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02月23日 星期六
首页>传媒史话 > 正文

抗战时期中国共产党的新闻教育

2018-08-17 10:17:31

来源:青年记者2018年7月下   作者:徐凯丽

摘要:——以中国新闻学院为例

  1939年4月24日,中国青年记者学会在香港创办中国新闻学院。该学院在抗日战争的时代环境中,为中国共产党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中培养了大批新闻人才。中国新闻学院先后共创办五届,培养学员三百余人,曾聚集了刘思慕、恽逸群、萨空了等大量知名学者和新闻人士从事教学。该学院是中国共产党在抗战时期创办的最为重要的新闻教育机构,它成功的教学理念与实践经验值得学习和研究。

  抗日战争爆发与中国新闻学院的创办

  抗日战争爆发后,新闻领域为团结中外同业服务于抗日宣传,1937年,在周恩来同志的倡导下,范长江、恽逸群、夏衍等革命新闻工作者在上海成立“中国新闻记者协会”(1938年改名为“中国青年记者学会”,以下简称“青记”)。随后,“青记”在香港等地建立分会,香港分会最重要的工作就是组织和筹备了中国新闻学院。中国新闻学院的成立与战时教育政策、新闻教育环境、香港的特殊文化氛围密切相关。

  抗战过程中,香港成为重要的抗日地带,各方抗日力量加紧香港的抗日工作。广州、武汉相继沦陷后,不少爱国进步人士、革命新闻工作者聚集香港,寻求新的救亡图存道路。当时的香港报业环境云集了来自上海、广州等沦陷区的爱国新闻工作者,一批国内的报纸也相继迁往香港继续出版,如《申报》《文艺阵地》《世界知识》等,其中不少同行加入“青记”。金仲华当时是《世界知识》的主编,同时在《星岛日报》任总编辑,在新闻方面颇有造诣,又是国际问题专家,所以被推举为“青记”香港分会会长。另外,不少来自广州等沦陷区的旅港青年有志于投身新闻事业,“他们对宣传抗日救亡工作充满了热情,但是他们之中的绝大多数未受过新闻专业训练,很希望能补上这一课”。①

  随着抗日战争进入相持阶段,战时宣传和政治宣传需要大量的新闻人才,但新闻从业者的质量参差不齐。因此,急需扩大新闻宣传阵地和培训新型的新闻工作者。“青记”香港分会理事会领导研究决定创办中国新闻学院,立即得到香港各方爱国人士和团体的支持,并在学院设立董事会。1939年4月24日,中国新闻学院诞生(后改名为香港中国新闻学院)。1939年到1941年12月,太平洋战争爆发香港沦陷前,中国新闻学院举办了三届。抗战胜利后,于1946年复办,至1947年3月举办了两届,并于1946年9月和1948年8月分别开设了函授班和函授学院。至1947年3月第五届毕业,共举办五届,五届毕业生共三百余人,成为新闻战线或其他战线的生力军。

  中国新闻学院创办之初,德高望重的《星岛》主编郭步陶先生被推为院长,金仲华同志为副院长,1946年复办后的第四届的院长是叶启芳,教务主任梁若尘;第五届的院长是刘思慕,教务主任高天。函授学院院长刘思慕,教务主任高天,函授班主任是杨奇。先后在学院任课的有恽逸群、刘思慕、邵宗汉、徐铸成、李纯青、乔冠华、梁式文、梁若尘、萨空了、范长江、羊枣、高天等,任课老师都是当时香港各大报、通讯社、杂志的主要编辑、记者,或者大学教授、作家,有些是中国共产党员,例如恽逸群、刘思慕、梁若尘等;有些则为左翼人士,如羊枣等;还有一些虽然不是中国共产党员,但都在思想上接近和拥护中国共产党领导。

