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0月18日 星期五
首页>专栏作家 > 正文

科创板能有影视公司的位置吗

2019-09-04 15:35:06

来源:青年记者2019年8月上   作者:时统宇

摘要:  资本、IP、小鲜肉救不了中国影视,弄得不好,不仅不能帮忙,可能还会添乱。

  科创板的推出可以称得上是今年资本市场的一号工程,首批上市的25家企业基本上都集中在计算机、软件、通信、铁路设备制造等风口行业。特别希望看到它们当中也能有影视公司的身影,顶不济,能和传媒沾上边也行啊!因为十年前创业板问世的时候,首批名单中就有金亚科技——数字电视系统供应商,而大名鼎鼎的华谊兄弟更是被称为“最受机构投资者青睐”的行业翘楚。“神州一觉十年梦,江东弟子今犹在?”在业内一片“抱团取暖”“顽强地活下去”的声浪中,我甚至不无悲哀地杞人忧天:科创板还能有影视公司的位置吗?

  真是“屋漏偏逢连阴雨”,就在科创板开市日期公布的当天,7月5日,证监会发布“再融资30条”,其中提道:“募集资金应服务于实体经济,原则上不得跨界投资影视或游戏。”实际上,这样的规定在证监会文件中已不是第一次出现,这意味着政策限制了上市公司向影视、游戏两大领域的跨界定增。比如中小影视公司很难再通过借壳上市的方式完成上市融资,非影视企业想通过收购影视公司进军影视行业也变得困难起来,融资困境更加显露,影视行业的过度金融化遭到当头棒喝。

  曾几何时,资本市场的影视资源何等风光,仍然以影视上市公司为例,他们的主营业务和市场号召力远远超出了人们的一般理解。内容为王,这是人们对影视行业的一般理解,也就是说,你想吃影视这一行的饭,你必须有节目,有影视剧。但是,万达院线不做内容,只做平台,股价一度高达300元;暴风科技连个实体店都很难找,但凭着在电脑看电视、看电影离不开的独门绝技连拉30多个涨停板,创出中国股市之最。再看新三板:基美影业主要从事进口影片的版权销售,银都传媒主要从事原创动漫,三多堂主要从事纪录片制作……在新三板挂牌的影视公司2013年只有4家,2014年猛增到12家,因此甚至有人把2014年称为中国资本市场的“影视年”。

  可惜好景不长。仍然是被称为“电影一哥”的华谊兄弟,去年的亏损竟超过10亿元;不少人曾经看好的开心麻花也从新三板摘牌了,还有谁更有指望吗?在天价片酬、偷税漏税、收视率造假等“公开的秘密”被揭露后,影视行业一步跨入调整期,资本在迅速的退场中再次显现了其“无利不起早”的逐利本性。

  必须看到,资本市场上影视行业面临的困境绝不仅仅是来钱的渠道受阻,而是包括内容为王在内的行业核心理念受到严重冲击而造成的积重难返。这一点,即使是着重从市场角度所做的分析也变得一针见血——热钱过于集中,让影视行业脱离了其原有的艺术韵味,影视行业的参与者都在为“捞钱”而奔忙,其原有的艺术家风范被铜臭之气冲淡了味道。

  所以,影视行业融资困境的非融资视角才是看待问题的关键。我仍然是坚持这样的观点:内容生产的春天如果没有到来,资本的寒冬不会过去。在媒体的哀鸿遍野中,我们最忧虑的仍然是内容为王信念的动摇和生产力的降低。以电视业为例,去年尽管有改革开放40周年的大背景,但像《大江大河》这样无愧于这个伟大时代的优秀电视剧凤毛麟角,而能够达到爆款级别的综艺节目更是乏善可陈。

  最具讽刺意味的是:据新华社报道,自2018年10月开展规范影视行业税收秩序工作以来,截至去年底,自查申报税款117.47亿元,入库115.53亿元。一个大面积跳水、暴雷的行业却成了补交税款的超级大户,不能不说:“贵圈真乱”。

  事实证明,资本、IP、小鲜肉救不了中国影视,弄得不好,不仅不能帮忙,可能还会添乱。“从来就没有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要创造人类的幸福,全靠我们自己。”我们需要国际歌式的悲壮,而不是顾影自怜的悲情。

  (作者为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

来源:青年记者2019年8月上

编辑:范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