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2月23日 星期日
首页>国际媒介 > 正文

“公正客观”是怎么制造出来的

2008-07-03 13:40:36

来源:   作者:

摘要:——对美国大报“西藏事件”报道的分析

  ●  管恩武

  作为以平面媒体为研究内容的在美访问学者,笔者见证了美国媒体包括美国四大主流报纸——《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华盛顿邮报》和《今日美国》对“西藏事件”给予的超乎寻常的关注和报道,武断地宣称中国政府压迫西藏人民和毁灭西藏文化,并谴责中国暴力镇压藏民,以预设的立场为西藏问题设置报道议程,并以此议程误导受众。

  一

  《华尔街日报》是美国乃至世界影响力最大的侧重金融和商业领域报道的日报,其对中国的报道在四大报中是最多者之一,即便在3月14日之前,每期报纸几乎都有关于中国事务的报道,有的还不止一篇,而且大都在头版做了导读。“西藏事件”发生后,该报甚至在头版刊发了很少采用的彩色图片,不惜版面大作报道。
  《今日美国》走的是大众化的路子,为“快餐报纸”,是美国发行量最大的报纸,也是美国真正意义上的全国性大报。该报对“西藏事件”的关注度很高,大量采用美联社的报道。
  《华盛顿邮报》由于位于美国首都,尤其擅长报道美国国内政治动态。《华盛顿邮报》对“西藏事件”的关注度不如其他两报高,仅在头版出现几次导读,没有安排在头版刊发。在美国大报中,该报尚有少量相对客观的报道,这或许与该报大量采用事件发生地本土记者或通讯员的稿件有关。
  《纽约时报》是全球最有影响力的报纸之一,也是西方主流媒介的典型代表。据介绍,该报现有1200名编辑、记者和摄影记者,其国际部约有20名编辑和校对编辑,其中有6名助理编辑,分别主管不同地区。在美国主流报纸中,《纽约时报》最注重国际报道,它在国外派驻43名记者,为美国报纸之最。在对中国的报道上,该报相当重视,在中国派驻5名常驻记者,北京和上海各2名,香港1名,他们都能讲中文。该报在“要闻”版之后的版面安排顺序与其他三大报不同,“国际新闻”版被安排在了“国内新闻”版和“本地新闻”之前。这种先国际再国内最后本地的新闻版面编排顺序在美国大报中并不多见。而且,该报在头版设“导读”栏,又将A2和A3版设为各版概览。
  可以说,《纽约时报》是美国大报中最重视国际新闻报道的,其对“西藏事件”的关注更超乎寻常,是美国各大报中最不惜版面报道的一家。3月14日至4月20日,该报对“西藏事件”几乎天天报道,共发过4次头版头条,并拿出很多整版做专题报道,甚至对同一篇报道,竟在头版和2版同时做导读,其对“西藏事件”的重视程度可见一斑。
  下面,就以《纽约时报》的报道为例,看看西方媒体所谓公正客观的立场是怎么“制造”出来的。