  中国新闻学院的学员是来自全国各地沦陷区的爱国青年,必须具有高中毕业或同等学力的入学资格,经过测验合格者方能入学。考试科目有常识、中外时事和国文,第五届还加考了英文。考察形式有填充法和问答法等。时事包括国内外政治、经济、军事等等,“试题多侧重常识方面,所出题目,非平时注意研究时事者,不宜解答”。②

  中国新闻学院的教育理念与实践

  1.理论教学从实际出发。中国新闻学院成立以后,设立了完善的教学课程体系,开设了众多新闻专业课程和实践课程,着重培养学生的综合能力。新闻学院每天学习理论课的时间是下午七点到九点。还有一门课程是临时讲座,在每周六晚举行,经常敦请文化人士来演讲,或者学生们集体开时事座谈会。时事讲座深受学生喜欢,因为“它内容广泛,由事物现状引导,分析事物发生的背景,以及与各方面错综复杂的关系”。③

  因为政治形势紧迫,力求让学生在较快的时间内获得从事新闻业务的技能,及时进入实战前线参加作战。本此教育方针,该学院课程安排和教学尽可能少讲理论,多讲业务实际。由于物资缺乏,教学所用教材都是老师们著作或者自己编写的讲义。授课老师们讲授课程结合实际情况,教学方式十分灵活。郭步陶先生以其著作《评论作法》为教材教授“新闻评论”,并把该课程精简为几个课时;刘思慕先生在担任“国际新闻”一课时自己编写讲义,而且内容新颖,讲课生动有趣,深受学生们的喜爱。卢豫冬先生在讲授“军事新闻”课程时,除了自编的讲义外,还将他连载在《译报周刊》上的著作《战争新闻读法》作为学生的参考书。其他老师教学,也是从自身经验谈起,从实际出发,结合理论,使学员快速掌握新闻知识和方法。

  2.培养学生对党的新闻事业的从业信念。中国新闻学院由“青记”创办,创办者和老师多为党的新闻机构的领导者和参与者。在新闻教学过程中他们非常注重对中国共产党新闻理念的培养,例如卢豫冬先生经常对学生们讲毛泽东同志的《论持久战》,通过学习和讨论《论持久战》,大大打开学生们的眼界,“不但从中学到许多关于战争的知识,更重要的是认识了抗日战争的全局,懂得了这场民族解放战争的规律性,从而坚定了抗战必胜的信心”。④

  中国新闻学院在教学过程中注重贯彻党的路线方针政策,注重党思想路线的培养和教育,潜移默化地传授党的思想。“除了讲授专业知识之外,他们还结合课程,随时进行爱国主义以至国际主义的教育……”⑤将教育和抗战结合起来,为中华民族的抗战胜利输送战时人才,因此,中国新闻学院老师们身体力行将党的思想和理念教授给学员。学院由中国共产党领导创立,活跃在课堂上的讲师多为中国共产党员或爱国积极分子,他们在党的领导下,除了讲授新闻知识外,还进行着爱国思想教育,宣传爱国进步思想。在教师和学生中,有不少共产党员,但在香港当时那样的特殊环境中,只能从事秘密的活动。该学院作为中国共产党在抗战期间成功的新闻教育实践,为战时和以后的中国新闻事业做出了重要贡献。

  3.着眼于新闻实践的速成教育。中国新闻学院要在短时间内训练出能够做实际工作的新闻人才,因此特别强调“集体的自我教育”。⑥学生们在集体学习工作中,除了对课堂知识的掌握外,对课外工作同样重视。学员在全部学习过程中,分成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学习理论知识和办油印报,经过理论知识的武装和办报的实践经验后,第二个阶段学员们便到香港各大报社去实习。

