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09月17日 星期二
首页>国际媒介 > 正文

德媒培训“新新闻人”印象记

2014-11-25 15:34:47

来源:青年记者   作者:张艳芬

摘要:

  ● 张艳芬

  德国柏林Axel Springer(艾克赛尔·施普林格)大街65号,一楼能容纳140人的“大新闻室”里,有十几名年轻人总能比那些西装革履的《世界报》(《Die Welt》)采编人员更引入注目:他们会三五成群走出“大新闻室”抽根烟放松一阵,有人可能通过纹身来彰显个性,这帮平均年龄只有25岁的青年是《Die Welt(Kompakt)》(即《世界报》紧凑版)的编辑,但他们只在这份报纸工作了半年。

  这是德国老牌传媒集团Axel Springer(艾克赛尔·施普林格传媒集团,下文简称施普林格传媒集团)自己的“黄埔军校”——Axel Springer Akademie(施普林格新闻学院)为期两年专业课程中的一个环节。

  《Die Welt(Kompakt)》与主报《Die Welt》同样公开发售。主报面向平均年龄60岁的老读者群,而版面大小只有主报一半的Kompakt则面向青年群体,它们的售价分别是2.2欧元和80分。

  面对互联网和新媒体的洪流,一个德国老牌传媒集团以何种思维培育它的“未来继承者”?为期两年的专业培训对这些即将涉足网络时代新闻业的青年意味着什么?一份报纸如何在“新闻实验”中占据市场份额?笔者采访施普林格新闻学院和《Die Welt(Kompakt)》的负责人,希望以管窥豹,藉此理解互联网背景下德国培育“新新闻人”的专业路径。

  传统:媒体集团开设新闻学院

  在德国,从学生走上记者之路一般有三个方法——从做“自由撰稿人”开始积累新闻资历和名声、去一所大学读新闻专业然后在媒体实习两年,或者上一所专业的新闻院校。施普林格新闻学院负责人Rudolf Porsch说,德国媒体的采编人员中,只有约20%来自专业新闻院校,而施普林格新闻学院,便是培训这20%学生的院校之一。

  据资料显示,德国拥有约200余所全日制新闻学校,其中慕尼黑德意志新闻学校(DJS)、汉堡亨利·南恩学校(HenriNannen Schule)和艾克赛尔·施普林格新闻学院(Axel Springer Akademie)(下文简称施普林格新闻学院)这三所学校在德国新闻圈中最负盛名,可以说,这些新闻院校生产出来的“产品”不愁没有市场。

  汉堡的亨利·南恩新闻学校1979年至2009年30年间的统计数据显示,该校共有571名学生毕业,其中在新闻传媒界有影响的毕业生有135人:22名主编、13名副主编、16名编辑出版负责人、11名编辑领导和办公室领导、1名电视女导演、6名报纸版面负责人、29名部门领导人、37名有资格被选派驻世界各地的记者。①

  值得一提的是,这三所新闻院校的起源都与德国当地几家颇具影响力的媒体相关——《南德意志报》的主编在1949年创办了慕尼黑德意志新闻学校,《明星》杂志的主编在1979年创办了汉堡亨利·南恩学校,而《世界报》的主编则在1986年创办了施普林格新闻学院。探讨德国新闻集团是如何培育与自身价值取向一脉相承的“新新闻人”的,从中或可理出一二头绪。

  缘起:培养互联网时代专业记者为何要创办施普林格新闻学院?

  施普林格传媒集团创建于1946年,现有1.3万员工,在全球44个国家都有新闻业务,2013年总收益超300亿欧元。其主要战略涵盖三方面——在德语核心业务中占据市场主导地位、国际化、数字化,三者中最重要的是系统性数字化战略。

  施普林格新闻学院的负责人Porsch说,德国柏林墙倒塌之前的两三年——即1986年前后,西德开始有私人电视节目和电台节目,从那时起,施普林格传媒集团就意识到“我们需要培育自己的记者”,而那意味着需要有集团自身的“记者学校”。

  从1986年开始,当时总部在“德国媒体之都”汉堡的施普林格传媒集团创办了施普林格新闻学院,培训主题是唯一的:通过大量实践让学生毕业之后能为报纸提供专业采编服务。

  但2001年前后,施普林格传媒集团意识到互联网时代的到来,开始酝酿思变。“我们需要在互联网上找出一条自己的路”,他们一方面将经营策略从收购纸媒转向多媒体合营和数字化,另一方面,将如何在互联网环境中培养新闻继承人提上议事日程,

