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13日 星期四
首页>专栏作家 > 正文

参观捷克白堡的感想

2018-07-22 20:10:32

来源:青年记者2018年7月上   作者:时统宇

摘要:  “品牌”不是“做”出来的,而是磨出来的,是一丝不苟、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的结晶。

  5月底我在捷克旅游期间,接到某刊的约稿:普陀山上市被否引发的思考。正准备以不在国内为由婉拒时,在捷克著名旅游景点白堡的参观经历让我立马改变了主意,痛快地答应了这篇约稿。

  白堡是一座始建于13世纪的古堡,全名叫赫卢博卡城堡,是捷克南部诸多城堡中最有名的一座,是哥特式、巴洛克式以及温莎城堡的混合体,经过多少代人的努力终于造就了这座波西米亚最美的城堡。

  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还不仅仅是白堡的金碧辉煌和典雅厚重,也不光是古堡酒店的中世纪氛围,而是它的游览规则:不设售票处,只接受网上预约;按照团队间隔数分钟依次进入古堡,在进入一个展厅后,首先关闭大门,保持本厅的安静和独立,在不受外界干扰的环境中听讲解。我也是去过一些殿堂的人,即使是“皇家气派”所在,也不过是摩肩接踵,鱼贯而入,走马观花,还要不时注意下同伴在哪儿。而在这个不那么知名的捷克古堡,你的心是安静的,你不能有说有笑,你甚至都不想说话,唯有静静地观看和聆听才是最应该的选择。说实话,一场参观下来,恍如隔世的不仅是几个世纪前的艺术珍品,还有引导员不厌其烦地关门和开门。

  这里还有一个细节耐人寻味:我们在进大门时有两个散客也想随行,被工作人员制止。实际上我们的团队不过十几人,再多三五人并不拥挤,但就是不可以。所有这些大节小节、粗节细节都在无言地告诉我们一个无需明说的道理:此地绝非以多卖门票的盈利为目的,我们展示的是自己的文化。

  有比较才有鉴别。与国内大量旅游景点的争名于朝、争利于市相比,这里凸显的是对文化的敬畏,彰显的恰恰是文化自信。对于国内某些市场人士来说,他们一定认为外国人太笨了,怎么就没有多挣点儿的谋划呢?让国内这些人清醒的最好良药是当头棒喝,坚决说不,用事实告诉他们聪明反被聪明误的道理,普陀山的上市被否就是这样一剂良药。

  约稿的刊物具体要求是围绕“从普陀山到国家品牌计划:不该动的奶酪”。“品牌”这个词在十多年前确实很耀眼甚至扎眼,但经过这些年的大浪淘沙,“品牌”的光环在逐渐退去,至少在人们心目中对品牌多了几分谨慎。因为大家已经看到了太多的品牌消失在记忆中甚至就没有记忆,至于今天人们还经常在电视里听到的“国家品牌计划”的广告,实际上也就是广告,更多的是电视台自己的创收方案表露,特别是在电视广告出现所谓断崖式、跳水式下滑的当下,广告的“品牌计划”不失为电视台的一根救命稻草,这与“国家品牌”关系不大。所以,千万不要以为上了“国家品牌计划”就肯定是“国家品牌”了,没有这种好事。

  就像如今几乎已经听不到“做大做强”的喧嚣一样,在相当的程度上可以说,“品牌”不是“做”出来的,而是磨出来的,是多少代人的血汗而成,是一丝不苟、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的结晶。“做”带有太明显的人为因素和急功近利色彩,甚至,“做”有点“作”。普陀山的品牌不是商业的品牌;普陀山的历史,不是挣钱的历史。对于今天不差钱的中国来说,为了所在地的一点蝇头小利而毁掉历史文化遗产的一世英名,那肯定是千古罪人。

  起初,捷克白堡的这次经历我以为不过是一个孤证。没想到的是,几天后,在绝对著名的蓝色多瑙河畔又一次得到了印证。当我们兴冲冲地来到维也纳郊区的多瑙河边准备登船游览时,河面上却没有一条行驶的游船,全部静静地停在岸边。经过询问我们得知,开船时间一律在傍晚,船票必须至少提前一天在网上预约。望着宽敞明亮的游船餐厅,我若有所失但还是有几分敬意: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奥地利人当然知道多瑙河的魅力,但他们没有靠河吃河,而是用敬畏和保护的实际行动来续写蓝色多瑙河的浪漫。

  (作者为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

来源:青年记者2018年7月上

编辑:qnj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