四个因素相关:个体焦虑(personal anxiety)、轻信(credulity)、普遍不确定性(general uncertainty)以及事件结果相关的涉入感(outcome-relevant involvement)。这些变量之间有相似之处,如不确定性与模糊性相近,而轻信又暗含于批判能力之中。综合考虑,本研究将采用的谣言传播公式为:

  谣言传播=(问题的重要程度×事实的模糊程度×个体焦虑)/批判能力

  然而,由于不同个体在“个体焦虑”与“批判能力”两个指标上的表现各有不同,所以本文选择的分析框架仍然是相对客观的“问题重要性”和“事实模糊程度”两个指标。

  2.转基因技术谣言样本选择。为避免科学知识短板造成的误差,本研究选择从权威科学传播平台上已被认定为谣言的转基因技术谣言为研究对象。同时,通过线上线下采访收集那些在社会化媒体平台上流传较广的转基因技术谣言作为补充。本研究搜集果壳网“谣言粉碎机”“流言百科”栏目以及农业农村部网站分别发布的辟谣信息,并结合“较真平台”等辟谣类产品发布的谣言信息,共整理得到53条转基因技术谣言。如:欧美人不吃转基因食品,土豆切开不变色就是转基因的,圣女果、紫薯是转基因蔬菜等。

  3.转基因谣言传播扩散的关键词:重要性。(1)谣言在如何讨论转基因?根据转基因技术谣言所涉及的具体内容进行分类,可发现53条中占比最大的是关于“转基因是否健康安全”的谣言,共计20条,其次是关于“辨别转基因作物技巧”的谣言,共计8条。而“转基因是否健康安全”谣言还可以进一步细分为“转基因导致癌症”“转基因导致不孕不育”“转基因导致其他可能的健康问题”以及“权威人员指出转基因不安全”四大类。总体而言,占比最高的是转基因技术与食品安全、健康谣言;此外,谣言展现出很强的实用主义精神。“食品安全”“健康”与人们的生活息息相关,是公众最为关注的议题之一,人们对这方面信息保持很大的需求量;然而,由于科学素养、媒介素养的不足,在海量信息中甄别、挑选出真正自己需要的、科学的信息不是易事。两相矛盾之下,谣言便试图充当解决问题的途径。(2)谣言何以被相信?在谣言的产生与传播中,有一个环节不容忽视:判断,即个体评估谣言在多大程度上是可信的。通常而言,人们更倾向于传播那些自己相信的、认可的内容。如何依据已有线索对信息的可靠性进行判断?概率心理模型(probabilistic mental model)提供了一种可能的分析框架:根据谣言的来源是否可靠、谣言内容本身是否可靠、谣言是否符合心理预期以及谣言是在什么情境中听到的来判断。②基于对收集到的转基因谣言的分析,可以通过对谣言来源以及谣言内容的考察来认识谣言何以被相信。在收集的53条转基因谣言中作为信源出现的有《国际先驱导报》、“新西兰坎特伯雷大学某教授”“联合国组织某官员”等;作为证据出现的有实验数据、已发表的科学研究、科学家信件、科学家公开言论等,如法国卡昂大学科学家塞拉利尼、杂志《食品化学毒物学》《有机系统杂志》等;此外,专业术语与名词也让这些谣言看上去“足够真实”,如“Bt蛋白”。

  4.转基因谣言传播扩散的关键词:模糊性。(1)科学本身的不确定性。《现实的社会建构》一书中写道:“现实和知识归于某种社会语境,两者的关系应该在该语境中进行社会学分析……知识社会学其实是关于实在的社会建构分析。”③伯格和卢克曼一针见血地指出了科学知识的社会建构性,即科学知识的累积离不开社会环境,它是出于某种情境中的人通过“协商”“谈判”之后得到的。换言之,科学在其成为科学的过程中就具有不确定性。进一步而言,科学前进的道路是曲折的,是螺旋式上升的,科学的本质特征之一是“可证伪性”,科学本身具有“目标的价值负荷性、推理过程的可错性与适用范围的过度概化”等问题。作为一项应用仅40余年且仍在不断研发的前沿技术,转基因技术尤其是转基因农作物的安全性一直受到质疑,这是转基因技术谣言产生的天然条件。(2)科学家信任的瓦解。随着传统小科学向大科学时代的大步迈进,E科学、开放科学时代逐渐开启,科学界正在面临巨大的变化:一方面,科学界内部知识生产、分配的范式正在发生变化,科学家整体的生存环境在变化;另一方面,科学界外部,科学家与公众的关系也在发生变化。科学家成为一种职业以后,其研究改变了最初好奇与兴趣的驱动,更多地与基金资助、政治关切、个人考评挂钩。这使得科研队伍面临适者生存的残酷竞争。重压之下,科学越轨与失范行为增多,“利益”成为最终的、唯一的核心诉求。随着越来越多科学界丑闻见诸报端,公众开始质疑科学家的可信度,“专家”一度被戏谑为“砖家”。科学实现祛魅的同时,也失掉了公众信任的基础。在转基因技术这一具有争议性的科学议题上,科学家的某些公开表态常被理解为为利益集团背书、为个人专利站台、为企业摇旗呐喊,科学家、科学共同体的声音很难得到公众认可。然而,科学技术发展到今日已然出现了实实在在的“生活世界”与“科学世界”的区隔,如果公众与科学家之间无法达成契约与信任关系,那么对科学世界的知识获取将难上加难,相关事件的模糊性将直线上升。

  结  语

  “存在即合理”,既然转基因技术谣言已经存在,那么它具有怎样的合理性,我们应该如何理解它呢?

  首先要解决的问题是我们从哪个角度看待转基因谣言。本文认为应当扭转对转基因技术谣言的负面态度,扭转一味将谣言看作“洪水猛兽”的负面观念,回到学术天平的中点,不偏不倚地看待这一社会现象。在此基础上我们再来讨论如何看待转基因技术谣言以及转基因技术谣言意味着什么的问题。

  半个多世纪的谣言研究指出,对谣言传播扩散机制的解释有多个层面,对转基因技术谣言的解释也是如此。从微观层面看,转基因技术谣言的传播扩散与个人的科学素养、意识形态观念、过往经验、记忆偏差等相关;从中观层面看,转基因谣言的传播扩散与群体的从众心理、集体记忆、心理投射以及一些团体目的性营销行为相关;从宏观层面看,它又以中国处于社会转型、整个世界处于反思理性与现代性的社会现实为底色。

  本文认为,为转基因谣言的传播扩散寻找根源应当得到长期的社会关注。在没有彻底弄明白转基因议题在中国当下社会中的具体理路之前,转基因技术谣言恐怕将长期存在于中国社会。如何与之共生,如何通过提升科学素养、媒介素养培养自己的谣言免疫力是每个人面临的问题。对于转基因技术谣言的进一步阐释并非易事,笔者在此仅提出一种新视角:从“主动的受众”观念,即一种相对积极、乐观的角度,看待转基因技术谣言。

  注释:

  ①黄婧 王戈 钟声扬:《科技谣言传播规律及作用模式研究》,《情报杂志》,2015年第1期,第156-160页

  ②Gigerenzer,G.,Hoffrage,U.,& Kleinbolting,H.(1991). Probabilistic mental models:A Brunswikian theory of confidence. Psychological Review,98(4),506-528

  ③Peter L. Berger&Thomas Luckmann,The Social Construction of Knowledge,Penguin,1991,pp.3-4

  (作者为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博士研究生)

来源:青年记者2019年5月下

编辑:范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