  2006年,新的施普林格新闻学院成立,数字化思维是课程培训的核心——从原来只为“印刷版”培养人才到为“多媒体”服务,于是,视频、音频、数据化这些互联网技巧全部被引入课程培训,这次从“传统新闻”向“数字化新闻”的改变颇为彻底,原来每年招收90名学生的传统老校停办,取而代之的是每年约40名的“数字化记者”招生名额。目前新闻学院有9名行政人员负责运营,其中4人曾是专业记者,Porsch便是其中之一,他的记者职业生涯始于1979年。

  做这个决定的是施普林格传媒集团的一把手,执行者则是《世界报》的现任主编。“我们需要生存,我们非常快地做了这个决定,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在经济上比其它媒体企业更加成功的原因,因为我们足够快,很早就意识到应该数字化。”Porsch如此表达当时决策的明智性。

  选人:不需要100分“好学生”

  要成为施普林格新闻学院每年新生的1/38,应试者并非“每样100分”就能成功。

  “很可能的情况是,你的写作满分,你的理论满分,你的媒体经验满分,但我们会说,我们不喜欢你。”Porsch说,另一方面,应试者的一个优势可能可以匹敌10个劣势,因为施普林格新闻学院一个重要的选人标准是差异化——“不同的文化、不同的思维方式,甚至是不同的性别。”Porsch说:“我不一定知道应试者是不是一个好记者,但我很清楚如果他在我们集团工作是否是一个好记者。”“差异化是一个成功的特征,我们(集团)只有足够多元化,在市场上才更加容易成功。”

  与施普林格新闻学院的选人方式相比,慕尼黑德意志新闻学校和汉堡亨利·南恩学校则更注重学生的各项总分加和最大值,一般而言,高分者获得进门机会,但竞争仍然相当激烈,该校校长Joerg Sadrozinski说,每年有1000人申请入学,第一轮会筛剩150人,最后只要45人,淘汰率超过95%。

  根据施普林格新闻学院的官网介绍,每年会有数百人报名,其中120人获得面试机会,最终38人脱颖而出。

  这个“选人”的过程工序复杂,Porsch说,面试组一般五六人,多时10人,分成两部分:第一部分是施普林格新闻学院的校方人员设问,问题设置围绕申请者动机和基本情况——“有何媒体经验、想去哪个部门从事哪方面的报道、为何学习法律不做律师想来做记者”之类;第二部分则是来自专业采编团队,比如应试者希望在《图片报》(《BILD》)体育版工作,这个部门的一把手就会前来直接提问,“他们会问你,为什么你要选择做这个事情,展现给我看你可以胜任”。

  前者考察应试者的职业野心和潜质,后者则考察其“使用价值”。“有时候我们10个人花半个小时对一个应试者完成两部分面试”,付出大量时间精力控制“严进”,Porsch认为这样可以保证选对的人到对的位置。

  育苗:聘竞争对手教学生做标题

  施普林格新闻学院的课程主要分成四个时段——第一年上半年进行理论学习,下半年到《世界报》的紧凑版(版面比《世界报》减半)《Die Welt(Kompakt)》做编辑,第二年头两个月到德国发行量最大、同样是施普林格传媒集团旗下的《图片报》在线版做编辑,而最后的十个月则会去刚入学时填报的“志愿”岗位实习——需要指出的是,整个施普林格传媒集团有150多个媒体品牌可供选择,涵盖纸质版、在线版、iPad版、电视节目等,此外,不同领域方向的新闻部门更是不胜枚举。而课程的最后两周会去媒体人的大学圣殿——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学习。

  第一年上半年的理论学习,请来的都是行业内的佼佼者,“‘社交媒体应该如何使用’这门课,我们认为德国没有很好的记者,我们就从英国和荷兰请来这个领域的老行专,我们认为丹麦一家公司对于‘通过手机做短片’这件事做得最棒,所以我们请来教学生。”Porsch说,为了找来最好的老师给学生讲课,他们甚至聘请竞争对手——比如《南德意志报》时政部的副主任来给学生讲怎么做好的标题——“我们给的薪水很高,而且来施普林格新闻学院讲课会获得很高的社会声誉,所以大家都愿意来。”

