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7月21日 星期日
首页>传媒视点 > 正文

传媒视点(2018年9月上)

2018-11-16 10:30:13

来源:青年记者2018年9月上   作者:

摘要:  舆论监督的根本目的是解决问题  媒体是来帮忙的为监督营造良好氛围舆论监督不等于负面报道,近段时间,许多省市发声力挺舆论监督。舆

  舆论监督的根本目的是解决问题

  “媒体是来帮忙的”“为监督营造良好氛围”“舆论监督不等于负面报道”,近段时间,许多省市发声力挺舆论监督。舆论监督不是洪水猛兽,各级政府的表态与行动,恰是对媒体作用的再次确认。

  关于舆论监督,相关论述不胜枚举,这其中,观察媒体的初衷是一个不错的切入点。不同于西方媒体,中国媒体的监督报道目的不是“扒粪”“泼污”“猎奇”,而是站在建设性立场上,发现问题、促进解决。过去很长一段时间,一些人将“传媒”视为“传霉”,认为监督报道就是没事挑事、有事拱火,正是错判了媒体的出发点。必须明确,问题在先、报道在后,问题不会因为媒体的沉默而消失,监督报道意在引起党和政府关注,将问题解决推上快车道。说白了,舆论监督不是捅“马蜂窝”,而是要安全摘掉“马蜂窝”。

  重视舆论监督的社会共识不断被加深,无疑是件大好事,但媒体也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挑战。今日中国,社会多元、矛盾多发,正如学者所慨叹,我们遭遇了一个“问题的时代”——从大都市的城市病到小乡村的空心化,从“入托难、入园难”到“舌尖上的安全”,大事小情个个惹人心忧,可哪个也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说清的,更不是三下五除二就能解决的。当这些难题投射到个体生活,就会催生出源源不断的新闻事件。如何揭露问题、拿捏分寸,考验着媒体监督报道的智慧。如果说有什么执简驭繁的抓手,那可能就是回归舆论监督的初心:发现问题、促进解决。

  具体来说,媒体要有问题意识,也要有大局意识,敏感地发现问题、犀利地追问原因是必须,但不能“只让问题遮望眼”,忽略了有关部门日拱一卒的付出;要有批判精神,也要有建设心态,做个“键盘侠”很简单,一句“这个社会怎么了”便会有无数附和者,可这于解决问题何益?就拿医患冲突、城市拆违等敏感问题来说,如果一味去做渲染情绪、博取眼球的报道,除了收割流量,对问题实际解决无所助益,反而可能挑起更多矛盾对立。媒体扮演的应是“黏合剂”,而非“助燃剂”,不逞一时之勇,不图一时之快,而应本着解决问题的初衷,科学监督、准确监督、依法监督、建设性监督。

  社会善治离不开舆论监督,政府部门与新闻媒体有机互动可以实现“1+1>2”的效果。眼下,政府部门、单位企业大多能认识到舆论监督的重要性,但每每碰到具体问题,总有现实利益的纠结。摆脱“叶公好龙”心态,完善相关制度,促成“曝光-回应-解决”的良性循环,不失为有益尝试。未来,各方面还要不断磨合、动态调整。期盼全社会“深淘滩,低作堰”,让舆论监督照亮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

  (晁星/《北京日报》2018-08-17)

  区块链三问

  区块链技术之所以受到广泛关注,在于其对于现存的一些技术和制度性弊端给出了解决的可能性。

  其一,区块链能否真正实现“去中心化”,消除算法对新闻业的负面影响?当下,社交媒体已成为人们获取新闻的主要渠道。然而,带有强烈商业属性的社交媒体平台本身还是一个中心化的产物。比如,数量庞大的用户数据,均为脸书(Facebook)这样的商业机构掌握,伴随着算法应用的进一步娴熟,商业利益正以一种新的形式干预到新闻生产中。单纯为用户的喜好而推送,新的“信息茧房”正在生成,实则置新闻的公共性于不顾。而区块链技术去中心化的特性,新闻的生产和编辑、排序规则是公开的,新闻的阅读量、点赞量和互动情况也都被详细记录,这也使得这些数据不能再为新闻平台秘密操纵,有效地抵制了商业机构对于新闻的控制。同时,由于代币机制的引入,使用区块链技术的新闻网站的盈利模式与社交媒体发生了巨大变化,不再需要推送大量广告和各类虚假新闻来获取点击量赚取利益。此外,区块链技术也使得数据不再仅仅集中于新闻平台自身,在一定程度上减弱了信息的不对等程度,减弱了信息平台对用户的控制能力。

