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3月08日 星期一
首页>青记微评 > 正文

青记观察丨平台不能否认自己的媒体属性

2021-01-18 08:36:00

来源:青年记者公众号   作者:窦锋昌

摘要:我们可以把对特朗普账号的封杀之举视为是互联网公司对自己媒体地位的一次确认。

  当地时间1月8日晚上,科技巨头推特宣布,“鉴于进一步煽动暴力的风险”,决定永久封禁时任美国总统特朗普个人推特账号。

  在1月6日下午发生的特朗普支持者“占领”国会大厦并引发骚乱之后,推特一度冻结特朗普账号12小时。账号解封后,特朗普发布视频承诺有序权力交接,但只字未提自己及支持者与骚乱有关。1月8日上午,特朗普再次发推称:“7500万伟大的美国爱国者投票给了我……他们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都将发出巨大的声音,他们不会以任何方式、状态或形式受到不尊重或不公平对待!”面对特朗普如此的“冥顽不化”,推特终于决定痛下杀手。

  这一封号行为在全世界范围内引发了一轮关于平台责任和言论自由的巨大争论。支持者认为,虽然贵为总统,但是在推特上发言口无遮拦的特朗普也不能为所欲为,其言论要受到限制,推特有责任处理;反对者认为,即使特朗普再胡说八道,那也是人家的言论自由,推特不能随意把一个拥有8000万粉丝的账号给关闭,这显示了资本的傲慢。

  笔者支持推特的封号行为,有三方面的理由。

  第一,互联网平台如今已经取代传统媒体成为最大的新闻信息集散地,在这些平台上,泥沙俱下,真假莫变,完全靠“意见市场”的自我竞争和净化机制已经不能有效地过滤出真实客观的新闻信息,因此,运营方有责任对平台上的账号进行监管以净化网络空间。

  其实,在这次彻底封号之前,推特已经对特朗普的账号采取过“警示”措施。2020年5月26日,特朗普发推文抨击加州将在大选中采取邮寄选票的做法,他称邮寄选票会造成大选舞弊。之后,推特平台在该条推文下标注“了解关于邮寄选票的事实”,并链接至澄清信息。2020年11月7日,特朗普在推特发文称自己“以很大优势赢得大选”,但这一推文随之被推特平台标注为“缺乏信源的消息”。事实上,在过去的几年中,特朗普经常利用推特挑战对手,侮辱对手,称赞盟友和他本人,并散布错误信息和宣泄性言论,这样的做法已经涉嫌滥用“言论自由”。而这一次,他在推特上号召支持者到华盛顿集会,跟最后的暴力行动形成了一定的因果链条。

  根据美国的司法惯例,言论自由不是绝对的,当某项言论会引发“明显而即刻的”危险的时候,这样的言论就要被禁止。推特平台封闭特朗普的账号,就是因为它涉嫌煽动暴力。

  第二,有分析认为推特、脸书等平台之前不敢封特朗普的账号,即便他所发帖文违反规定,也以其“关乎公共利益”为由加以保留。现在敢于封号,一是因为特朗普要下台了;二是因为民主党在新的选举中掌控了国会,而国会中的专职委员会负有监督这些互联网巨头的运行之责。我认为这个分析有道理。这些科技公司生长在具体的社会环境中,为了避免政治麻烦,他们一直宣称自己是科技公司,没有媒体属性。但事实上,互联网平台公司具有强大的媒体属性,这是不可回避的一个事实。

  在特朗普执政的4年之中,以《纽约时报》为代表的主流媒体看不惯特朗普的所作所为,经常批评特朗普的施政和言论,尽到了媒体的一份责任。相反,这些平台公司以价值中立自居,放纵了许多不负责任的言论。就此而言,我们可以把这一次对特朗普账号的封杀之举视为互联网公司对自己媒体地位的一次确认。

  第三, 特朗普的推特账号被封后,有不少人感叹“私人公司手中的权力太大了”,表达了社会公众对科技巨头垄断言论平台的一种深深担忧。这样的担忧当然有道理,但是具体到特朗普被封的具体案例来说,笔者以为也不必过分担心。

  一方面,上文已经说了,这些平台并没有随便封号,只是严重到可能引发暴力行为的时候才会封号;另一方面,这些巨头虽然形成了“寡头垄断”的局面,但是毕竟有竞争,如果随便封号,它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会失去竞争力。当然,要防止这些巨头进一步垄断式发展,关键要给新创公司留有发展壮大的空间,不要被巨头扼杀在摇篮里。只要持续有新的市场进入者,巨头们就不至于为所欲为。这正是中外各国政府正在实施的反垄断行为的理据所在。

  (作者为复旦大学新闻学院教授、高级记者,本刊学术顾问)

  【文章刊于《青年记者》2021年1月下】

来源:青年记者公众号

编辑:小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