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6月23日 星期日
首页>传媒视点 > 正文

传媒视点(2016年2月上)

2016-02-16 16:57:36

来源:青年记者2016年2月上   作者:

摘要:人大新闻要讲法言法语  每年评人大好新闻,都能感受到社会细微、却也是重要的变化。比如,人大工作的重心在下移,立法审议从人大常委会逐

人大新闻要讲法言法语

  每年评人大好新闻,都能感受到社会细微、却也是重要的变化。比如,人大工作的重心在下移,立法审议从人大常委会逐步扩大到了人民代表大会;代表的自豪感正转变成强烈的履职意识;记者的稿子更加讲究法言法语。

  过去,有记者经常把人大代表的议案错写成政协委员的提案,把审议中的草案写成“通过”等等,现在这样的错误已很少了。包括对刑事案件当事人,在法院宣判有罪之前,不使用“罪犯”,而用“犯罪嫌疑人”;在民事和行政案件中,原告可以起诉,被告也可以反诉。他们的地位是平等的,如用原告“将×××推上被告席”这样带有主观色彩的句子就不合适了。还有,不能使用“党委决定给某政府干部行政上撤职,开除等处分”,而应用“××党委建议”。这些法言法语的使用,既体现了社会法治意识的进步,也是对公众的普法教育。有位评委说,过去写代表的稿子,常常出现“××代表激动得说不出话来”的描写,有读者就问:代表说不出话来怎么当代表?这种状况现在已一去不复返了。

  当然,在一些新闻中,有些不是法言法语的习惯用语仍会不时冒出来。比如有篇报道写道:“开门纳谏,让立法更科学、更民主”,谁开门?谁纳谏?在一篇法治新闻中,用了一个人治的概念,显然会让人感到别扭。这也说明,法言法语不只是一个语言问题,多少也与法治意识尚未深入人心有关。

  (上海市人大教科文卫委员会驻会委员陈保平/《解放日报》2015-12-30)

互联网意识形态话语权争夺的着力点

  当下,要把握互联网意识形态话语权,根本还在于促进理论创新成果的传播,更好地回应和妥善解决我国发展中所面临的各种问题。同时,还应该把握与中国互联网发展一直相生相伴的“资本”和“技术”两大要素。

  一是资本控制。在整个互联网兴起和发展的过程中,资本是一个不得不考虑的重要因素。在中国互联网市场上,拥有强大资金支持的天涯、猫扑等网络论坛和社区,腾讯旗下的QQ、微信等即时通信工具,百度、谷歌等搜索引擎,网易、新浪、搜狐等商业门户网站,几乎在所属的领域内垄断了互联网市场;同时,资本的扩张性使得互联网领域的一些跨国企业实现了在全球范围的市场垄断,例如微软、英特尔,使用电脑连入国际互联网的每一个用户都几乎离不开对于它们的依赖和使用。互联网传播的去中心化特征正由于大公司的垄断而丧失,取而代之的是由资本垄断所导致的话语垄断。因此,掌握在互联网领域的资本优势,争取对互联网企业的话语控制权,是争夺互联网意识形态话语权的一个要素。

  二是技术统治。互联网的核心技术TCP/IP协议,自1978年被美国国防部确定以来,一直是互联网唯一的、首要的标准,事实上就是技术统治在一个方面的体现。当今世界,美国拥有互联网的关键资源,支撑世界互联网运转的13台根服务器中,美国始终控制着1台主根服务器和9台副根服务器,从技术角度来看,如果一国域名的后缀从根服务器中被删除或被封杀,那么该国的音讯便会从国际互联网中无法寻踪,而享有互联网域名地址分配权的ICANN公司明面上是私营机构,实际上是由美国商务部投资设立并隶属于商务部。因此,打破美国的技术统治,发展我们自己的核心技术,是争夺互联网意识形态话语权的又一要素。

  (北京科技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李江静、北京市团市委青少年网络文化发展中心徐洪业/《红旗文稿》2015年第22期)

