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9月26日 星期日
首页>专栏作家 > 正文

从数据安全说“数商”

2021-08-09 14:15:41

来源:青年记者2021年7月下   作者:詹新惠

摘要:  当有一天,互联网上出现一个数字孪生的自我时,我们确实需要“像管理自己的身体一样管理自己的数据”。

  近期,浏览滴滴事件相关报道的网友评论,发现有类似这样的跟帖:“其实就算真把地图数据给了美国,也不用大惊小怪的。”

  看到上述跟帖,我心中有点不解,我们的互联网用户真的不知道哪些是核心数据、重要数据吗?我们有没有数据意识?我们对数据及其价值是不是太不敏感了?

  还记得2018年3月,百度CEO李彦宏在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上说过这样一段话:中国人对隐私问题的态度更开放,也相对来说没那么敏感,如果他们可以用隐私换取便利、安全或者效率,在很多情况下,他们就愿意这么做。一个上市公司的CEO能在一个公开的、高端的论坛上直言不讳地这样表达,可以推测他确实是从该公司的各种用户数据中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隐私数据意识和数据敏感是我们建立数据安全阀门的前提,数据安全是进入大数据时代关乎国家、社会、个人的重要而紧迫的问题。即将于9月1日起施行的《数据安全法》是从法律层面规范了数据处理活动,确定了保障数据安全的要求,以及数据开发利用的范围和权限。但是,每一个互联网网民,在法律底线之上,个人要有数据意识、数据敏感,要有数据时代的“数商”(数字智商,Digital Intelligence Quotient,简称DQ)。

  “数商”,是依从智商、情商而沿用的一个概念。如果说智商是衡量一个人智力高低的标准,情商是一个人认识、了解和控制情绪的能力,那么“数商”则是指一个人拥有的认识数据、了解数据和驾驭数据的能力及其高低标准。大数据作家涂子沛在其《数商》一书中将“数商”解释为:“‘数商’不仅仅是获得信息的能力,还包括记录、整理、组织、保存、洞察甚至控制数据的能力。”

  也有学者将“数商”理解为数字素养、数据素养。但在2019年数字智商研究所发布的《2019DQ全球标准报告》中,给“数商”划定了一个详细的能力框架。能力框架中包含八种能力,即数字身份、数字应用、数字安全、数字保障、数字情商、数字沟通、数字素养和数字权利。数字素养只是其中之一,“数商”的涵盖面更广。

  今天的我们生活在两个世界,一个是钢筋水泥构筑的物理空间,线下世界通过传感器、物联网等记录着我们的轨迹和数据;一个是数字“0”和“1”构筑的网络空间,线上世界时时刻刻记录着我们的一切网络空间活动,保留着我们的所有痕迹。因此,“数商”是数字公民应该具备的基本能力,是衡量数字公民是否具备数据意识、思维、习惯和数据分析能力的重要尺度,“数商”的高低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了其数字化生活的品质和效能。

  “数商”的能力培育是一个系统性工程,需要国家、社会、学校、个人多方协同。具体到个人,要先从数据意识、数据敏感和数据安全入手,从个人在网络端的各种行为、言论和消费等方面控制个人数据的产生与泄露,尽量避免个人数据在线“裸奔”。

  比如,要了解哪些是国家安全的核心数据,哪些是行业、企业的重要数据,哪些个人数据是应该不上传互联网、不在朋友间传输的,哪些信息和权限是不能授权的,等等。《数据安全法》里明确“关系国家安全、国民经济命脉、重要民生、重大公共利益等数据属于国家核心数据,实行更加严格的管理制度”,如果网民有这个数据认知,那么就不会有上述的评论跟帖。

  比如,你的私人照片同步到云了吗?每个人的手机中都存储着大量的生活、学习等私人照片,现在的手机都很智能,一键实现云存储,甚至是免费的存储。但是,这样的私密照片一旦云端存储就存在着一定的数据安全风险,如果有数据意识,如果在方便和麻烦之间选择麻烦,那么,类似的私人数据就应尽可能地存储到个人电脑或硬盘。

  随着用户使用互联网的时间、频率、频次日益增长,个人在线数据甚至可以勾勒出一个孪生的自我。当有一天,互联网上出现一个数字孪生的自我时,我们确实需要“像管理自己的身体一样管理自己的数据”,“数商”则是自我数据管理的CPU。

  (作者为中国传媒大学新闻学院教授)

来源:青年记者2021年7月下

编辑:范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