  其二,区块链能否杜绝虚假新闻?区块链技术能够为新闻报道的客观真实提供技术上的支持。区块链是一个去中心化的分布式的账簿,所有的内容都能够相互关联,并按照时间顺序排列后向用户公开。也对一条新闻的事实核查提供了技术上的可能,凭借着区块链的技术,可以对于一条新闻的来源和变化进行快速追溯,找到虚假新闻幕后的操纵者,防止虚假新闻和片面的政治评论的危害。但是,要完全消除假新闻,仅仅依靠区块链技术是难以做到的。新闻本身就是一个对于社会现象不断认识的过程,短时间内有的真相难以显现出来。同时,由于个人的认知偏见或刻板印象,想要短时间内印证一些谣言是难以做到的。区块链技术只是给恶意的虚假新闻和谣言的传播造成了巨大的阻碍,减少了虚假新闻和谣言大范围传播的可能性。

  其三,区块链能否使新闻的客观性回归?在新闻的公共性得到保障以后,在区块链上生产新闻完全可能是一种公益性的行为。这将极大促进新闻客观性的回归。在区块链上生产新闻,也许参与者可以带着游戏的心态,但是随意篡改新闻是做不到了。而新闻被编辑有框架地选择性呈现在传统的新闻生产中是惯常的现象。区块链技术的周详记录,既使作者可以更好地履行客观生产新闻的责任,同时也使作者著作权得到了有力保障。区块链中一旦出现抄袭盗用,可以快速地获取信息并追缴,这也激发了内容创作者的原动力。

  当然,区块链新闻网站当前仍处在探索阶段,需要克服的困难还有很多。从目前已有的区块链新闻网站来看,区块链中的计算能力和反应速度还是新闻业推广的一大障碍。同时,区块链新闻网站在与其他新闻网站竞争的过程中,应该如何定位,仍然是需要探索的问题。

  (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赵云泽 杨启鹏/《中国社会科学报》2018-07-25)

  全媒发展需要破解的新误区

  1.全媒体不是全能媒体。“全媒体”是媒体类型种类的“全”。一是包括报纸、杂志、广播、电视、音像、电影、出版、网路、电信、卫星通信在内的各类传播工具;二是涵盖视、听、感、各种信息接触方式的“全面”;三是受众需求的“全面”满足,全媒体更注重全面覆盖,全面到达,入脑入心,追求最佳效果。

  但是全媒体不是全能媒体,它所实现的还是媒体的属性和功能,不是无所不能。目前有些媒体涉猎电商、营销,甚至产品开发、产业开发,忽视或者弱化内容生产,实则是饮鸩止渴之举。

  全媒型记者也不是全能型记者,要求记者既会这又会那的“全栖作战”。一是不现实,二是不够专业,三是不必全面追求“全能化”。新闻实践当中,需要更多的专家型、专业型、全媒型人才,有更深的思考、更专的探索、更沉的状态。

  2.自媒体不是私人化媒体。自媒体尽管是个人的,还是具有媒体属性,媒体应该承担的社会责任,自媒体都应该承担。除了社会责任,自媒体还应该承担更大的道德责任。大部分自媒体人都具有一定社会地位或者社会影响力,自媒体的发声具有一定的号召力和众从性。自媒体人应该有过滤信息的能力。一是不发布未经核实的信息,二是不传播谣言,三是不发表主观臆断的言论。自媒体人应该像珍视自己的眼睛一样,珍视自媒体的荣誉和公信力。

