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6月20日 星期四
首页>专栏作家 > 正文

“标题党”能否被彻底整治

2024-02-23 17:11:33

来源:青年记者2023年12月上   作者:张灿灿

摘要:  “标题党”的存在、盛行、屡禁不止,也只能说明它确实有群众基础、有生存市场、有获利空间。

  《即将“断崖式”下降!富阳人提前做好准备!》《暂停运营!富阳一地发布重要公告》《定好闹钟!今天14:00开抢!》,这几条“标题党”味儿浓郁、“自媒体”气息突出的推文,竟是从官方微信公众号“杭州富阳”发出的。群众或许可以忍耐“自媒体”的野蛮恣意,但无法接受政务号的故弄玄虚——在某种程度上,这是一种官方公号形象的堕落和崩塌。

  于是,令人意外又意料之中的,这个政务号被在线投诉至浙江省民呼我为统一平台。官方也不得不作出回应:“要求加强工作人员培训、引导,确保推文标题既有新意,又不落入俗套,尤其避免‘标题党’,避免对读者造成不必要困扰。”

  既然及时回应,我们姑且相信官方的真诚态度和整改力度。确保标题“既有新意又不落俗套”,这个要求的确是点到了核心问题上。

  假如推文能起一个符合要求的标题,又何需自甘堕落到和“自媒体”一个作派?起个“标题党”气质的标题尚且不易,得一个清新脱俗的标题只会难上加难。假如依着投诉群众的要求,把核心信息全都标注在标题里,让人一眼看穿,就可能鲜有人会再点开推文。最终,这个实诚的、有一说一的政务号可能只能收获寥寥可怜的点击数,在年度总结上都无法书写自己的工作成绩,更遑论干出亮点评先评优。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重罚之下亦有畏者。甘做“标题党”,可能并非公号运营者自身的新闻宣传专业能力问题,而是无奈选择随波逐流的妥协。当人们谴责“标题党”的时候,是否反思自己也在做“标题党”流量的推手;当人们质疑政务号堕落的时候,也该思考一下背后是否有唯流量唯数据考核模式的压力。

  网络内容生态的好与坏,都不是各家公众号凭谁一己之力所能成就的。身处其中,即有一份推力。“标题党”的存在、盛行、屡禁不止,也只能说明它确实有群众基础、有生存市场、有获利空间。

  令人啼笑皆非的是,网络上不少教人做标题的文章,宣称“好标题绝不等于标题党”,然后总结了几种网络标题形式并作出举例,结果其中就有不少是典型的“标题党”。如此看来,人们对于什么是“标题党”,评判标准也大相径庭。

  假如将“标题党”定义为“以夸张、歪曲等手段加工制作耸人听闻的、与实际内容并不相符甚至截然相反的标题,以吸引受众关注的行为”,那么无须讨论,失实本身就违反了新闻真实性原则,对这种标题应该无条件抵制。但问题恰恰在于,人们诟病最多且难以根治的“标题党”是一惊一乍型的。类似《即将“断崖式”下降!富阳人提前做好准备!》,说的是降温,标题却极力引导人浮想联翩。不过它既没有失实,也没有夸大。只不过标题话说一半,留一半在内文。比起报纸传统的主副题搭配,核心信息一览无余地客观可靠,网络标题少了一分真诚,更少了服务意识。

  投诉官方媒体或许还能收到积极回应,倘若落到“自媒体”头上,没被抓住把柄,谁肯舍弃这个获取流量的高效方式?何况,大多数“标题党”最终结局只是让人虚惊一场、略感不爽,谈不上严重伤害受众,更谈不上有严重社会危害。这样低质、浅薄却不触及新闻原则的标题,即便有新闻法律法规也难以规制。

  毛主席曾说过,坚持报刊宣传中的群众路线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其中一个就是要密切联系群众,及时反映群众生活,使群众在阅读报刊后能够“逐渐地离开愚昧状态”。

  让人开蒙启智看似简单,实则难以坚持始终表里如一、真诚呈现。更何况,现在的网络内容制作者是真诚地希望受众近真理、远愚昧,还是更实际地将受众困在流量围城里,为自己添一个好看的数据,让人难下断言。

  (作者为检察日报记者)

来源:青年记者2023年12月上

编辑:范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