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7月12日 星期日
首页>新闻与法 > 正文

VR出版传播的监管困境剖析及优化突破

2019-04-26 17:52:58

来源:青年记者2019年4月下   作者:石莹

摘要:  近年来,VR技术所展现出的发展潜力和革新能力逐渐得到社会的认可和商家的追捧,VR+模式逐渐被大众所熟知,并在社会各领域探索出全新的

  近年来,VR技术所展现出的发展潜力和革新能力逐渐得到社会的认可和商家的追捧,“VR+”模式逐渐被大众所熟知,并在社会各领域探索出全新的应用模式,这其中就包括传统出版业。虽然VR出版展现出的前景被业界所认可,但由于行业属性不清、归属不明,由此引发的监管难题严重阻碍了VR出版业的健康发展。

  VR出版传播面临的监管困境

  1.针对性法规的缺失。以同为新兴事物的网络剧为例,目前我国针对网络剧的相关法规有:2017年出台的《网络视听节目内容审核通则》以及2012年发布的《中国网络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2007年颁布的《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管理规定》等一系列规范或指导性法律文件。但目前VR出版领域相关的法律法规还处于空白状态,与其相关的法规停留在“著作权”“版权归属”等方面,针对性较为缺失。除此之外,由于VR出版涉及设备制造商、设备供应商、内容制作平台等多种主体,对于各主体之间的权责还需要更为清晰的划分。

  2.监管难题的出现。一些不良商家受利益驱使以及用户个体欲求的助推,从而导致VR出版内容失范现象的出现。一部分商家在销售低俗、色情商品时,一般会采取微信、QQ、扫码下载等较为隐蔽的手段,而且受体对象一般不会主动举报,这给监管取证带来不少问题。

  而且,由于VR出版物可以经由社交媒体进行传播,其传播面较广而且私隐性较强,使管理者难以觉察。另外,一些不法商家和受众在交流时经常会使用一些指向性极强的代词,比如:福利、你懂的等词汇,这些词汇被监管系统抓取识别后,往往还会衍生出另一批指代词。而且,由于色情出版物交易很大一部分来源于“回头客”,商家与这些“回头客”建立起闭合性的交易场所,而且交易过程极短不易被察觉。这些监管的空白区域,给不良VR出版物的播散提供了空间。

  3.内容审查机制的缺失。“VR+出版”模式成熟之后,VR图书、VR动漫、VR视频、VR直播甚至于VR游戏都成为VR出版业新型业态中的一环,从而导致监督面积的扩大。以VR游戏为例,游戏中出现的成人导向问题如何处理?游戏中出现的性暗示又如何处理?游戏中出现的污言秽语又应当如何处理?这些都影响着VR出版未来的健康发展。

  VR的出现为受众提供了逼真的现实体验,激起受众全面参与的积极性,一定程度上消弭了人机之间的距离。VR出版物内容与传统文字性的出版物不同,VR技术的融入使读者受到的感官刺激是空前的,这也导致一些在传统出版物中被视为“禁区”的题材可能会成为VR出版的灰色地带。

  4.行业技术标准的缺失。目前我国VR行业协会主要有:2016年9月由工信部牵头主办的国际虚拟现实产业联盟(IVRA)、2016年9月由中国电子商务协会主办的虚拟现实行业委员会、2016年9月由京东主办的电商VR/AR产业联盟等。以上行业组织均积极主张构建VR行业的统一标准,例如:IVRA在2017年发布了《虚拟现实产业联盟知识产权政策》《虚拟现实头戴式显示设备舒适度测试方法》等规范通则,制定了VR设备制造守则和知识产权的界定标准,而我国官方尚无统一的行业标准文件出现。

  技术是制约我国VR出版发展的主要问题之一,例如:VR视频像素不足、网络传输速度较低、造成用户眩晕等,这些技术层面的问题不仅造成用户体验的下降,而且对整个VR出版业都有着较大的影响。而且,国外商家的涌入,在推动VR技术发展的同时,也造成VR设备行业标准的混乱。

