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7月09日 星期四
首页>传媒视点 > 正文

传媒视点(2015年10月下)

2015-11-06 16:09:32

来源:青年记者2015年10月下   作者:崔光红

摘要:  舆论场上的零和心态  几乎每一起重大公共事件发生后,我们都能看到网络舆论的撕裂。以其撕裂的范围和程度而言,我们简直无时无刻不处

  舆论场上的“零和心态”

  几乎每一起重大公共事件发生后,我们都能看到网络舆论的撕裂。以其撕裂的范围和程度而言,我们简直无时无刻不处于规模庞大的内耗之中。

  这里有信任危机的问题,也有网络特征的问题——网络言论务必一鸣惊人,语不惊人死不休。就像“文革”中的大字报,有谁见过温文尔雅、平心静气表达观点的大字报?这里还有不同利益群体的问题——事件相关者、水军等等,他们为利益驱动而加入社交媒体的讨论,抱着非黑即白、非我即敌、非胜即败的二分法心态。他们的加入,使得在网上平和地表达意见,并在某种程度上形成共识更不可能了。

  但我想说的是,除此之外的问题:你、我、他,我们并非某公共事件的直接利益攸关方,我们本性纯良,我们只想表达自己的观点,并心平气和地与人沟通、交流,但为什么我们也很容易就受到“零和心态”的支配,搞得跟别人势不两立了呢?

  一个人发了言,另一个人说不对,前一个人就被激怒了,撂出狠话来;后一个人被激怒了,撂出更狠的话来……与面对面的讨论不同,在社交媒体上,因为彼此素昧平生,无须顾忌面子,说起话来更加无所忌惮,有的甚至专以伤害对方为乐、为荣、为自己强力的证明。

  每个人都认为自己是客观的、公正的,每个人都认为自己眼中的世界才是真实的世界,而其他人看到的全是细枝末节,或者根本就是扭曲的世界。这种看待别人的方式,本身就是一大错误。

  每个人都是脆弱敏感的,每个人的内心都很柔软,多么强横冷酷的话也掩盖不了这一点。当他处在严重的防御心理支配下,你的任何意见,都容易被他视作对他的批评或否定。他们会表现得既残忍又懦弱,既专横又稚气。

  所以,你不应像他们感觉别人那样感觉他们,不应像他们刻薄别人那样刻薄他们,不应像他们抨击别人那样抨击他们。

  不应不加考虑地被事物的表象牵着鼻子走,还没搞清楚状况,就遽下断语;应按事物的本来面目看待事物,宽容地对待不同的意见;应像小鸟爱惜羽毛一样,爱护自己的公正行为和仁爱品质,致力于心灵的井然有序,致力于心灵的一片宁静。

  (石破/《南风窗》2015年第18期)

  未来新闻业态转型的三个层次

  在新媒体时代,“新闻业”有两层涵义,广义的新闻业泛指整个传媒业,狭义的新闻业特指专以售卖新闻为主的报业。当今传统新闻业式微既不在于新闻生产,也不在于新闻运营,而在于独木难撑,缺少足够赢利的产品和商业模式的新闻业走向没落是必然的。因此,传统报业的转型将分为三个层次依次展开:第一层次,是将报纸的内容搬到网站和移动端,借助新媒体渠道做内容分发,如人民日报法人微博、央视新闻公众号等;第二层次,不仅做原创和定制,而且做集成和互动,借助社交平台做内容分享,如赫芬顿邮报、澎湃新闻等;第三层次,是颠覆式的创新,与应用、服务、商务、社交充分结合,不仅做内容产品,还要做服务产品,着力打造与新兴媒体良好对接的新型媒体。

  从现实发展的角度看,传媒业在第一、第二层次的发展将很快达到天花板,新闻业构建转型的关键在于第三层次的成功。而在第三层次的操作中,传统媒体不仅仅是内容的生产者,还必须打造成一系列服务产品,这些产品融合各种信息、服务,含有商务、社交的多种功能。这就是“影响力+价值变现”的跨媒体、跨行业的“大媒体”模式。

