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1月20日 星期三
首页>国际媒介 > 正文

西方媒体对中国暴恐事件的舆论导向分析

2014-10-15 00:25:14

来源:青年记者   作者:谭梅

摘要:

  ● 谭 梅

  2014年,昆明火车站暴力恐怖案、乌鲁木齐火车站恐怖袭击案、乌鲁木齐早市爆炸案相继发生。这几起惨无人道的罪行背后,昭然若揭的是恐怖主义势力对基本人权和道义的践踏及其作为人类起码良知的泯灭。

  而就在全国人民共同声讨暴恐分子的罪行,为无辜亡灵、伤者和受害者家人寄托哀痛之际,西方传媒界却出现了某些阴阳怪气的论调和是非不分的报道。以美国为首的所谓大国凭借自身在国际传媒界的有利地位,争夺中国媒体关于暴恐事件报道的话语权,而后却闪烁其词,面对事实真相“选择性忽略”和“选择性曲解”,对待这几起暴力恐怖事件态度暧昧,这究竟是他们的习惯性偏见还是有意而为之?

  

  大国的诡辩

  昆明火车站暴力恐怖惨案发生后,美国CNN第二天播出了题为“Knife-wielding ‘terrorists’kill 29, injure 130 at China train station”的报道,标题中有意将terrorists(恐怖分子)打上了引号,更在报道中注明了“中国官方媒体宣称事件为‘新疆独立分子’所组织和操控”①;而《纽约时报》称该事件发生后中央政府可能会加强对新疆的控制,但事件本身就是由新疆地区不断增多的汉人排挤维吾尔族人造成的②;《华盛顿邮报》则称,如果的确为维吾尔族分裂势力所为,此次袭击将是数十年来死亡人数最多的一次,此次维吾尔族分裂势力制造的暴力袭击事件也标志着他们策略的改变,过去他们的袭击目标通常是警察、武警营房等中国政府在新疆的权力象征③;一向标榜“独立性”的英国媒体BBC不仅没有对暴恐案斥声谴责,相反,它还强调新疆和其他地区、维吾尔族和其他民族长期的不和,报道中写道:“事后昆明官员说现场证据表明这是一起由疆独势力策划实施的恐怖袭击案……长期以来,新疆维吾尔族穆斯林对中国政权怀有敌意”④;路透社直接把恐怖分子写成“激进分子”(militant)。

  以上这些具备强大影响力且一向自诩客观公正、传播普世价值的西方媒体,在涉及到中国暴恐事件的报道中却暴露出了丑恶面目。他们把暴恐问题混淆成民族问题,把暴恐分子个人对人类的仇恨诡辩为少数民族对国家的仇恨,如此这般“睁眼瞎”的行为实在是令人愤慨。这些重量级媒体非但没有严厉抨击恐怖分子的嚣张气焰,反而扯上民族关系混淆视听。

  

  西方媒体意欲何为

  暴恐事件不止是当代中国的灾难,也是整个人类社会的劫难。本该毋庸置疑地站在正义一方的西方媒体,为何其报道中屡屡出现居心叵测的言辞?本该义正词严地向犯下滔天罪行的恐怖分子投去强烈谴责的西方媒体,为何关键时刻却更像一群冷漠的看客?

  1.营造不利于中国内政外交的舆论场

  舆论,其简单的定义就是社会中相当数量的人对于一个特定话题所表达的个人观点、态度和信念的集合体。

  近些年来,当西方绝大部分发达国家的经济都陷入增速缓慢的怪圈中时,中国的经济发展却不为所扰。面对我国全方位的飞速发展和整体国力的日益崛起,西方国家如芒在背。多起暴恐案的发生让一部分原本安居乐业的国内民众开始骚动不安、惶恐失措,西方媒体挑拨维吾尔族和汉族关系的报道和文字更是让暴恐案后的民族关系进一步激化。他们妄图形成不利于中国解决暴恐案的舆论场,趁机激化民族矛盾,煽动民族分裂,打乱中国稳步向前发展的步调进而拖垮中国,如此精明的盘算可从西方媒体的态度中窥见一斑。

  而在我国国内,以美国为首的媒体阴阳怪气的说辞极可能被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利用,进而搬弄民族是非,如此干扰民众视线不利于我国当前严惩暴恐分子,也不利于全国人民齐聚一心声讨和抵制暴恐罪行。在国际上,中国的话语权难免变得被动,不少嫉妒中国迅猛发展的国家甚至妄想中国因此而发生像乌克兰那样的动荡局势。

