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0月30日 星期五
首页>传媒史话 > 正文

甘惜分新闻观的价值坚守及理论转向

2019-11-27 11:39:53

来源:青年记者2019年11月下   作者:凡婷婷

摘要:在甘惜分的新闻思想中,马克思主义新闻观始终是他的信仰,跌宕起伏数十年初心未改。

  甘惜分是我国马克思主义新闻学的奠基人,为我国的新闻事业、新闻教育奉献终生。他历经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初期的跌宕起伏,虽屡遭变故,但他的马克思主义信仰从未动摇。在坚守马克思主义新闻观的同时,他的新闻思想随时代更迭发生了两次重大转变。在他新闻思想发展的三个阶段,都曾给中国新闻界带来启迪,部分思想甚至对当下中国新闻事业与新闻教育依然意义深远。

  一项坚守:马克思主义新闻观

  “我不是泰斗,也不是大师,我只是一个以马克思主义观点探索新闻规律的人。”①在2013年接受中国社会科学报的采访时,时年97岁的甘惜分教授这样总结自己。3年后,这位百岁老人永远离开了他为之奋斗一生的新闻事业。许多与甘老熟识的人,回忆起甘老的一生都认为那是革命的一生、战斗的一生、不断探索真理的一生。1938年,不满22岁的甘惜分就到了延安参加革命。1945年内战爆发后,甘惜分又由政治教员转而从事晋绥区的军事宣传工作,随后便作为新华社记者在新闻一线工作了近十年之久。1954年起在高校进行教学和科研成了他新闻工作新阶段的起点。

  他这一生所经历的都是新中国从无到有、从有到变革的大事,他的新闻思想也随着时代变迁而发生过两次明显转变。所幸,面临种种时代巨变与思想激荡,他始终坚守初心,直到垂暮之年,依然以自己20多岁就走上马克思主义道路为豪。随着年岁增长和研究深入,他对马克思主义新闻观也有了更接近真理的阐释,他的新闻观由绝对拥护党转为对科学的上下求索。他在80岁高龄时编著的《一个新闻学者的自白》包含了很多他早年未曾表露的批判和改革的观点,文集原名叫《地狱的入口》,引用自马克思的名言“科学的入口是地狱的入口”,最能体现他晚年的新闻思想。

  在解决新闻问题时,他从不机械套用马克思主义的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而是以马克思主义中的一般原理为指南,积极探索中国新闻事业的特殊规律。他对自己、对学生和新闻工作者的要求始终是“立足中国土,回到马克思”。甘老的思维方式在后期由正统派转向严谨的科学研究的逻辑,但马克思主义原理是他一直的坚守。

  两次转变:新闻思想发展的三个阶段

  1.前期:新闻观念的党性、政治性原则。甘惜分新闻思想中的党性原则十分坚定,回顾他的革命经历不难发现原因所在。他虽生于环境相对封闭的四川邻水县,却与同乡进步青年积极投身革命。战时,他在延安的抗日军政大学系统学习了马列经典思想,阅读了列宁文集20卷及部分马恩著作,这为他的党性、政治性原则提供了扎实的理论基础。在人格塑造的关键时期,青年甘惜分作为党的政治教员的工作经历也坚定了他新闻思想中的党性与政治性原则。从事新闻实践活动时,他身处新华社、《红旗》杂志社这类中央级别的绝对拥护党的新闻机构。

  这些学习和工作经历使他很快成为党忠实的干部,可以说,早期甘惜分形成为政治服务的新闻思想既有历史因素,也是时代的特殊要求。新闻事业在那个特殊年代是完全从属于政治的,他认为,“那时我们有两大敌,外国侵略者和内部反动派。我党的一言一行,稍有不慎,就会给敌人以口实,作为攻击我党的资本。声音在宣传上必须全党统一口径,要求高度的集中统一”②。即使甘惜分后期的新闻思想淡化了必须为政治服务的观点,但他始终认为新闻与政治是紧密联系的。

  2.过渡期:“大跃进”以及“文化大革命”后的反思——党性与人民性的结合。1956年,国内新闻界开始了第一次新闻体制改革,但由于正统的新闻思维长期占据他的头脑,短期之内的冲击使他尚未考虑清楚是否需要有所转变,他并未在这个阶段的改革中草率地提出自己的意见,他在会议上选择继续坚持党性原则。

  1957年,他初到北大当教授时,面对照搬苏联模式或西方模式的教材已觉为难,此时他就开始筹备编写中国第一本马克思主义新闻学专著《新闻学理论基础》,但接二连三的变动使这本开山之作延迟了将近20年才得以出版。“文化大革命”时期,甘惜分面对国内各行业一片混乱,自身也陷入被批判下放的困境,特殊的经历使他深刻体会到新闻工作者的担当与使命。在这一时期,他已经开始考虑新闻工作中的党性原则与人民性原则的平衡共生。

  从1956年共和国的第一次新闻体制改革到1978年新闻业第二次“拨乱反正”,种种剧变给甘惜分很大冲击。这一时期他也不再在党媒工作,高等学府内思想相对自由的环境给了他思考空间。但刚刚踏上学术之路就遭遇人人自危的政治环境,此时的他即使有一些疑惑与反思,也无法沉下心做研究以改变长期根深蒂固的思维方式,因此笔者认为此时为甘惜分新闻思想转变的过渡期。

  3.后期:20世纪80年代后新闻思想的真正解放——国家性。1978年是新中国历史上不平凡的一年,于新闻史而言亦是如此。是年,国内开始“拨乱反正”“正本清源”,为新闻研究者重新思考新闻规律提供了契机,新闻界又重新以马克思所说的“要使报纸完成自己的使命,必须承认它具有植物也具有的那种为我们所承认的东西,即它自身的内在规律”③为工作指向标。