一名互联网时代难民的忠告

  互联网为我们开启了一个新时代,那就是信息时代,为人类造就了一个新世界,那就是网络社会。人类从诞生迄今,只有一个世界,那就是现实世界。现在我们生活在两个世界里:现实世界、网络世界。这两个世界相互融合,相互排斥,相互对抗,因为现实世界有确切的时间、空间、组织,而网络世界却是无时间的时间、无空间的空间、无组织的组织。新媒体带给我们的,是有些欢喜有些愁。

  一、互联网让我们建立全球联系,却使我们的社会支离破碎

  互联网是由一组无数节点建构的网络,每一个节点都是自由的、平等的。于是,我们每个人凭借着互联网超越地域的阻隔在全球建立联系,超越身份的限制在全社会建立联系。全球化和个体化构成了互联网的两极,这种两极形成鲜明的反差:网络上世界联成一片,现实社会却支离破碎。

  比如在中国,报纸、广播、电视等大众传媒是以同一版本向社会推送新闻、评论、娱乐,传播着基本相同的主流价值观,基本相同的理念。比如春晚,中国几亿人同时看春晚,逐渐形成基本相同的审美观,社会就容易在基本问题上形成社会共识。而现在,新闻、娱乐等等都是个人定制,每个人都凭着个人的爱好、兴趣、价值取向、追求的目标等等指标抓取信息,建立联系,形成团体。这无疑大大满足了人的需求,激发了个人的创造力。但各种各样的奇谈怪论、形形色色的古怪行为都可以在网上找到同伙、知音、追随者。于是,在网上,各种各样的思潮泛滥,各种各样的亚文化流行,无数小团体在微信中汇聚,大家都躲在信息蚕茧里抱团取暖,主流价值观、主流文化、主流意识形态反而式微,在支离破碎的社会里很难有社会共识,在网上争吵不休,骂声不断。

  我想强调的是,不要藐视传统媒体。现在舆论的主战场在网络,但网络舆论的主导权还在传统媒体;传统媒体在倡导主流价值观上具有无法取代的支撑作用;在关键时刻,在关键问题上,传统媒体发挥着关键性作用。

  二、互联网让我们见多识广,却使我们思想浅薄,甚至鼠目寸光

  互联网上包罗万象,眼花缭乱,我们且不说手游、视频、音乐等等让我们耗去大量时间,且说阅读吧,现在人们的阅读特点表现为碎片化阅读、快阅读、浅阅读、跳跃式阅读、视觉化阅读。这些阅读总结起来一句话:人们在快感式阅读。

  网络上无数链接,让我们在全球漫游,让我们在知识海洋里漫游,有什么不清楚,上百度一查,样样都有。于是,我们不再需要背诵,不再需要记忆。我们几乎无所不知,说起来都头头是道,但所有这一切,都是互不连贯的知识碎片,浮光掠影的残缺景观。

  与此相对应的是,我们不再认真地读书,不再认真地读报,也就是不再有深阅读、慢阅读、思考性阅读。对于一般老百姓来说,快感式阅读无关紧要,但对社会精英们、对大学生们来说,没有深阅读,不会有系统知识,不会有逻辑性思考,不会分析,不会判断,只会夸夸其谈,哗众取宠,那是可怕的。一个不阅读的民族,是不会有出息的。尼尔·波兹曼在《娱乐至死》中引用赫胥黎的话,我们将毁于我们热爱的东西,“人们会渐渐爱上压迫,崇拜那些使我们丧失思考能力的工业技术”,这个警告在今天格外刺耳,却格外令人清醒。我在此奉劝大学生们,你们少点网上漫游,少点网上冲浪,静下心来,读读报纸,读读书。

  三、互联网使人人都成了记者和评论家,却使我们弱化了最基本的表达能力

  作为新传播革命的本质性转变,互联网使大众依宪法所赋予的表达权从过去的权利(right)变成了表达的权力(power),从而,信息的生产从专业化转向泛社会化,信息生产主体从专业转为所有公民。于是,网络作家、网络记者、网络评论家们遍地开花,从博客、论坛、微博到自媒体,似乎人人都在发新闻、写评论。新闻与评论,前所未有地繁荣、热闹。

