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1月20日 星期三
首页>国际媒介 > 正文

《世界新闻报》窃听丑闻背后的“阴谋论”

2011-08-31 13:48:16

来源:   作者:

摘要:

  ● 章戈浩
  尽管带有浓烈的阴谋论色彩,对于相当多的英国媒体人士来说,《世界新闻报》的窃听丑闻的大爆发,多多少少是在默多克的新闻集团试图收购英国天空广播公司(BskyB)的大背景下出台的。而目前的势态发展,似乎也正按照这类猜想的轨迹前行。
  
  一波三折的收购
  英国天空广播公司(BSkyB)是英国和爱尔兰的一家卫星直播电视台,起初叫做天空频道,1989年,默多克的新闻集团收购了天空频道,并与英国卫星广播公司一同组建了BskyB。BskyB是英国最大的付费电视经营商,拥有约1千万订户。BskyB股票被列入金融时报100指数之中。默多克所在的新闻集团拥有BskyB39.1%的股份。由于BskyB发展前景良好,2010年起,默多克便考虑收购其全部股权。然而,新闻集团已在英国拥有《泰晤士报》、《太阳报》、《星期天泰晤士报》、《世界新闻报》等多家媒体,它们或是影响巨大,或是收入可观。因此,英国社会各界担心,默多克此举极有可能在英国媒体市场形成更大规模的垄断,拥有太多话语权,甚至左右英国舆论。
  为了平息英国各界的指责,默多克采取了曲线救国的迂回策略,2010年11月3日,转而向欧盟委员会报告其以78亿英镑收购BskyB的计划,开始启动监管程序。欧盟委员会最终完成了反垄断审核,认可了新闻集团的收购计划。但此举仍需受到英国政府部门的监管,当时的英国商务大臣Vince Cable将此事交由英国的广播与电信产业管理机构通信办公室(Ofcom)。此后,英国媒体披露,Cable在接受《每日邮报》记者化装采访时曾私下透露,他本人将阻止新闻集团的收购。Cable本人因此饱受质疑,险些因此而辞职。最终,他将收购案的审核权限交由文化部长。2011年3月,默多克的新闻集团作出让步,同意将sky news(天空新闻频道)从BskyB拆分,因此英国政府原则上同意了此次收购计划。
  根据新闻集团的计划,天空新闻将被拆分成一家独立的上市公司,股权结构与当前相同,即新闻集团持39.1%的股份,BskyB公众股东持有剩余股份。根据当时的市值,新闻集团收购BSkyB 60.9%的股份需要支付87亿英镑。
  英国文化部长亨特当时称,3月21日之后如果他仍认为新闻集团的提议已经打消了业内的顾虑,则不会将这笔交易诉诸公平竞争委员会。新闻集团在一份声明中称,这笔交易并不会破坏媒体市场的公平竞争,而此次提议拆分天空新闻只是为了避免遭到公平竞争委员会的调查。如果一切顺利,文化部长将于7月19日宣布同意收购案。
  正当默多克踌躇满志之时,英国媒体爆出《世界新闻报》的窃听丑闻。舆论一时哗然,默多克及其新闻集团顿时成为众矢之的。默多克当机立断,断尾求生,宣布关闭《世界新闻报》,并继续推进收购一事。然而,他的丢车保帅策略并未生效。基于各界的反对,他最终取消此项收购。
  其实,针对默多克新闻集团采取“窃听”、“盗用电话录音留言”等手段进行采访的指责早已有之。早在2003年,《世界新闻报》的编辑安迪·考尔森(Andy Coulson)就已被英国议会以听证会方式予以质询。2006年《世界新闻报》的王室新闻编辑克里夫·古德曼(Clive Goodman)及其助理也因于2005侵入英国王室电话而被逮捕,并于2007年入狱。此后有关部门得出结论,认为电话窃听仅限于名人、政客与英国王室。因此,此事在社会公众心目之中并未引起太大反感。然而英国《卫报》记者却从中嗅出蛛丝马迹,穷追不放,并于2011年7月起连续刊登系列报道。不少细心的媒体人发现,《卫报》报道的刊登时机颇有深意。正当新闻集团收购BskyB就要尘埃落定,默多克几乎一统英国媒体市场江湖之时。《卫报》一招制敌,正中死穴。而《卫报》此举也捍卫了英国媒体的荣誉,客观上也成功阻击了新闻集团对英国媒体界的控制。
  
  英国学者呼吁新的新闻框架
  由于默多克的媒体帝国在英国历届竞选之中,一向影响巨大,甚至可以翻云覆雨。英国政届不少高层人士都与默多克暗通款曲。英国政府高官纷纷借此机会表明立场与默多克切割。也有政府官员将矛头直接指向了英国媒体行业最为自得的自律机制,提出改革媒体投诉委员会。如英国副首相克莱格也借此机会提出改变英国社会中媒体与政府、警察的关系。
  激进的美国学者赫伯特·席勒曾在《思想管理者》一书中用大量篇幅讨论了西方社会“媒体被大公司和政府所操纵”的问题。他认为媒体受到的是双重的束缚,它一方面要受来自大广告和大公司的经济上的控制,还要受来自政府的在政治上的严格管理。政府与大公司在根本利益上是一致的。政府热心支持大公司对媒体的控制,在技术、资金、政策等方面给予种种方便。席勒的观点或有偏颇之处,但他指出的媒体与社会政治经济之间的共谋关系,在默多克的新闻集团与英国政界的关系上恰恰得到了验证。
  不过在相当多的英国媒体研究学者看来,此事虽仍在发展变化之中,最终结局如何还很难说,却提供了一个对英国媒体生态的反思机会,但对英国政府借机加强对媒体的控制与管理表示出忧虑。
  英国伦敦大学金匠学院的媒体与传播学院教授娜塔莉·芬顿撰文指出,由于种种新技术的涌现,新媒体的普及,新闻相比以往以更快的速度传播,以更多的平台发布。然而,新闻并不是一般的产品,它与社会的民主实践密切相联。新闻的自由不仅仅指媒体不受政府干预与审查的自由,也包括不受市场力量左右的自由。而《世界新闻报》“窃听门”事件,在不少学者眼中,实际上是媒体深受市场力量侵害而无法为公众利益服务的结果。默多克及其新闻集团的经济利益与市场力量实际上已经成为了新闻专业主义的敌人。因此,对于英国的媒体界而言,对于《世界新闻报》窃听一事,的确需要反思,但不是为了对媒体增加限制,而是要重建一个更符合公众利益的新闻框架。
  
  (作者为英国拉夫堡大学媒体与文化分析博士)
  来源:青年记者2011年8月上

来源: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