  改革开放的到来对甘惜分新闻思想的发展是一大契机。十一届三中全会后,甘惜分教授在1980年完成了厚积20年的《新闻学理论基础》。这是首本与我国国情结合的马克思主义新闻学原理专著,在当时的发行量达到全国新闻工作者数量的一半。书中包含了对刚刚结束的“文化大革命”以及之前一些新闻观点的分析和批评,在书中可以明显看出他的新旧思想的斗争。随着不断有新闻学研究论著问世,他的思想斗争也有了明确方向。1986年完成的《新闻学原理纲要》对《新闻学理论基础》中的观点进行了改良和发展,通过这两本书的比较可以看出他新闻思想的转变,如对新闻、舆论等核心概念进行定义时所表现的倾向性就有所减弱,并与时俱进地引入了信息的概念来解释新闻。1996年完成的《一个新闻学者的自白》是晚年甘惜分新闻思想的代表作,在这本论作中他更为大胆地要求媒体打破批评的禁区,进行新闻体制改革,强调警惕“党八股”,体现了甘惜分新闻思想的彻底转变。他在这一时期所提出的“新闻三角理论”“新闻真实论”“多声一向论”等理论都与前期的新闻思想有很大区别,虽然依旧关心政治依旧是党的忠诚战士,但饱经锤炼的他此时视野更宏大、胸怀更宽广、方法更科学,此时他新闻思想的重心是群众和国家命运。

  他的论文《打破报纸批评的禁区》《论我国新闻工作中“左”的倾向》《新的形势呼唤新闻体制改革》等都引起了很大争论和思考,很多人不理解为什么一个老革命派突然转化了自己40多年的正统思维方式,他多年后的回应更有说服力:“新闻学研究必须服从党的需要,从党的领导角度考虑新闻问题是完全可以理解的。但是,这只是其中一种思维方式。还有一种思维方式是以研究科学规律为出发点的科研人员的思维方式,也就是探索新闻的规律性……经过40多年的长期研究,对科学真理的追求,加上40年来中国各方面情况包括新闻工作情况的几次急剧变化,我的思维方式逐渐向第二种方式转变,即向严格的科学思维方式转移。”④

  此时甘惜分真正成为一名新闻学大师。他敢于批评——“人民内部矛盾增长了,党内腐败现象也逐渐滋生”⑤,敢于说真话——“我们党成了执政党,压制人民民主已不是个别现象”⑥,有人建议他少惹麻烦,他却说:“新闻理论的谬误,误的不只是新闻本身,还会导致误国误民。”⑦晚年的他站在人民的立场上为新闻业服务,他的新闻思想真正升华到了国家性。

  甘惜分新闻思想转变对当代新闻事业及新闻教育的影响

  在新闻观念方面,甘惜分提出新闻观与历史观结合的视角。他的新闻与历史论形成于20世纪80年代初,当时正属于他思想的转型时期,他开始向科学客观的新闻研究转变,提出把新闻学与历史学结合在一起考虑,“今天的新闻不必等到明天才会成为历史,在今天就已经是历史了”⑧,给新闻界带来了新的思考方式。同时也给新闻工作者以警醒,要求新闻工作者像历史学家一样以客观世界为研究对象,以客观性作为新闻报道的根本原则,以历史学家的眼光看待新闻工作。

  在新闻实践方面,甘惜分创立了中国首个舆论研究所,是中国新闻事业的里程碑,他成为中国将受众研究纳入体系的先驱者。在此之前,有些国内媒体并不重视公众的观点,民意反馈失真,宣传难以达到效果。甘惜分认为舆论是一种无形的精神力量,新闻是影响舆论的重要手段,舆论和新闻是新闻事业的两大支柱。甘惜分教授创办的舆论研究所在探求舆论科学发展规律方面迈出了我国第一步,填补了学科不足,丰富了中国马克思主义新闻观的内涵,为中国舆论学的研究打下了基础,体现了一位优秀新闻学者的历史眼光。

  在新闻教育方面,甘惜分总结自己多年工作经验,结合我国具体情况,为新闻教育在新时代发展提出规划。在中国新闻教育学会成立大会上,他响应“三个面向”方针,提倡新闻教育要培养具有世界眼光的人才,改变以美国为中心的新闻格局,让中国与世界人民通过中国的新闻动态相互了解。同时他认为对于国外传入的传播学、信息学等要批判学习,充分体现了他作为一位资深的马克思主义新闻学者的使命感。

  结  语

  在甘惜分的新闻思想中,马克思主义新闻观始终是他的信仰,跌宕起伏数十年初心未改。同时,他也以敏锐的目光捕捉时代趋势,他的新闻思想从初期坚守党性、政治性原则经历过渡期到以国家性、人民性为核心。及至晚年,他结合数十年的新闻工作经验为我国新闻界的发展提出建议,为我国当代新闻界的科学发展奠定了基础。

  注释:

  ①马献忠:《我只是新闻规律的探索者》[N],《中国社会科学报》,2013年9月25日

  ②甘惜分:《一个新闻学者的自白》[M],人民出版社,2005年版,第156-157页

  ③[德]马克思 恩格斯:《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七卷[M],人民出版社,1972年版,第330-386页

  ④陈娜:《我信仰真正的马克思主义》[J],《新闻爱好者》,2014年第1期

  ⑤⑦甘惜分:《甘惜分自选集》[M],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7年版,第712页

  ⑥甘惜分:《新的形势呼唤新闻体制的改革》[J],《视点》,1993年第2期

  ⑧甘惜分:《新闻论争三十年》[M],新华图书出版社,1988年版,第68页

  (作者单位:陕西师范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

来源:青年记者2019年11月下

编辑:范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