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09月22日 星期日
首页>专栏作家 > 正文

“驯服”总统 

2019-01-30 14:16:49

来源:青年记者2018年12月上   作者:张涛甫

摘要: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摆在美国媒体人面前的,不是新闻自由的“金光大道”。

  特朗普这匹政治“黑马”自从入主白宫后,就一直没有消停过,折腾出很多奇葩的事情。特朗普的政治表演中,有不少桥段击穿了常识,突破了美国政治游戏规则乃至潜规则的底线。其中,他与媒体之间的大尺度冲突,让美国这个所谓的自由、民主“理想国”,也有穿越至历史背面的荒诞之感。

  早在特朗普竞选总统之时,他与美国主流媒体的关系就很紧张,在网络媒体没有四面碾轧传统媒体之前,一个候选人要问鼎总统宝座,不把操纵民意的媒体搞定,成功就是小概率的。但不靠谱的特朗普偏偏是个运气之星,有了脸书和推特加持,他如灵附体,绕过传统主流媒体,利用新媒体直接操纵民意,从而赢得大选。

  总统变现之后,特朗普如法炮制,继续与主流媒体斗气斗狠,有时玩得太嗨,甚至罔顾宪法,直接吊销了CNN驻白宫首席记者的新闻通行证。美国媒体人忍受多时,新仇旧恨淤积在一起,终于有一天爆发了。美国《波士顿环球报》最先跳出来,反击特朗普“对自由媒体发起的肮脏战争”,呼吁媒体团结起来维护新闻自由,号召全国媒体于11月16日独立发表社论,批评特朗普与媒体为敌的行径。11月16日,《纽约时报》等350多家美国媒体异口同声发表社论,向特朗普“宣战”,抨击特朗普上台以来一直对媒体的恶意攻击。《纽约时报》的社论称:“批评媒体低估或过度炒作新闻甚至弄错事情,是完全必要的。新闻记者和编辑都是人,他们会犯错误,纠正这些错误也是我们工作的核心。但坚持认为你不喜欢的真相是‘假新闻’,对民主的命脉是危险的,把记者称为‘人民的敌人’更是(让国家陷入)危险的时期。”有的媒体此前是站在特朗普这一边的,但如今也反转到特朗普的对立面。比如,堪萨斯州《托皮卡首府日报》两年前是仅有的几家公开支持特朗普当选的媒体之一,该媒体曾发表社论称,特朗普当选“是领导美国前进的最明智选择”,但如今也话风大变,表示“只站对,不站队”,批评特朗普所谓“假新闻”的说法已经成了“语言暴力”。此外,代表美国1200多家广播电视台和网站的美国广播电视数字新闻协会要求其成员拿出播音时间,或在网上发表社论,阐述媒体是民众的朋友和邻居,他们正为保护公众知情权而发挥作用。

  舒德森在《民主为什么需要不可爱的新闻界?》一书中指出,新闻业有7项“民主功能”:信息提供;调查报道;分析评论;社会同情;公共论坛;社会动员;宣传代议制民主。新闻业让民主得以运转,保障政治过程所必需的信息资讯和公共讨论。新闻自由这种价值理念,也已渗透到美国媒体人的血液,成为美国传媒业的超级意识形态。关键是,美国有宪法第一修正案为新闻自由“背书”。约翰·哈伦大法官认为:“宪法保护的表达自由权利,在这个人口众多、日趋多元的社会里,无疑是一剂良药。创设这一权利,这是为了解除政府对公共讨论施加的种种限制,将讨论何种议题的决定权,最大限度交到我们每个人手中。……允许这一自由的存在或许会导致尘世喧嚣,杂音纷扰,各类不和谐之声不绝于耳,有时甚至会有一些冒犯性的言论。但是,在既定的规范之下,这些仅是扩大公共讨论范围导致的一点点副作用罢了。容许空气中充满不和谐的声音,不是软弱的表现,而是力量的象征。”

  路易斯·布兰代斯大法官有言:“国家的终极目的,是协助人们自由、全面地发展;在政府内部,民主协商的力量,应该超过独裁专断的势力。……自由思考,畅所欲言,是传播和传播政治真理不可或缺的途径。如果没有言论自由和集会自由,所谓理性商讨就是一句空话。”

  当然,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摆在美国媒体人面前的,不是新闻自由的“金光大道”,遇到特朗普这个“大象”闯进新闻自由的瓷器店,横冲直撞,恣意踩踏媒体“黄昏”下的新闻自由。更值得忧虑的是,民粹的蔓延,让民主和自由都在大面积打折。美国益普索调查公司最近的一项民意调查结果称,43%的共和党选民甚至认为,应该关闭CNN、《华盛顿邮报》和《纽约时报》等媒体。看来本届选民不行,让特朗普有了任性的“群众基础”。对于美国主流媒体而言,教育民众似乎比“驯服”总统的任务更加艰巨。

  (作者为复旦大学新闻学院教授、西藏大学特聘教授)

来源:青年记者2018年12月上

编辑:范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