  在繁荣、热闹的背后,我却发现,我们的文字表达能力在下降,微博有140个字限制,有几个写满了140个字?最多的是1个字、2个字、3个字,平均只有7.8个字,不要把吐槽当作评论,把涂鸦当作创作。我们同样忧愁新闻传播专业学生的文字表达能力在下降。文字表达,是我们新闻传播专业最主要的能力,是我们新闻传播专业赖以立足的根本,是新闻传播专业区别于其它专业最主要的特色。文字表达,就是要以最简洁的文字叙述一个故事,流畅地明白无误地阐明一个思想。我们需要出口成章,落笔成文,倚马可待。

  文字表达,不光是你积累多少词汇,而在于你的敏感,你的逻辑思维,你的分析,因此,首先是思想水平,其次才是文字功底。

  互联网时代,什么样的职业最有前途?凡是互联网不能做的都是有前途的。创造性的文字表达,电脑做不来,只有人脑才可以。因此,有文字表达能力的新闻传播专业学生在互联网时代是最有前途的。

  这就是我,一名互联网时代难民的忠告!或许,只不过是一种哀鸣!

  (复旦大学新闻学院教授李良荣/“上海观察”2015-12-26)

别做信息海洋中迷失方向的苍蝇

  曾几何时,坐车乘地铁转公交,捧着本书,拿张报纸翻翻,挺文明的事儿,可现在,你看看等飞机的候火车的,还有几个拿着报纸看?在这个复制、粘贴、转发、点赞成风的网络时代,技术的进步、快餐式的生活节奏遮蔽了传统阅读方式,人们忙于应付四面八方蜂拥而来的信息,没有时间去读书读报了。

  相比网络媒体,纸媒在信息发布上的确是有滞后性。但换个角度,相比网络媒体,纸媒的原创性更强,在观点上更加具有深度,给予读者的“营养”也更多。传媒大亨默多克曾经说过,大众对信息的渴求是前所未见的,而纸媒能够在不同声音的碰撞中提供可信赖的信息源,这对于注意力和时间都有限的受众来讲是至关重要的。

  尽管媒体行业正面临一些挑战和危机,但纸质主流媒体依旧是我们国家宣传思想文化工作的重要阵地。中央的重要政策、决策、声音,每天都会通过这些主流纸媒传递给全社会。坚持看报、看主流新闻,肯定能够指导工作、增长知识、获取权威信息。而反观目前国内各大网站及微博微信上传播的新闻信息,鲜有原创的。毫不夸张地说,大部分网络媒体都在转载国内各大报纸的精华新闻。而且,享用的还都是免费的新闻营养餐。打开网站,点开手机,“标题党”们占据各个重要位置。“爷孙恋男主作诗为女友庆生”“女子预约人流没去接医院短信:不孕了记得联系我”,这些或惊悚或夸大的标题,让受众花费大量时间去阅读,最后读者看到的,都是一些“无聊”的新闻噱头。而你贡献的点击率,被一些精通统计分析的移动互联网企业所截获,然后每天向你推送的就都是这些标题党新闻。长此以往,你的生活就在热衷传播八卦、段子中度过,不读报、不看主流新闻,在饭局上谈起小道消息和八卦新闻眉飞色舞,上台讲话或在公共场合发言却顿觉腹中空空、语言贫乏、思想苍白。

  多读读报吧,碎片化阅读当然是这个时代需要的,但是传统报刊本身含有一定的逻辑性,它更能整合读者散乱无序的信息,把信息提升为知识。希望每个人都不要在这个碎片化的时代迷失了自我,不为流行的群体性情绪所左右,能作出自我分析、决断,这是很重要的。否则,个人就会变成一只无头苍蝇,在信息海洋中茫然不知方向。

  (王地/《检察日报》2015-11-19)

来源:青年记者2016年2月上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