  优化VR出版传播的策略

  1.构建VR出版的专业法规。第一,由于VR出版涉及面较广,不仅涉及出版公司、VR技术支持公司也有新媒体传播平台,针对VR出版主体多、参与度深的特点,我国要从规定和政策层面对VR出版所涉及的各个主体进行权责划分,并以法规的形式予以约束。第二,VR出版实际上是一种“混合产业”,因此对VR出版业的法律制定必须考虑适用性,不仅要适用于出版行业,同时也要适用于新媒体行业。具体来说,针对VR出版业法律法规的制定可以从出版业出发,再与新媒体的相关法律相互融合,由此制定出VR出版的法律法规。第三,出版业是一种较为特殊的行业,不仅有其商业利益,更肩负着社会责任,作为新兴产物的VR出版也不例外。在构建VR出版专业法规时,要考虑其文化传播的重担和社会责任,要以社会主义主流价值观引导其健康发展,杜绝以低俗、媚俗、色情的内容产品来吸引受众以达到盈利的目的,努力营造清朗的行业竞争环境。

  2.构建完善的VR出版监管业态。要构建完善的VR出版监管业态,就要从政府、企业、社会、行业、媒体五个方面共同着手进行。

  从政府监督层面来看,目前政府监督的效率高、效果好,是我国VR出版业最主要的监管力量,虽然与VR出版相关的法律法规还不够完善,但一直处于进步之中。

  从企业自检层面来看,企业对于违规VR出版物一直采取“零容忍”政策,企业利用大数据技术抓取“关键词”,对于发现违规的产品立刻采取下架或者封禁手段予以处理。

  从社会监督层面来看,目前我国政府已构建起完善的举报通道,同时也招收了许多“监督员”便于对VR出版市场进行监督和管理。

  从行业自律层面来看,目前我国许多VR行业协会都制定出了一系列的标准规范,以约束VR行业健康有序的发展,但行业协会对VR出版企业的监督作用还尚在形成中。

  从媒体监管层面来看,媒体要充分发挥自身“问题放大镜”的作用,对隐匿于市场中的违规产品予以曝光,对VR出版业中出现的违规违法现象要及时予以通报,帮助政府和行业对VR出版业进行监督。

  3.完善VR出版的内容审查尺度。对VR内容产品的监管必须构建起行之有效的衡量标准,必须界定哪些内容是允许出版的,哪些内容会触碰到红线。而且由于VR出版的受众大多为青少年群体,从保护青少年身心健康的角度出发,应当成立专业的VR出版内容审查协会,可以邀请出版专家、文化人士、受众代表以及社会团体共同参与其中,制定出一套行之有效的内容衡量标准,以降低VR出版内容传播所带来的危害风险。

  另外,对VR内容产品的审查必须根植于法律法规基础之上,通过“刚柔并济”的方式对生产者和受众群体实施全方位的监督和引导。同时,内容的衡量标准不应是硬性的,而应当预留出缓冲地带,给予行业组织和生产者申辩的机会和渠道,并逐步归纳出系统化、合理化的内容审查尺度。

  4.构建科学的VR出版评价系统。VR出版业要实现健康有序的发展就必须建立起一套科学的评价系统,其中主要包括内容评价、渠道评价、传播效果评价三个方面,有关此三者的评价必须围绕企业、平台、受众来开展。内容评价主要包括技术契合度、内容转化度、内容质量的评价;渠道评价则包括权威性、影响力、覆盖面的评价;传播效果评价主要包括用户沉浸度评价、购买率评价。

  其中,每个单项指标都可以用“打分制”的形式设置合格的范围分值,在一定评测分值内则被视为合格产品,而合格分值的评定则是以政府部门和行业组织为主体,专业人士和受众代表共同参与的模式。另外,在针对不同内容题材时,要有不同的评价侧重。例如,针对影音娱乐类内容,要注重内容与技术契合度、用户沉浸体验方面的评测;针对教育类出版物,则要注重用户购买率、权威性、覆盖面的评测;针对游戏类出版物,除了注重用户体验之外,还要注重游戏本身分级制度以及防沉迷设计。

  参考文献:

  ①何国军:《VR/AR数字教育出版平台的构建环境和路径》[J],《中国编辑》,2018年第1期

  ②包文瑞:《VR+出版:VR出版物的传播推广策略》[J],《出版广角》,2018年第17期

  (作者单位:上海外国语大学贤达经济人文学院)

来源:青年记者2019年4月下

编辑:范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