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5月18日 星期三
首页>经历 > 正文

全媒体时代做好灾难报道的思考

2019-09-26 10:53:23

来源:青年记者2019年9月上   作者:白皓

摘要:  灾难报道一直是检验各家媒体实力的重要标尺。  单从新闻报道的角度讲,灾难现场是新闻的富矿,谁能把富矿挖好,将灾难的现场、事实、

  灾难报道一直是检验各家媒体实力的重要标尺。

  单从新闻报道的角度讲,灾难现场是新闻的“富矿”,谁能把“富矿”挖好,将灾难的现场、事实、过程和灾难中人的行为、心境、命运最全面地呈现在读者面前,谁就可能在这场新闻大战中胜出。

  汶川地震也许是21世纪以来第一次全面检验媒体面对灾难报道能力的战场,如今,十余年过去了,媒体样态正在发生深刻的变化,十余年来积累的灾难报道经验,正伴随着融合转型和全媒体时代的到来,生发出全新的报道理念。灾难报道中不断丰富的新闻产品,正通过纸和屏,直抵人心。

  本文通过贵州水城“7·23”特大山体滑坡灾害的报道情况,结合笔者最近十年多次参与灾难报道的经历,谈几点对全媒体时代做好灾难报道的思考。

  全民皆媒给了二线编辑比一线记者更快连接现场的可能

  汶川地震时,新闻报道最大的阻碍是通信。那时中国的移动通信还处于3G刚刚萌芽时期,绝大多数国人还在使用功能手机,灾难导致很多地区通信中断,地震破坏的范围内,人们只能通过无线电广播发出信号,告诉彼此眼前的情况。而震后的一段时间内,灾区的信息很难顺畅地传向外界,直觉告诉人们这是一场巨大的灾难,每个人都在等待记者穿越危险地带走进灾难现场,带回现场信息。

  11年后的2019年7月23日21时20分许,贵州省六盘水市水城县鸡场镇坪地村岔沟组发生特大山体滑坡,几分钟后,山脚下听到巨大“轰隆”声的村民传出第一条现场信息。此时,4G网络已经全面覆盖这个西南山区的小村子,几秒至几分钟不等的现场视频源源不断地从目击者的手机里传出,幸存者、目击者、围观者都成了分布在现场的“记者”,从不同角度记录着现场发生的一切。

  短视频让外界更直观地连接到现场,全民皆媒让灾难信息快速传递。这给了媒体编辑更快连接现场的可能——编辑只要找到一个在社交媒体发现场视频的人,就能快速连接现场,直观上了解发生了什么。

  此时,记者应该迅速出发,用最便捷地交通方式赶赴一线,抵达新闻现场始终是做好报道的核心。这样,一个由“二线编辑和一线记者”组成的临时“融媒小厨”就形成了。

  二线编辑通过网络连线现场亲历者或目击者,一方面快速采写整合最新信息,并在“屏”端滚动发布即时消息,满足读者快速了解事情进展的需求;另一方面通过对现场情况的了解,加以研究判断,对奔赴灾难现场的记者给予交通线路、灾难核心、采访重点、风险提示等方面的指导。

  汶川地震时,“记者前方突击、编辑后方等料”的报道样态如今一去不复返。灾难发生后,二线编辑和一线记者组成的报道组,几乎成了所有有影响力媒体的标配。在记者抵达现场之前,编辑起着更重要的采访作用,为读者即时提供现场碎片化信息,为记者全面挖掘新闻现场的“富矿”争取时间。

  一线记者的任务是直击和挖掘

  对奔向灾难现场的记者来说,眼睛看到、耳朵听到、鼻子闻到、皮肤触到、味蕾尝到的一切都是新闻,笔者将这“五官打开”的过程称为广义的“直击”。越接近现场,直击的新闻价值越高。许多媒体已经习惯于一线记者奔赴灾难现场的第一刻起,开始进行网络直播。

  这一阶段的网络直播中,记者的核心使命是介绍自己“五官打开”后获取到的信息,穿插后方编辑连接现场滚动传递出的背景信息。临近现场,读者会透过“屏”产生沉浸其中的心理,优质的直播应该既让读者了解“发生了什么”,也能了解“有哪些待解之谜”。

  值得一提的是,许多灾难现场并不能快速抵达,有人提出疑问,直播是否值得从赴灾难现场的第一刻就开始?事实上,灾难面前,越及时的直播越能吸引读者信赖,灾难发生后舆论场处于“信息饥渴”状态,先释放信息者得流量。千万不要指望读者对着直播一看到底,只要他们在一段时间内想了解某一场灾难时点开这场直播,养成观看某一媒体平台的习惯,直播的目的就达到了。

  真正进入现场报道后,记者需要更细致专业的挖掘,这样的细致专业体现在能发现普通老百姓容易忽略的现场,且能找到现场扣人心弦的人和故事。

  在贵州水城特大山体滑坡现场,细致专业的记者一定不会错过半山腰上的一栋房子,那是一块幸运的绿色“孤岛”。滑坡发生时,这栋房子周围的区域都被山石袭击,21栋房屋瞬间被埋,数十人遇难、失联,唯独这栋房子没有受到影响。

  灾难现场,职业记者的价值,在于可以想办法找到这栋房子里的人,还原事发经过、讲述脱险故事,带着读者最大限度地接近事发瞬间的情况。

  有的灾难现场还隐藏着一些标志性物品,可以透物见人,也是很好的挖掘对象。四川宜宾长宁县发生6.0级地震后,中国青年报记者抵达现场时,发现特色小吃葡萄井凉糕承载着当地人浓浓的乡愁。地震后,葡萄井干涸了,葡萄井凉糕面临绝世,而这口井和凉糕在当地人的朋友圈刷屏。

