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1月20日 星期三
首页>国际媒介 > 正文

日本电视台应对新媒体的策略

2014-09-12 16:17:12

来源:青年记者   作者:刘颖

摘要:——以福井放送株式会社为例

  ● 刘 颖

  今天,新媒体发展日新月异,传统媒体如何在保证原有受众群体忠诚度的基础上,吸引更多人群?2012年,笔者在日本福井放送株式会社(日本一家地方民营电视台)进行了为期半年的专业研修,该台的一些做法值得我们借鉴。总结起来就是:强化电视媒体话语权,充分挖掘电视特性,着力培养观众后备军。

  

  中心节目主持人制:强化电视话语权

  周一到周五下午4点30分开始,日本福井放送有一档长达两个半小时的综合类新闻节目。其中前面一个半小时,考虑到上班族还没有到家,收视人群以家庭主妇、退休老人为主。这个时间段的节目,大多是介绍福井当地风土人情、美食推介、气象预报等信息服务类的内容。而剩下一个小时,则是有关日本全国以及福井当地的新闻。类似搭配,在国内电视节目编排中也很常见,但因为两大板块内容、风格存在较大差异,一般不会编排成一档节目。如此一来,常常会因为前后衔接出现断档,流失大批观众。那么,如何将两种风格迥异的内容放在同一档栏目中,而又不显得突兀呢?福井放送采取了中心节目主持人制,这也是日本各大电视台目前普遍使用的节目主持人制度。一般由中心节目主持人、次节目主持人、体育节目主持人、解说员、专家、天气节目主持人等多人共同主持一个节目,也就是以中心节目主持人为主,在节目进程中各类节目主持人分担不同的职责。①

  以日本福井放送的这档综合类新闻节目为例,节目从开始到结束两个半小时,一男一女两位主持人贯穿整档节目,他们把握着节目的节奏和气氛,被称作“中心节目主持人”。当节目进行到一些小板块时,他们会把现场交给另外的主持人,例如节目开篇的地方新闻简讯,由一名解说员进行播报;美食板块,则是一位出镜记者来进行推介;天气预报的室外连线,也是由专门的天气节目主持人来担当;进入到新闻板块时,则会出现两位男女搭档的新闻主播,这是日本电视新闻节目很有特色的地方。可以说,这种中心节目主持人制,让节目中每一个板块既能自成一体,又相互连贯。因为主持人、出镜记者都有非常明确的定位,久而久之,成为各自领域的“专家”,让整档节目更加有说服力、公信力。从一定意义上讲,这种节目形态强化了电视这一传统媒体的话语权。

  

  灾情速报制度:电视特性发挥最大化

  在上世纪80年代,NHK率先建立了“紧急警报放送系统”,各家民营电视台也积极建立起紧急特别报道机制,以适应各种突发事件的速报需求。要真正实现地震的速报,仅靠临阵磨枪是不现实的,3·11日本大地震后,日本各大媒体,更是加强了地震速报的演练。以福井放送为例,在保证日常报道正常播出的同时,每个星期会进行两到三次小演练,一年会进行一次全员上下的大演练,笔者在日本研修期间观摩了这一年一度的大演练。

  日本拥有一个遍及全国的地震监控系统,地震发生后,可以及时测算出地震的震源地、震级、深度等基本情况,这一系统连接着日本各大媒体。演练过程中,地震发生前20秒左右的时间,电视台得到了地震预警信息,如果达到一定震级,会果断切断正在播出的节目,进入地震速报直播状态。主持人头戴安全帽在演播室内,快速且清晰地播报有关地震的各种消息。与此同时,各路记者全部忙碌起来,地震发生后的5分钟时间里,地震是否会引起海啸、会不会波及境内的核电站、有无人员伤亡、电车运行、地面交通状况等民众最为关心的消息,通过各种渠道一一获得,一小时内三次直播。从最初的情报传达,到多处灾害现场的SNG(卫星新闻采集)连线,内容详略得当,演播室忙而不乱。可以说,日本的灾情速报制度,让电视的直观性、及时性、真实感等特性得到了充分发挥,也深受广大民众的支持和认可。

  

  学生做客电视台:培养观众后备军

  “这些五六年级的孩子们,身着统一校服,手拿写字板,透过隔音玻璃窗,观摩一档新闻节目的直播,直播过程中,导播操控台精密仪器的使用,演播室专业摄像机的操作,让孩子们惊叹不已……”这是笔者在日本福井放送研修时经常能看到的场景,周一到周五,基本上每天都会有小学生由老师带队走进电视台。电视台的演播室和导播间,历来是播出重地,为何孩子们能够这样轻松自如地参观呢?

  类似日本福井放送这样每天邀请一定数量的学生参观电视台节目的制作、播出,在日本其实很普遍,最为重要的一个目的就是希望这些孩子们能够了解电视台的运作,满足他们的好奇心,真正培养起电视观众的“后备军”。培养这些年轻的后备力量,并不是要电视台的节目一味地去迎合这些年轻人的口味,而是要对他们进行媒介素养教育。在媒介日益发达的现代社会,媒介素养已经成为大众不可或缺的基本素养,日本东京电视台新闻节目主持人下村健一,把丰富的信息比作到处乱飞的球,媒介素养就是把球准确抓住和准确抛出的能力,如果缺乏这种能力,就有可能接抛球失误或被乱飞的球击伤。对于电视台来说,媒介素养是电视节目的“说明书”,它能帮助人们准确地理解媒介信息。

  这些来电视台参观的小学生们,除了观摩节目直播,还能看到记者如何将拍摄回来的画面进行剪辑加工,深入到电视台的核心部门,看到整个频道节目的编排。考虑到电视节目制作的专业性,日本福井放送还特别制作了关于电视台发展历史以及节目制作的科普视频,视频中的讲解者由福井放送的主持人来担当,整个视频讲解规范,制作精良,通俗易懂。

  学生了解到电视台节目制作中最为核心的内容,这样一来,会不会给今后节目的拓展和创新带来不利影响呢?一位加拿大媒介素养教育专家说过:“一个国家电视台的水平决定了一个国家观众的水平,媒介素养教育做得越好,就越能提高观众的媒介素养;观众的媒介素养提高了,必然要求电视节目整体水平的提高。”如此说来,让小学生成为电视台的“常客”,可以让渐渐远离电视的年轻人重新回归,年轻人的媒介素养提升了,在强化他们的节目鉴赏能力、内容分析能力的同时,还能促进电视与受众形成良性循环。

  注释:

  ①余书婷:《日本电视新闻节目制作机制及特点》,《青年记者》,2011年9月下

  (作者单位:浙江电视台)

  来源:青年记者20148月下

来源:青年记者

编辑:解西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