  假如把媒介比作生物,在外界环境不断变换的条件下,媒介需要得到生长就必须适应环境。生物适应新的环境需要有新的基因和这些基因控制的新的功能,那么使用杂交手段,让不同类别媒介的优势结合在一起,将会产生新的媒介,从而更加适应新的复杂环境。在互联网新技术的不断冲击下,传统媒体作为生态环境中原有的物种,仅仅凭借自己的固有要素基因已经无法适应全新的环境,而新媒体作为新兴物种,其中所具有的优势基因成为传统媒体突破自身原有发展的重要因素。所以,传统媒体的转型,其逻辑在于保留自身优势的前提下取长补短,与新媒体杂交,完成基因重组,从而成长为全新的媒体品种。

  (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喻国明/《新闻战线》2015年第17期)

  媒体融合技术应用不能离开业务牵引

  ◆技术和内容在媒体未来发展中是什么样的关系

  媒体融合有技术和内容两个方面的变化。技术融合决定了新的媒体内容,媒体服务方式也随之变化。例如互联网技术催生了自媒体内容的产生,读者从内容的客体变成了主体。顺应这种变化,媒体服务就要从单向服务向互动服务以及自服务的方向改变。反过来说,内容对技术也具有反作用。例如“新新一代”追求感性、时尚,这种内容上的需求,让那些更加诉诸感官的多媒体技术、可穿戴技术得到了更强的发展动力。

  未来发展总的趋势,一是更强的信息技术带来更大的信息量和更多样的信息通道。有人统计过,同等面积的内容,图片比文字的信息量要大九倍。传统媒体以往不太重视的视觉因素,在当代内容表达中的地位日益提高。二是更强的智能技术带来更高的内容附加值。大数据等人工智能技术的应用,将使原始数据更好地加工成高价值信息,针对个人、“一把钥匙开一把锁”的个性化信息服务将会成为内容高端服务。

  ◆如何在以内容基因为基础的传统媒体培植技术基因

  培植技术基因不仅仅在技术本身,而是要以内容基因为基础决定用什么技术、怎么运用技术,最终怎么转变媒体服务方式。举例来说,当前互联网前沿出现了以个性化的内容服务(APPs)为代表的“应用替代”现象,论技术这属于媒体领域智能移动、云计算、语义网(WEB3.0)等技术的融合,而技术上的融合,源于“平台+APPs”的新媒体服务模式的创新。内容服务(APPs)不是简单的技术应用,而是个性化内容这一需求变化在牵引。

  传统媒体培植技术基因,第一步要从单纯技术观点转向应用主导的观点;第二步,光应用还不够,还要以转型来引领,使应用得到深化。转型就是转变媒体服务方式。离开了业务的牵引,技术就是盲目的,有技术基因也无用武之地。现在技术已经很普及,不是缺少技术,而是缺少对技术的善用。

  ◆媒体融合技术发展目前出现了哪些新的趋势

  第一,当前媒体融合技术有从媒介技术向应用技术发展深化的趋势。除了人们已经比较熟悉的多媒体技术、互联网技术、智能移动技术、可穿戴设备技术等媒介技术之外,大数据、云计算等增值应用型技术正日益成为主导的技术。例如,云技术向云服务深化,并形成共享经济模式,对版权模式造成冲击。

  第二,媒体融合技术有从横向融合向纵向融合演化的趋势。媒介技术只是端技术,其发展带来的主要是媒体横向融合,只是表现在多媒体、多终端的融合之上。而“云管端”技术(“云”是云服务,“端”是智能终端,“管”是连接“云”和“端”的各种设备)的一体化正从通信领域向媒体领域发展,其带来的是媒体的纵向融合。

  (中国社会科学院信息化研究中心秘书长、《互联网周刊》主编姜奇平/《光明日报》2015-09-19)

  为什么报纸频繁改版

  10月12日,南方都市报再次改版的信息被业内人士刷屏。该报头版二条发布了这条消息:《南都今日全新改版》,副题是:精准定位“精英,精致,精品”,更多独家新闻和独特版面,提供高品质阅读。

  回想一下,南都近年内已改版数次。半年前,也就是今年3月,南都改版,口号是:读者将变成“用户”。去年6月16日,南都改版,口号是:更慢更优雅阅读。这样改版是不是太频繁了?

