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4月17日 星期三
首页>专栏作家 > 正文

警惕虚假的“正能量新闻”

2021-07-01 15:42:09

来源:青年记者2021年6月下   作者:窦锋昌

摘要:  “深度的假国际新闻”实际上是“虚假的正面新闻”在网络时代的一个“变种”。

  最近,深圳大学辜晓进教授完成了一次漂亮的新闻“打假”活动。一个叫做“新岭南观察”的微信公众号不断编造长篇涉华国际新闻,假装引用西方主流媒体的消息,还配上当事人照片和外文名,无中生有地炮制出看上去信源齐全、时效性强、有图有真相的“权威报道”。这些报道被大量不明真相的网友转发,形成了很大的传播力和影响力。

  比如,该公众号6月7日发布了一篇文章,标题叫《今晨,意大利总理首次承认,意冠病流行早于中国半年!》。文章称“意大利总理马里奥·德拉吉在总理府接受记者视讯采访时首次承认,早在2019年的夏天,新冠疫情就在意大利的米兰、热那亚以及威尼斯等北部地区开始流行”。文章还援引路透社的报道说,“德拉吉的发言直接证明了美国以及西方,所有泼在北京身上关于新冠病毒的脏水,都是凭空捏造的谎言。这是重重抽在美国及其盟友脸上,一计(原文如此)最响亮的耳光”。这篇文章全文3700字,还配有多幅照片。

  看到这篇文章后,辜老师多方查证,发现根本没有明确的信源,于是在自己的公众号上发出了对该报道以及“新岭南观察”这个公号的“讨伐”文章。这篇“讨伐檄文”讲得有理有据,随后被很多新闻传播学界的老师转载。再之后,微信平台查封了此号。从此,网络世界里,少了一个虚假新闻的源头。

  辜老师把上述新闻叫做“深度的假国际新闻”。这类“国际谣言”利用民众国内外资讯不对称的弱点,迎合国内网上的某种情绪,炮制假新闻,点击量动辄10万+。从操作上说,这类公号通常“不是一个人在战斗”,背后有一个团队,按照一种貌似国际新闻的框架,大量炮制涉及中国的虚假国际新闻。

  以笔者之见,“深度的假国际新闻”有着深远的历史,实际上是“虚假的正面新闻”在网络时代的“变种”。

  我们知道,“假新闻”一直与新闻或者说是“真新闻”相伴而生,各种杜绝和打击假新闻的做法和规范也不断出现。在各种制约假新闻的有效手段当中,有一种力量不可忽视,就是来源于被报道对象的投诉。特别是在舆论监督报道中,被报道对象的投诉对采编人员来说是一个巨大的压力,这种压力会逼迫记者和编辑更加认真地去从事采访和编辑工作,减少假新闻出现的机会。

  但是,如果操作的是一条正面新闻或者正能量新闻,来自被报道对象的压力就会小得多,被发现是假新闻的概率也就低得多。我国新闻史上著名的假新闻《钱被风刮跑以后》就是这种情况,讲述的是一位长春的老大爷在大风中数钱时不慎把钱撒了一地,很多人呼喊着上来“抢钱”。正当老大爷着急的时候,周围的人不约而同地把钱给老大爷送了回来。

  这篇出现在上世纪80年代的“正面假新闻”,发表在东北某报上,后来还被中央报纸转载。不仅骗过了层层编辑的审核,甚至还获得了全国好新闻奖,直到被揭穿。现在已经成为新闻学专业课的经典反面案例之一。

  《今晨,意大利总理首次承认,意冠病流行早于中国半年!》这类“深度的国际假新闻”与《钱被风刮跑以后》本质上是一样的。它能够满足很大一部分网友对新冠肺炎来源的心理预设,因而不断被转发。同时因为提供的是“正能量”,一般也可以顺利通过平台的内容审核,不会像一些舆论监督报道那样被“卡住”。

  这两个新闻的虚假性质是一样的,但是毕竟是到了网络时代。如果说,原来这类新闻的出现属于“偶然为之”的话,今天这类新闻的操作则具有了公司化、组织化的属性,因而来势更猛、数量更大、危害更深。“新岭南观察”公众号长期做的就是这种业务:先是运用这种手法获取巨大的流量,然后把这种流量转售给广告商,从中谋求巨额利润。

  “新岭南观察”不过是沧海一粟。早在2019年9月,广东警方就曾全链条打掉过一个网络引流犯罪团伙。该团伙注册了大量空壳公司并以这些公司的名义开设了2000多个微信公众号,然后通过“标题党”、虚假新闻吸引流量,以此赚取广告费用。在那次行动中,警方抓获了201名犯罪嫌疑人。

  (作者为复旦大学新闻学院教授,高级记者)

来源:青年记者2021年6月下

编辑:范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