  3.“中央厨房”重点不在“厨房”。“中央厨房”的重点是在构造一套管理、运作体系。“管理的厨房”,比“建设的厨房”更重要。要实现“新旧融合、一次采集、多种生成、多元发布、全天滚动、多元覆盖”的融媒目标,打破原有旧的运行和管理格局,建立新型融合格局,更为迫切而必要。

  “中央厨房”的画像应该是面向受众、面向国际、面向未来的新一代的融合传播体系。它是“体系”,而不是“工程”。这个体系,包含内容生产、传播、运营、管理。只有这样的“中央厨房”,才能形成“中央”聚合能力。统一平台,汇聚资源,合力传播,这才是媒体融合的发展目标。

  4.不是所有媒体都需要融合。融媒不提倡一刀切,还是要根据自身特点和需要逐步去适应。有些媒体的主力在内容生产,打造精品内容永远是主题。内容版权是最核心的竞争力。不能因转型新媒体而失去原有的优势。越是全媒体时代,越需要专业化、品质化和个性化的产品。比如电影、电视和手机,三块屏幕各有各的功能归属。电影更追求感受享受,电视更追求公共话题,手机更注重私密色彩。如果不按照受众属性去创作,就会出现对牛弹琴或者东施效颦现象。

  5.融媒格局需要去层级化。当前融合的格局是媒体间各自为政,报纸依然是报纸,电台依然是电台,电视依然是电视。即便是报纸,也是各是各的报纸,有多少家报纸,就有多少种融合方式;有多少家媒体,就有多少融媒格局。还有就是行政化融媒趋势。从中央到地方,甚至到县级行政机构都在投资融媒建设,实践证明,利用率不高,效果不显著,还有重复投资的迹象。

  (陈宏坤/《学习时报》2018-08-17)

  自媒体在改变美国人参与政治的方式?

  “美国媒体历史性的一天!”8月16日,不少媒体都以此为标题,报道了美国媒体界的一道“独特风景”。在这一天,《纽约时报》等350多家美国传统媒体分别发表社论,共同向特朗普“宣战”,抨击其上台以来一直对媒体的恶意攻击。此外,代表美国1200多家广播电视台和网站的美国广播电视数字新闻协会,亦要求其成员发表社论,阐述媒体是民众的朋友和邻居,并在保护公众的知情权。

  在美国,媒体被称为“第四权力”,记者被冠以“无冕之王”,各路政客包括总统在内,都会小心翼翼地迎合媒体,以维护自己的形象。但“推特总统”特朗普偏偏不这么干。在他看来,传统媒体早已成为人民公敌,背后满是建制派的影子。上台一年多来,他坚定地当起了“推特驻白宫首席记者”,不止一次在推特上与传统媒体掀起骂战,而传统媒体也紧抓“通俄门”等政治丑闻不放,不断给特朗普制造着舆论危机,二者似乎陷入了水火不容的境地。

  特朗普与美国传统媒体的较量,可能也蕴含着传播形式和政治策略的某种转变。在互联网快速发展的今天,特朗普“推特治国”上瘾,一方面表明他想绕过充满敌意的传统媒体直接号召选民,有效传达自己的理念,事实也证明了这种传播手段的及时和有效;另一方面,也表明在崇尚言论自由的美国,传统媒体确实面临着新的挑战,网络传播和自媒体发展正在改变人们获取信息、参与政治的方式和程度。从这个意义上说,特朗普至少开启了美国精英通过个人社交媒体引领和塑造舆论、实现施政目标的先河。

  只不过无论特朗普的“推特治国术”多么高超,也难以应对350多家传统媒体的群起而攻,更何况这种攻击还得到英国和德国等西方主流媒体的呼应。更为棘手的是,他还遭到75名前情报官员的联名反对,因为他终止了他们的安全许可。美国历史上,媒体和情报部门联手捅出大事的例子不少,尼克松因水门事件下台就是一例。如果特朗普把这二者逼到一起对付自己,怕是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李庆四/《北京日报》2018-08-22)

来源:青年记者2018年9月上

编辑:qnj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