  改版是报纸校准定位,完善内容和版面设置的常规动作。理论上对多少时间改一次版并无定论,全看实际需要。通常是发展战略作重大调整时才酝酿全新改版,一般是新年来临时优化版面结构。但是,像南都这样隔半年左右就改一次版是不多见的。其背后原因可能有三个:

  一是改版思路不清晰。改版主导者的思路处于不断完善中,或各方意见不统一,左右摇摆,东补西填。

  二是发展战略调整快。报纸发展战略调整,就要改版。战略多次调整,就要多次改版。这与前一个原因是有关联的。

  三是传媒业发展迅速。媒体竞争瞬息万变,报业生态错综复杂,需要报纸版面不断求新求变,适应用户需求。

  但传媒业的发展态势是不是到了需要报纸半年改一次版的地步了呢?在互联网尚未显山露水时,报纸的一次创新性改版能引发读者的强烈兴趣,引来其他模仿者,促进报业发展。但在新媒体时代,报纸式微,改版的效应也在不断减弱。

  (章宏法/新浪传媒2015-10-13)

  “标题党”的诱惑堪比兴奋剂,是否该禁赛?

  最近,国家网信办网站刊文《“标题党”“图片党”该收手了》,再次把臭名昭著的“标题党”提上了审判台。文章认为,“标题党”的手法背后,隐藏着巨大的商业利益,一旦突破法律底线,恐怕悔之晚矣。

  这几天,微博、微信上的“标题党”收敛了许多,但仍不乏“顶风作案”者。如某财经媒体微博以《俄外长回应怎么分辨恐怖分子:看上去像就算》为题,断章取义俄罗斯外长发言。而一家被网友立作“标题党”典型的门户网站果然上了钩,把这条新闻放到了首页显著位置,被不少理性的网友“打了脸”。

  “标题党”的诱惑堪比兴奋剂,此招虽险,胜算极大。

  新媒体环境下,浅阅读和碎片化阅读趋势不可避免,有了“吸睛”的标题就成功了一半。因此,以色情、犯罪做暗示,以腐败、官员为标签,以民族情感和社会痛点为噱头的标题着实会让人眼前一亮。但若有耐心细读全文,便会识破“标题党”挂羊头卖狗肉、虚张声势的伎俩。只是为时已晚,文章的点击率上去了,“小编”们忽悠着就把钱赚了。

  “标题党”的危害堪比虚假广告,轻则闹心,重则伤身。文不对题的“标题党”,正成为新闻失实和虚假新闻的温床,给读者造成困扰,给当事人带来烦恼。网民无疑是“标题党”的最大受害者,被标题吸引点击,又被文不对题的内容欺骗的经历,想必人人感同身受。

  最近,北大副校长梁柱先生一篇批评历史研究的《怎样才能做到真正的历史清醒》,被媒体篡改为《盲目追求真相不讲立场就是虚伪主义》,遭到微博“大V”和部分不明真相网友的谩骂,就是“标题党”害人的鲜活一例。

  在体育界,运动员服用兴奋剂会被处以禁赛处罚。曾经显赫一时的自行车手阿姆斯特朗、百米女飞人琼斯都因兴奋剂丑闻身败名裂。在广告界,虚假广告需要承担民事责任,情节严重的还要以虚假广告罪承担刑事责任。媒体与体育、广告虽有不同,但以“标题党”麻醉、欺骗读者,攫取利益的媒体是否也该被禁赛、被惩罚呢?

  (刘峣/《人民日报海外版》2015-10-16)

来源:青年记者2015年10月下

编辑:崔光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