  战时的新闻教育为速成式教育,学院设置的课程,多侧重于新闻实践,如排版、排字、采访等。因此新闻学院开始上课后,除理论课之外,还开设了一门很重要的实践课程——办油印报。学院会收集许多根据地的油印报供学员参考,如华中的《拂晓报》等,还聘请了各大报的编辑先生在每天实习编辑的时候亲临指导。全部的学员分成七组,保证每天都能出一份四开四版的报纸。油印报的内容包括国内电讯、国际电讯、港闻、副刊。油印报的工作采取轮流制,力求每个学员都能得到办报纸的各项工作经验。因此,出版过程中的采访、编辑、校对、插画、誊写到印刷的一系列工序,全部是由本组学生自己完成。这门课程的开设,使学生们得到了更多宝贵的实践经验。即使该学院因战争中间停办过,但这种从实际出发、理论结合实践的教学方式一直贯穿到新闻学院的每一届。

  为了让学员将理论和实践结合到一起,除了学习理论课程、办油印报之外,新闻学院当时还发给学生们实习证,给予学员出外采访的便利。学生们可以去各大报如大公报等报社实习,分编辑和采访两类供各学员志愿自由选择。学员在各大报社跟着指导老师学习,在采访、编辑、校对、资料管理等实际操作方面得到提升。

  结  语

  中国新闻学院第一届学生毕业以后,为提高学生们的工作水平和增强新闻宣传力量,该学院于1939年冬成立了中新通讯社。为了更好地开展抗日宣传工作,学院在第一届毕业生中选出钟克夫、张宽兴、廖涤生、颜志仁、余子壮、杨蔚秋、吴颖瑞、杨曼八名同学组成中新战地服务团,前往翁源国民党第十二集团军总部从事战地新闻采访活动。战地记者组深入战区进行实地采访,宣传抗战救亡,主要任务是给香港中新社供稿。

  除此之外,很多中新学院学员毕业以后都为新闻事业、为抗战做出贡献。学员陈冠时与黄建峰于1940年秋至1941年底创立政治经济研究会,除了团结同学继续钻研革命理论之外,“在政治斗争方面,还经常与国民党在香港的右翼地下组织展开反迫害、反围剿的斗争”。⑦广州解放后,杨蔚秋和中国新闻学院在穗的几位同学积极参与筹办工作,出版《新工商》和《广州工商》周刊,在宣传党对民族资产阶级的改造政策方面起到了促进的作用。

  中国新闻学院教学效果明显,培养的新闻人才成为岭南地区抗战宣传的中坚力量。中国新闻学院不仅为新闻事业提供了一批新闻人才,促进了新闻事业的发展,还使得新闻教育薪火相传,为中国共产党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的胜利提供了战时新闻力量。中国新闻学院虽然已经完成了自己的历史使命,但它的新闻教育实践对现在的新闻教育,尤其是当下马克思主义新闻观的教育仍有一定的借鉴价值。

  注释:

  ①钟华:《香港中国新闻学院——记解放前一所新型的新闻学府》[J],《新闻研究资料》,1986年第2期

  ②友中:《第三届新生入学试验速笔》[N],《星岛日报》,1940年1月20日

  ③颜志仁:《怀念我的母校》,《历史·话旧·怀念 香港中国新闻学院纪念文集》[M],香港中国新闻学院校友会筹备会,1984年版,第73页

  ④卢豫冬:《难忘的新闻学府——忆香港中国新闻学院》,《历史·话旧·怀念 香港中国新闻学院纪念文集》[M],香港中国新闻学院校友会筹备会,1984年版,第47页

  ⑤刘思慕:《回忆和感想》,《历史·话旧·怀念 香港中国新闻学院纪念文集》[M],香港中国新闻学院校友会筹备会,1984年版,第39页

  ⑥王洞若:《集体主义的自我教育》,《抗战教育》[M],1937年9月21日

  ⑦甄景豪:《哭陈冠时烈士》,《历史·话旧·怀念 香港中国新闻学院纪念文集》[M],香港中国新闻学院校友会筹备会,1984年版,第131页

  (作者单位:重庆大学新闻学院)

来源:青年记者2018年7月下

编辑:qnj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