  Porsch说,整个讲师团队大概30~50人,全部都是行业精英,其中1/3来自施普林格传媒集团自己的采编团队,另外1/3来自其它媒体和公司,包括一些“竞争对手”,最后1/3是从事媒体领域工作的自由职业者,这些讲师国籍包括英国、美国、荷兰、印度、丹麦等,国际化由此可见。此外,三者的共同点是,他们都是“实践派”而非“理论派”。这与高校新闻专业的教学侧重理论颇为不同。

  Porsch说,这些讲师除了是行业内的佼佼者,还需要是一个出色的“老师”,能够通过“讲述”将要义传达给学生,比如施普林格传媒集团并不缺乏标题做得好的采编人员,但是“既做得好又讲得好的”并不容易找到,最后施普林格新闻学院选择了聘请竞争对手的人员来为学生授课。

  “我已经是一个57岁的老新闻人,我知道怎么样做好一份报纸,但与此同时我们需要创新,我完全不知道如何做网络化报道,那我怎么能成为网络新闻的老师呢?我们的办法是:我们为学生提供工具,请人来教他们如何使用,教他‘怎么做’,但做出什么作品应该由他们来告诉我,因为是年轻一代决定了什么才是新闻行业的未来。”Porsch说,正因如此,施普林格新闻学院才获得了如此的成功。

  通过2年学习之后,最终能进入施普林格传媒集团工作的学生达90%,学生结束课程之后,“他们要为施普林格传媒集团服务三年”,另外有大约10%的学生没有被录用,原因包括两方面:主要是资质不符,其次是有其它就业意向选择自动退出。

  产品:“把他们踢进冷水池里”

  “我们把他们踢进冷水池里,然后他们自己做出来,但我们必须盯紧,我们必须和他们沟通,我们算是类似老师这样的角色。”从2004年创刊之初就一直负责《Die Welt(Kompakt)》内容工作的Matthias Leonhard,和他的一名搭档,带着4个专业编辑和19个学生组建成一支《Die Welt(Kompakt)》的采编队伍,编辑这份32个版的市场化报纸。

  《Die Welt(Kompakt)》同样面向市场销售,与主报的“严肃”风格不同,Kompakt强调“年轻化”,“目标人群是之前从不阅读报纸的年轻群体”,Matthias说,这份报纸的读者年龄比主报年轻10~20岁,平均年龄估计在35~40岁左右,而学生编辑的平均年龄则是25岁。

  Kompakt版有30%的内容来自学生自采,其它内容则与主报共用一个稿库——只是编辑手法更加“年轻化”。Matthias说,除了他和一名同事负责统筹,每天还有2名专业编辑带着9~10名学生,组成工作团队进行编版。“当然会犯错,但是我们犯的错不会比其它报纸更多。”Matthias说,出报严格遵守流程,稿源也取自已经矫正之后投入的稿库,基本都是准确的。

  关于头版头条,有时候学生会给出好主意,但大多数时候,这项工作由老编辑来完成。

  与Kompakt十年前刚刚创刊时由8~10个老编辑负责相比,从2007年开始转为“以学生编辑为主”,这更让Matthias充满激情——“一方面,我们是老师也是父母,我们是‘所有’;另一方面,年轻人有很多新想法,这些学生会帮助我们制作一份更好的报纸。”

  加入的学生每月可以得到1200欧元的补助,有人抱怨这比在其它媒体单位实习获得的薪水要少。不过,Matthias确信这是一个双赢的事情,“很多学生事后跟我说,在Kompakt工作的半年对于整个职业生涯非常重要,你知道一个故事从始端到末端的整个生产流程是怎么回事”。另外,由年轻人编辑的Kompakt天然地“与时俱进”,并且有30%的自采内容,而不仅仅是主报的“缩减版”。

  所以,每年1月和7月,都分别有19个学生加入为期半年的Kompakt团队开始编辑工作,近8年以来一直重复着这种“半年周期大换血”的做法而运作自如,目前已有约300名学生做过这份报纸的编辑。

  注释:

  ①王异虹 丁洁:《新闻学校:德国记者培训的特色及启示》,《新闻与写作》,2009年第9期

  (作者为南方都市报记者)

  来源:青年记者201411月上

来源:青年记者

编辑:解西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