  一边是带有强烈精神寄托的小吃,一边是震后伤痕累累的小镇,记者迅速采访凉糕摊上的当地食客,记录灾难中的亲历和对凉糕的乡愁情感。此时,凉糕成为承载当地人对未来期盼的符号,当地人相信干涸的井水还会回来,凉糕在,就有未来。视频、图片和文字通过新媒体平台和报纸发出后,收获数万条转评,引起强烈反响。

  记者的直击和挖掘,为读者带来的是灾难中一个个“点”,许许多多的“点”在读者心中聚成“面”,展示出灾难中的系统生态。

  编辑梳理“读者关切”,指导一线记者精准报道

  一线记者的直击、挖掘的素材汇聚到二线编辑手中时,首先是编辑对灾难现场再认识的过程,这将有利于编辑充分理解灾难的情况,与一线记者形成共识。在此基础上,编辑将一线记者采集回的信息加工成符合不同渠道分发的信息产品,有节奏地通过“屏端”和“纸端”推出。

  过去,仅仅由传统渠道分发内容,最重要的表现一是传播效果难以量化评估,二是读者阅读或观看后的感受、心情甚至疑问无法快速互动分享。一线记者更多根据“我认为读者关心什么”继续采访,二线编辑则以报道有多少评论文章、有多少其他媒体转载、有多少跟帖评论反馈为标准,判断报道的影响力。这样的判断周期性较长,有时一篇报道的影响力评估需要3-5日完成。

  全媒体时代,新闻的时效性肯定不能以“日”为单位,优质的灾难报道必须以小时为单位回应读者的感受、心情和疑问。

  在贵州水城特大山体滑坡中很明显呈现这样的特点:7月23日晚发生灾难,当晚读者关注如何第一时间救援,很快就有人通过网络跟帖发出疑问,到底有多少人住在那21栋被掩埋的房子里?有没有旅游者或者走亲戚的人被掩埋?7月24日上午,有读者质疑,这究竟是天灾还是人祸?连日大雨没有一点山体滑坡的预兆吗?同时,还有读者想知道医院里的医疗救治情况。

  如果只有救援,没有对这些读者关心问题的挖掘,这场灾难报道难言成功。当然,这些信息的挖掘难度不小,但这正是一线记者存在的价值,这是记者与“手握麦克风的普通受众”最大的不同。

  读者留给一线记者的时间并不多,如果几个小时之内,这些普遍关心的问题在媒体上没有一点消息,就可能造成读者的猜想,甚至不满;如果十几个小时还没有回音,读者很可能会因为失望而将视线转移,所谓“正道不畅、邪路丛生”,此时必然引来质疑满天飞,可能谣言也会四处跑。

  二线编辑与一线记者此时的配合,就体现在编辑能够快速梳理“读者关切”,指导一线记者精准报道。一线记者回应“读者关切”的最好方式,是及时呈现自己采访求证关切的过程,即使采访受限受阻,也完整呈现,体现求证过程,逐渐迫近真相。

  深度和视角永远是制胜关键

  密切关注“读者关切”并不意味着放弃媒体自身的议程设置。每一家媒体都应根据自己的特点,设置影响公众讨论的议题,这往往能体现一个媒体的深度和视角。

  汶川地震报道中有着很好的例子。当时,巨大的灾难中,中国青年报有两个小人物的报道让人印象深刻,一个是单张图片报道,场景在都江堰,一位父亲在学校的操场上抱着一个裹尸袋放声痛哭,裹尸袋里是他的孩子。灾难中,这个父亲痛哭的场景宣泄出所有人心中的悲伤、苦难和无奈。他像一个缩影,代表了千千万万失去孩子的父母、失去妻子的丈夫、失去父母的儿子。

  第二个小人物在一篇8000字左右的记者手记中,标题是《回家》,记录了主人公程林祥背着儿子的遗体走回家过最后一夜的过程。这篇手记的文字并没有反复打磨的痕迹,但记录的故事和细节在巨大灾难的背景中句句刺穿人心,纵然不是一篇写作技巧丰富的稿子,也成为铭记在心的佳作。

  这是灾难报道中典型的深度和视角制胜。在全媒体时代,笔者依旧相信这样的照片和记者手记能成为“爆款”,冗长的采访素材堆砌千字也嫌长,深度还原灾难故事和不同视角的内容产品,万字也不算多。

  在贵州水城特大山体滑坡中,中国青年报客户端刊发的报道《大灾过后青少年心理问题急需重视》的报道反响强烈。记者在现场采访中发现,当地青少年在灾难过后产生了一系列心理问题:难过、失眠、不说话……这些表现与汶川地震、芦山地震等大灾难后青少年出现的创伤后应激障碍情况类似。

  与此同时,当地因为没有经过类似的大灾难,救援过程中没有强烈的心理援助意识,记者通过采访当地青少年和曾参与汶川地震等多次灾后心理援助的专家,展现青少年需要的帮助和专家的分析、建议。虽然是一条文字报道,没有配视频或者照片,依旧成为这场灾难中最重要的报道之一。

  报道刊发后,一些社会组织启动了对当地青少年的心理帮助,当地救援指挥部也意识到这一问题,展开研究部署。许多读者通过网络转发评论和撰写评论员文章表达了对这一问题的关注和对策建议。

  显然,这样的报道来源于历次灾难报道中的观察和积累,二线编辑的经验和一线记者的细致观察,联动出这样视角独特的好报道。本质上说,这还是带有强烈中央厨房性质的“融媒小厨”生产出的精品报道。

  (作者为中国青年报记者)

来源:青年记者2019年9月上

编辑:范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