  事实上,这几起恐怖事件都是“东突”恐怖势力——“东伊运(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精心策划、有组织、有预谋的恐怖活动,而非西方媒体口口声声强调的民族分裂运动。暴恐事件无处不有,暴恐活动不以种族、民族或国家为界定标准,多数国家都难以幸免于难。即便是美国这种超级大国,不仅无法根除暴力恐怖活动,暴恐案在其国内上演的频率和规模更是与它对别国指手画脚时的高姿态形成鲜明对比。美国前总统小布什曾说,反恐是好几代人的事。而如今面对中国的暴力恐怖案件,美国媒体却在这种反人类的大是大非问题面前插科打诨、唯恐天下不乱,“双重标准”用得不亦乐乎。更何况,中国恐怖组织的背后,难道不是西方势力的庇护和纵容?

  2.为流亡海外的维吾尔族分离主义分子撑起保护伞

  对于这几起恐怖事件,西方主流媒体的报道及报道中透露的态度、立场,实际上给维吾尔族分裂主义分子送去了支持和保护的信号,而他们在西方媒体的庇护下也如鱼得水,更加肆无忌惮。“东突”势力长期受助于美国,如“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简称世维会)的主席——“疆独”组织头目热比娅·卡德尔。2006年她在美国对《当今时代》说道:“当时我身无分文,在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简称“民主基金会”)的慷慨资助下,才得以在华盛顿设立了一个办事处,并在全球范围内开展活动,对民主基金会的支持,我极其感激。”⑤在美国的支持庇护下,热比娅才得以羽翼丰满,三年后不遗余力策划煽动了“七五事件”,血染乌市。这样一个把基本人权道义、国家民族踩在脚下的“疆独”头目,竟然在2006年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提名,真是莫大的讽刺和笑话!所有这一切都表明,美国无非是要通过支持这些“东突分子”“暴恐分子”来干扰中国内政,并不是缘于他们标榜的“人权”问题,根本就是看中了欧亚大陆地缘政治版图中新疆的重要战略位置。

  

  我国媒体应坚守舆论阵地

  首先,新闻媒体应当及时发布权威报道,还原事件真相,避免因为互联网碎片化传播而形成舆论混乱

  媒体的公信力和权威性赋予它必须对舆论事件中的信息进行全面梳理、止谣辟谣的义务,防止不明真相的人们把误会和偏见转化成负面的社会能量和舆论情绪。对因嫉妒中国发展而如鲠在喉的西方媒体,我们媒体更要掷地有声,内容客观公正,信息高度透明,容不得他们钻任何空子。

  其次,我国媒体可以适时忽略西方传媒界的一些嘈杂声音

  我国媒体太在意西方媒体怎么说我们,说的又是什么。每每有西方主流媒体针对中国暴恐事件阴阳怪气,我国媒体总在第一时间如临大敌,即刻转载,即刻如火如荼地评论指斥。如此高捧西方媒体岂不正中他们下怀?

  但有条底线必须坚决捍卫不动摇,无论是中国当权者还是中国媒体,必须对暴恐势力零容忍。随着国际反恐的向前推进,中国反恐势在必行,顺势而为,终会得到国际舆论的大力支持,任何双重标准只会增加恐怖势力的嚣张气焰,最终也只会不得人心狼狈收场。除了中国对暴恐势力零容忍,也呼吁国际社会零容忍,加强国际反恐合作才是正道。

  注释:

  ①艾雷斯: 《“恐怖分子”火车站持刀砍杀,29人死130人伤》, 《CNN新闻》,www.cnn.com, 2014年3月2日

  ②克里斯·巴克利:《中国火车站持刀攻击者杀死29人》,《纽约时报》,www.nytsyn.com, 2014年3月2日

  ③威廉·万:《持刀袭击者于火车站杀死29人,100余人受伤》,《华盛顿邮报》,www.washingtonpost.com, 2014年3月2日

  ④《中国大规模刺杀——昆明持刀袭击案》,《BBC新闻》,www.bbc.com,2014年3月2日

  ⑤邱永峥:《美国民主基金会扶植热比娅 出力张罗反华团队》[N],《环球时报》,2009年8月12日

  参考文献:

  ①熊坤新:《西方的习惯性偏见》[J],《中国经济信息》,2014年第5期

  

  (作者单位:新疆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

  来源:青年记者20149月下

来源:青年记者

编辑:解西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