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5月30日 星期二
首页>专栏作家 > 正文

2017谁更红

2017-01-12 17:06:30

来源:青年记者2017年1月上   作者:时统宇

摘要:  如果认为谁红谁火不过是茶余饭后的小事,无关宏旨,我还真不敢苟同。

  “红尘滚滚,痴痴情深……几人能看透?”若干年前的这首歌几乎人人都熟悉。既然“几人能看透”把大家问住了,那么我也不能免俗,只好“留一半清醒留一半醉”,也因此,这么多年岁末年初我也从不敢预测什么。今年斗胆试试。

  要预判2017谁更红,首先得有个来龙去脉——2016红了谁?

  Papi酱红过,红到让风险投资蠢蠢欲动,最终投没投天知道,但来也匆匆,去也匆匆,让人感到“酱”的本来颜色就不能太红,红得让人眼晕的酱你敢吃吗?

  王宝强红过,红到将离婚演绎为近乎一场媒体的狂欢。当一个狗血剧情般的婚变压过四年一届的奥运会新闻时,媒体的价值观真的出了大问题。

  数不过来的网红也红过,娱乐网红、游戏网红、吃货网红……没有做不到,只有想不到,只要能红,越是艰险越向前。于是,飙车、吸毒、造人……上帝让你灭亡,必先让你疯狂。主管部门的《互联网直播服务管理规定》让没有道德甚至没有法律底线的网红成为速朽。不作死不会死,如果说对电视的各种“限令”一些人还有些想不通和怨言,那么对“网络直播元年”的主角们的封杀,则获得了舆论一律式的点赞和拥护。

  记得在一个研讨会上,老朋友石述思在谈到媒体蜂拥戏子婚变时曾举出民国年间的例子,他呼吁:要捍卫核心价值观。我以为,“捍卫”这个词在这里用得极好,如果认为谁红谁火不过是茶余饭后的小事,无关宏旨,我还真不敢苟同。

  2017年,我希望可以看到这样的“红”:

  首先,新的一年最大的事情莫过于中共十九大的召开,在这个五年一遇的新闻宣传的重大战役中,我希望看到话语方式、传播力和感召力齐头并进的新闻作品和新闻官,如果能有既是“封疆大吏”又是网络大V的意见领袖那是再好不过。现任北京市市长的蔡奇前些年在浙江工作时的微博曾风靡一时,相信这样的权威式的意见领袖能够引领新闻传播的全新走向。

  其次,大国工匠能够获得舆论的持续追捧,最好能有受到政府和资本共同青睐的工匠网红。有研究表明:大量网红“红”的时间不过7天,真正是各领风骚没几天。“红”得如此短命对于风险投资的警醒不是我们的兴趣点,我们感兴趣的是像《我在故宫修文物》中的文物修复匠人们能否也获得网络的高评分,不仅纪录片超过《琅琊榜》的评分,而且这些能工巧匠也成为“互联网+”的受益者。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没有虚火,没有泡沫,经得起时间的打磨,工匠网红最应获得实实在在的“打赏”。

  另外,网红序列中的知识分子、精英阶层,除了数量的增加,更重要的是能否出现重量级的人物,并且有一定的持续性,至少不至于“红”不过7天。当年《百家讲坛》上涌现出的学术明星还着实红了若干年,甚至易中天的湖南普通话还被演绎成小品而爆红,而如今有教授头衔的网红人物基本上都是昙花一现,哪怕你是国际知名奖项的获得者,哪怕你退休后放大言论尺度,甚至哪怕你是学术成果受到争议的另类教授。因此,如果包括学术评价在内的体制内评价能够有网络影响力的考量,会对改善舆情有正面的引领作用。

  当然,这些带有理想主义甚至乌托邦色彩的梦中网红能不能出现,问号太多,难度太大,并且,用市场人士的话说,资金链很容易断裂,甚至有没有资金链都是问题。好在理想还是丰满的,特别是我们这些有专家学者身份的人里面如果没有几个理想主义者,不少事情可能会更糟。更重要的是,“人类失去联想,世界将会怎样”——还记得吧?那么,人类失去理想,世界又会怎样?

  (作者为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

来源:青年记者2017年1月上

编辑:qnj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