  二

  《纽约时报》的报道,可分三个时间段来观察:第一个时间段为3月14日~18日,集中于对“西藏事件”的报道;第二个时间段为3月28日~29日,集中于境内外记者团赴藏采访被喇嘛打断的报道;第三个时间段为4月7日~20日,聚焦于奥运圣火传递遭遇藏独抗议的报道。
  “西藏事件”发生在北京时间3月14日上午11时许(纽约时间13日晚11时,纽约与北京时差12小时),在四大报中,《纽约时报》反应是最快的,3月14日就发出了报道,该报道的标题“中国镇压抗议者”在1、2、3版竟连续刊发了3次。3月15日,《纽约时报》在头版头条位置以文章配图片的形式,对“西藏事件”进行了大篇幅报道,当期头条位置是一张19cm×12cm大小的图片,下方标题是“僧侣与警察的冲突引发西藏暴力事件”。
  3月17日,《纽约时报》在头版中下位置刊发了消息“达赖喇嘛策动抗议”,并配以达赖喇嘛接受记者采访的照片,以及“达赖喇嘛指控中国进行文化灭绝”的文字说明。在A2版概览中,该报又为A1版报道做了导读;在A8国际版,该报接头版内容,以半个版的篇幅做了深度报道。包括此文在内,《纽约时报》等媒体对伤亡数字表述模糊,往往采用“据说”、“数百人伤亡”等不确定的数字来极力夸大。他们在叙述语调上,先引用中国政府的话,然后用“但是,达赖说”等形式进行转折(在英语语法上,“但是”后面的才是所强调所表达的),这种顺序安排显然有其深意。
  3月18日,该报在头版版中位置刊发了一张9.4cm×6.3cm的图片,并配以如下文字说明:“本周一在联合国驻尼泊尔加德满都办公室门前的示威活动中,一名倒地的西藏僧侣正在被警察拖拉”。值得注意其中的“巧妙”:配发这张图片,作为描述中国的新闻报道的背景,但截去了尼泊尔军警的图像,以致图片和文章内容不符。这就很容易地对读者产生误导:中国警察如此对待抗议者——但是,你却不能因此来指责它违背了新闻的客观性,因为它对图片进行了客观的说明。
  在当日A10国际版,该报以整版篇幅对“西藏事件”做了后续报道。一张中国武警手持警棍列队行走的图片竟占去了该版上方1/4通栏的版面。图片下方,该报赫然拟就了唯恐天下不乱的通栏标题:“拉萨事件源于几十年来藏人对中国政策积攒的愤恨”。在本篇报道下方是另外两篇报道,题目分别是:“中国声称:即便骚乱变大时自己也很克制”和“中国尽力阻挠对‘西藏事件’的报道”。
  3月20日,《纽约时报》在头版倒头条发了一篇稿,极尽挑拨离间之能事。在A2版“概览”,该报以“西藏危机显现政策缺陷”为题,又为头版的消息做了导读。A10版接头版内容对“西藏事件”做了整版报道,值得一看的是该版配发的一位老者锁上寺院门准备离开的照片。按说,寺院每天都会开门、关门,这样的照片本无多大新意,但在《纽约时报》的编辑那里,“巧妙”地配上了“许多西藏人说:中国正在破坏他们的文化”的图片说明,很显然,该报向读者传达了“寺院被迫关门了”的暗指,但又不明说出来,造谣又不让你抓住把柄。一张普普通通的照片摇身一变,成了反华的“道具”。
  《纽约时报》3月21日的报道就更具“敏感”和“深意”。该报在头版中下位置和A10国际版刊发的“中国在西藏的镇压行动影响台湾大选”的文章将这两者做了某种“必然”联系:“台湾最大反对党国民党的候选人马英九,曾被视为此次大选的‘必胜’赢家,然而中国局势的变化以及马英九所做出的失误决策,已让其大幅领先竞争对手谢长廷的优势缩小了。”该报声称,“一场以微弱优势获胜的大选对马英九来说,将会让他寻求与中国建立更密切经贸关系的目标变成一项更脆弱的任务。现在看来,马英九有可能被击败,尽管还不是最有可能出现的结果。而这样的结果对北京而言,将是一个严重的挫败,因为过去4年北京已与国民党建立了关系。”该报分析,“如果谢长廷在大选中获胜,可被视为北京为镇压西藏示威付出了极高的代价。北京镇压西藏暴力事件后,民进党不断让选民关注西藏,这为谢长廷的竞选提供了难得的帮助。”A10版的其余1/3版面,是另一条关于达赖喇嘛的消息,标题是“在流亡的年轻藏人看来,达赖的中间路线失败了”。
  3月23日,该报预言必受“西藏事件”影响的台湾选举代替“西藏事件”占据了该报版面。该报在头版发导读消息“台湾选举总统”,在A3版制作的标题则难掩失意——“台湾选举了一个寻求加强与大陆紧密联系的总统”。
  3月24日,《纽约时报》继3月15日头版头条报道“西藏事件”之后,该报以图片配文字的相同形式再次做了头版头条报道,报名下方是一张18.2cm×12.6cm的图片,文字说明是:在拉萨最近的骚乱中,一位要求匿名的旅行者拍摄了这张中国商品正在被焚烧的照片。下面的消息的标题主题为:“骚乱爆发时,中国不作为”;副题是:“有证人说,当动荡达到沸点时,警察不见踪影”。在A2版,该报以同样的标题再次为头版头条做了导读。在A10版,该版承接头版头条报道,以近一个整版的版面,配以一片狼藉的街道的20cm×14cm的超大图片,做了深度报道。只是该版标题稍有变化:“骚乱爆发时,中国不作为,这鼓励了愤怒的人群”。
  将这篇头版头条报道与3月15日该报头版头条报道“僧侣与警察的冲突引发西藏暴力事件”做一对比,不难发现,鼎鼎大名的《纽约时报》自己竟打了自己的嘴巴:3月15日说“僧侣警察冲突引发暴乱”,3月24日又说“警察不见踪影导致暴乱”。由此可见,在《纽约时报》看来,面对暴徒的暴行,政府起初的不管是“不作为”,以至于“鼓励”了暴行;管呢,就成了“镇压抗议者”。在自诩自由、公正、真实的《纽约时报》记者眼里,竟有这般逻辑:你管也不对,不管也不对;你被打被烧,是你不对,你不让抢不让烧,你就是镇压,更不对。一句话:无论如何你都是不对。呜呼,贴着“真实公正无偏见”的标签,竟把新闻做到了这个份上!
  3月25日,该报在A2版概览位置为A7版文章刊发导读:中国声称外国记者西藏报道存偏见。A7版的报道(下半版占2/5版面)则以“受西藏事件压力,中国责骂外国媒体”为标题,中间配以一张“刘淇在希腊奥林匹克火炬采集仪式现场讲话时,警察带走抗议者”的图片。
  3月26日,该报在头版以“通向西藏的道路被封锁”为题为A7版消息做导读。在A7版,以“在被封锁的通往西藏之路上,反对中国统治的动荡即将爆发”为题的报道,占去了该版2/3多的版面。有意思的是,该版配发的一位年轻喇嘛走过村落墙角的23.2cm×15cm的超大图片,本没有什么特别之处,该报却配上了如此这般的照片说明:“在临近西藏的广大地区的一个中国小山村的一处尼姑庵,人们的生活是专注于精神方面的,即便如此,这儿仍然成了战场。”这张大图片下方,该版又配发了一张题为“四川防暴警察设法镇压反政府抗议者”的图片。
  《纽约时报》3月28日在头版左下角和A2版概览同时为A6版文章刊发导读:“僧侣打断了外国记者团西藏游”。在A6版以“抗议僧侣打断了安排好的记者西藏游”为题,配以24cm×16.5cm的超大图片,做了大半个版篇幅的报道。3月29日,该报在头版中右位置刊发“达赖喇嘛和中国:老对头”的报道,在A8版头条位置是以“在尼泊尔,西藏学生爬墙向联合国官员求助”为题配图报道,版面中间则是承接头版的报道。两篇报道占去了该版的大部分版面。
  3月31日,该报在头版中右位置发表报道:“中国民族主义助长西藏镇压行动”。该报在头版及A10版几近一个整版的对“西藏事件”的报道中,各采用了一幅处于冲突中的尼泊尔警察的图片。
  4月7日,《纽约时报》在头版头条刊发19cm×14.3cm的图片,说明为“反中国抗议者骚扰奥林匹克火炬接力”,在A9版报道中,该报以“抗议者把奥林匹克火炬传递变成了障碍跑”为题,用下半版版面报道;4月8日,该报在头版头条续发19cm×12.8cm的图片,图片显示的是所谓的抗议者挂在金门大桥桥链上的分别写着“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和“自由西藏”的两面旗子。在A6版刊发大幅图片,说明为“火炬传递中,警察正截住一名男子”,图片下面是稿件主题“圣火传巴黎,抗议与扭打相伴”;4月10日,该报在头版发导读,在A13版以大半个版的篇幅报道了圣弗朗西斯科火炬接力传递活动,题目是“圣弗朗西斯科火炬接力:路程缩短而迂回”,配发的超大图片是“抗议者正努力阻挡可能运载奥运火炬的汽车”,大图片下面还有3幅小图片,分别是:火炬手行进中、两名所谓的藏族抗议女子在抹眼泪、接力仪式场外中国国旗辉映下的美国警察。

