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8月12日 星期五
首页>青记微评 > 正文

地缘政治变迁下西方媒体偏见与国家利益相辅相成

2022-07-01 09:44:43

来源:《青年记者》公众号   作者:吴 非

摘要:现实中,西方国家的媒体偏见愈加严重。

  后冷战时期的全球秩序的稳定是发展原则与权力不对称之间调和的产物,新闻原则根植于媒体的发展中。随着苏联的解体,世界相对实力向西方转移,但在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之后,随着东升西降,东方的实力开始上升,西方在新闻、人权、国际司法、法治、使用武力、拥有核武器等方面的影响范围正在减弱,西方将不得不适应新常态,要么将他们的行为纳入新国际规范运作范围内,要么可能大规模脱离全球制度。现实中,西方国家的媒体偏见愈加严重。

  西方在构建世界秩序中的相对作用和影响力被削弱,全球权力模式正在重新调整。格雷厄姆·艾利森教授在“修昔底德陷阱”的概念中提出:在过去500年的16次权力转移案例中,12起导致了战争,西方国家在与崛起大国打交道时,权力胜过道德。西方国家媒体偏见就是展示权力的一部分,而且对此进行批评与评价的声音很少。

  西方国家为了自身利益而保持偏见

  国际现实主义政治就是通过权力、思想和价值观的相互作用,建立和维持占主导地位的国际秩序规范架构。2002年10月,美国前总统比尔·克林顿在洛杉矶的一个私人活动中表示:“作为世界的霸主,美国面临着一个根本性的选择,尽一切努力保持领先地位,或者利用其不可挑战的统治地位来创造一个可以适合西方舒适生活的世界。”

  全球秩序的稳定性是国家政策和国际机构中普遍的伦理原则和权力不对称的调和的功能,这些原则和权力相对性都嵌入其中;随着新兴大国从规范的接受者转变为制定者和执行者,它们将继续在制定全球规则时寻求重新调整自己的声音;随着相对权力转移到其他一些国家,西方国家对巩固基于规则的秩序具有重大迫切性,全球秩序的规范越来越多地受到双重标准的制约,新闻报道是双重标准的重灾区。

  西方媒体是服务于西方世界国家利益的大众媒体,只是美国比较偏重于商业文化,服务国家利益的同时不能亏本;欧洲则比较注重多元文化的传承。冷战时期,西方媒体与苏联媒体形成鲜明对比。《新左派评论》编辑塔里克·阿里认为:20世纪西方媒体的新闻概念演变为西方与苏联对立的模式,之后西方媒体主要通过容纳不同的声音来显示其优越性。就西方媒体发表的内容和展示的内容而言,西方媒体多元化在冷战时期达到了顶峰。

  莱德大学教授Bosah Ebo认为:在冷战期间,美国和苏联开展了一场旨在塑造彼此国际形象的激烈媒体外交,美国之音和自由欧洲电台是美国对抗东欧、苏联的主要新闻媒体。

  1970年代,传播学学者Oliver Boyd-Barrett、Jeremy Tunstall和Elihu Katz,就提出了“媒体帝国”的观点,认为:从第一世界到第三世界的信息输出存在不正当流动的问题,发达资本主义经济体的媒体能够实质性地影响第三世界的文化和消费,导致有利于个人主义和消费主义的文化霸权化。冷战期间媒体帝国不但重塑西方国家形象,而且兼顾盈利。

  2015年,印度最受欢迎的英文新闻频道Times Now的前总编辑阿纳布·戈斯瓦米(Arnab Goswami)批评西方媒体霸权已经破坏了所需的权力平衡,美国和英国共同贡献了全球新闻来源的74%,而整个亚洲仅贡献了3%,主要是因为西方国家新闻报道的排他性。

  西方主流媒体保持偏见获取政治与经济利益

  主流媒体(MSM mainstream media)用于统称影响许多人的各种大型大众新闻媒体,即反映和塑造主流思想潮流的媒体。冷战后西方国家所塑造的主流媒体更加集中,并且开启新闻报道偏见时代。美国媒体所有权的集中引起新闻受众的观点同质化,并引起大众媒体新闻报道时的媒体偏见。媒体偏见是大众媒体中的记者和新闻制作人在选择报道的许多事件和故事以及如何报道时的偏见。冷战结束后,媒体偏见现象更加突出、普遍,美国媒体偏见的方向和程度广受争议。

  美国印刷媒体主要是私有的,但美国公共广播在广播和电视中占主导地位。美国是唯一一个广播、电视系统从开始就得到广告商支持的发达国家。西欧模式则将公共媒体视为“民族文化的代表”。

  美国有线电视网络的广播、电视总数超过100家,由8家公司控制:福克斯公司、华特迪士尼公司(包括ABC、ESPN、FX和迪士尼品牌)、国家娱乐公司(拥有派拉蒙全球)、AT&T(拥有WarnerMedia)、Discovery、Inc.、EW Scripps Company、Altice USA等。