  三

  在圣火接力传递活动初期,《纽约时报》与其他美国主流媒体一样聚焦于奥运圣火传递在英、法受冲击,所发表的文章及标题极尽幸灾乐祸、助纣为虐之能事;后来,欧美多国爆发华人抗议西方媒体不公正报道的示威游行,对新闻事件如此敏感的美国主流媒体包括《纽约时报》在内对此置若罔闻,进行了集体新闻封锁。即便在五星红旗飘满天的后期火炬接力传递活动中,包括《纽约时报》在内的美国主流媒体也能从某个角落里抓拍到藏独的旗子,并让其占据大幅的版面,而华人抗议藏独破坏奥运火炬接力传递的新闻,要么被封杀,要么被丑化。正当美国主流媒体苦于从“华人抗议藏独破坏奥运”难找新闻的时候,4月17日,《纽约时报》等又找到了“兴奋点”。
  当日,该报在头版中间位置刊发报道“西藏,过去与现在:从北京到达勒姆冲突白热化”,在大标题下面有两个小标题,其一是“一在美中国学生被迫陷入丑陋对质”,配发杜克大学学生王千源(Grace Wang)与当地中国人对质的图片;其二是“新展览馆呈现对一个地区的官方说法”。在美欧多国,当地华裔的抗议游行声势浩大,美国媒体视而不见,集体失声,在媒体上几乎见不到相关报道。相反,在成千上万的学生中,一旦出现了一个“另类”,《纽约时报》等马上“兴奋”起来,不惜笔墨,不惜版面,添油加醋,大书特书,而对绝大多数学生的意见,有意忽视和贬低,报道渗透着他们的价值观念和话语倾向,这真是对其自身所一贯宣称的“客观、公正、民主、自由”的极大讽刺。
  有关西方媒体对“西藏事件”的歪曲报道,给全体中国人乃至全世界善良正直的人们提供了一次活生生的剖析西方新闻观虚伪性的大课堂。它让中国新闻工作者警醒和奋进:西方媒体主宰世界舆论的局面,已经到了非改不可的时候了!
  (作者为山东教育社编审,美国伊利诺伊大学传媒学院访问学者)

 

  来源:青年记者2008年6月上

来源: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