  美国公众对媒体的信任在1970年代就开始下降,然后2000年代再次陡然下降。自2000年代以来,对媒体的不信任已经两极分化,因为共和党人对媒体的不信任程度大大高于民主党人。

  政治、媒体偏见和市场力量相互影响,媒体有能力影响政客,而政客也有可能影响媒体。这改变了社会中的权力分配,市场力量加剧偏见,包括媒体所有权引入的偏见,媒体所有权的集中、媒体记者的主观选择或受众的感知偏好。

  冷战后的后全球化时代,受众更加倾向于根据自己的喜好选择有偏见的媒体,这被称为“确认新闻”现象。受众做出这种选择有三个主要因素:1.委托,受众采用过滤方法来消除自己认为的偏见。2.心理效用,受众从有偏见的新闻中挑选符合他们自己先前认为正确的信息,证明自己的正确。3.再确认,受众会根据先前的印象和媒体公司的形象做出有利于证明自己正确选择的再确认。

  2000年,学者D'Alessio和Allen研究了三种可能的媒体偏见来源:1.报道偏差,媒体选择只报道有关某一政党或意识形态的负面新闻。2.把关偏差(也称为选择性偏差),出于意识形态的原因选择性进行新闻报道。3.陈述偏见(也称为语意偏见或呈现偏见),此时媒体报道支持或反对特定个人、政党、团体。

  社交媒体全面放大偏见

  在需求偏见的驱动中,传统媒体不再完全满足受众的需求,而社交媒体可以更好地满足读者的偏好和需求。传统媒体与社交媒体在收视率和利润的驱动下歪曲新闻,导致媒体偏见。读者也很容易被耸人听闻的新闻所吸引,尽管受众本身认为该新闻存在偏见并且不够真实。

  美国社交媒体平台再次放大了来自传统媒体的偏见问题,并且把受众的极端观点扩大化,引起受众行动的对立,美国的“黑命贵”与“白人至上”主义成为极端观点的代表。

  根据皮尤研究中心的报告,2020年7月,64%的美国人认为社交媒体对美国社会和文化产生了负面影响,只有10%的美国人认为它对社会产生了积极影响,大部分受众认为美国社交媒体在故意传播虚假信息、仇恨与极端主义。社交媒体是根据受众的兴趣和朋友圈量身定制的,2019年皮尤研究中心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28%的美国成年人“经常”通过社交媒体获取新闻,55%的美国成年人“经常”或“有时”从社交媒体获取新闻。由于新冠肺炎疫情大流行,政府、政党、受众的活动更多地被限制在线上和社交媒体直播中,因此越来越多的人会通过社交媒体获取新闻。

  奈特基金会和盖洛普为了减少新闻来源偏见,2020年创建了NewsLens网站来展示来自各种来源的新闻,美国一些持极端政治观点的人倾向于对这些新闻给予更加具偏见的评级,2021年1月,该新闻平台关闭。

  弗吉尼亚理工大学教授Jim A. Kuypers在2002年主持的媒体如何构建有争议的问题研究中发现:美国116份主流报纸的研究中,包括《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洛杉矶时报》和《旧金山纪事报》,美国的主流印刷媒体是在狭隘的自由主义信仰范围内运作,表达左翼观点的人通常被忽视,表达温和或保守观点的人往往被贴上标签。

  美国的福克斯新闻和《华盛顿时报》属于保守主义,其他美国媒体普遍倾向于自由主义的偏见。广告商愿意为面向富裕受众的媒体支付更多费用,媒体可能会定制内容以吸引这些受众,但这可能会产生右翼偏见。出于有利可图的原因,报纸可能会调整其内容,以吸引以自由主义为主的城市读者。因此,美国媒体对于偏向自由主义的民主党的总统正面报道要多于偏向保守主义的共和党总统。

  冷战后,西方媒体偏见主要是由于媒体帝国利益的需要,但随着美国两党政治的逐渐分裂,美国的保守派与自由派的争执放大了媒体偏见,社交媒体以受众的喜好与科技之名放大了这一趋势。媒体偏见首先导致了美国选举中后期出现了“黑命贵”及“白人至上”主义的社会动乱,继而延续到国际报道中,而且更加严重。

  【本文为2016年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点项目“全球治理中制度性话语权的构建研究-基于中俄传媒交流的实证研究”(项目批准号:16AZD052)阶段性成果】

  (作者为暨南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

  【文章刊于《青年记者》2022年第11期】

  本文引用格式参考:

  吴非.地缘政治变迁下西方媒体偏见与国家利益相辅相成[J].青年记者,2022(11):101-102.

来源:《青年记者》公众号

编辑:小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