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7月20日 星期六
首页>青记微评 > 正文

“全过程人民民主”的国际传播效果与经验启示

2023-03-16 08:27:43

来源:《青年记者》公众号   作者:朱文博

摘要:  全过程人民民主国际传播取得显著成效  全过程人民民主最早由习近平总书记于2019年11月在上海长宁区虹桥街道古北市民中心考察时提出,

  “全过程人民民主”国际传播取得显著成效

  “全过程人民民主”最早由习近平总书记于2019年11月在上海长宁区虹桥街道古北市民中心考察时提出,之后在十三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上写入法律,又通过2021年7月习近平总书记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的重要讲话及2021年11月党的十九届六中全会传遍世界。本研究通过道·琼斯全球新闻数据库对境外媒体报道的分析发现,自2019年11月至2021年6月,外媒报道总量逐步攀升至156篇,国际舆论的关注度不断提升,国际传播工作取得显著成效。具体表现在以下两个方面:

  一是“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媒体积极评价“全过程人民民主”的理论及实践意义。《乌兹别克斯坦日报》题为《中国的全过程人民民主是全球治理的重大成就》的文章称,“中国的全过程人民民主产生于中国共产党长期的民主实践,其最显著的优势就是人民最广泛的民主参与,是凝聚社会共识的有效制度设计。非洲一定能够从中国式民主实践中获得启发”[1]。巴勒斯坦新闻网报道称,“全过程人民民主是中国社会主义民主有别于西方民主的特征所在,覆盖选举、决策、行政、监督等各个环节。中国共产党建立了一种适合本国国情的民主模式”[2]。类似积极评价“全过程人民民主”的报道还见于亚洲新闻网、孟加拉国《金融快报》、菲律宾《菲律宾商报》、塞浦路斯《塞浦路斯邮报》等“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媒体。

  二是西方国家媒体大多仍持回避、观望和怀疑的态度,从侧面反映出“全过程人民民主”对西方民主理念构成了挑战。数据分析发现,西方媒体对全过程人民民主的报道总体较少,主要分三种情况:一是回避,像《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金融时报》等少数意识形态色彩较重的英美主流媒体几乎没有报道,可谓“视而不见”。二是观望,美国《外交事务》杂志、英国广播公司等大多数相对温和的西方媒体,则简单转载我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和新华社消息,但不作任何评论。三是怀疑,还有少数西方媒体则明显表达了一种怀疑的警惕态度。如美国《国家》杂志称,“中国政治制度被称为‘全过程人民民主’,这种说法需要引起注意”[3]。澳大利亚广播公司的评论文章称,“中国自称自己的民主是一种‘全过程人民民主’,尝试在各个环节提升公民的政治参与度,但是否真正做到了这些依旧不清楚”[4]。西方媒体刻意回避、观望与怀疑的态度,在一定程度上正是全过程人民民主话语影响力的体现。

  “全过程人民民主”国际传播的主要经验

  研究发现,我国具备对外发声能力的外交官员、驻外记者、知名学者以及海外知华友华智库人士,是对外宣介全过程人民民主的主要力量。这些中外专家学者通过在外媒刊文、接受外媒采访等方式宣介阐释,发挥了“意见领袖”的重要作用,取得了较好的国际传播效果。主要经验总结如下。

  一是在比较中讲道理。中外意见领袖从民主各个环节入手展开中西对比,激发国际媒体强烈兴趣。如新华社驻外记者在“巴勒斯坦新闻网”刊发的文章《为什么西方政治理论无法解释中国共产党百年成功》、驻塞浦路斯大使馆大使刘彦涛在《塞浦路斯邮报》刊发的文章《探求民主本质,塑造美好未来》等,均阐述“中国的全过程人民民主是覆盖选举、决策、行政、监督等各个政治环节的民主形态,不局限于西方国家几年才有一次的选举民主,是真正做到了人民做主、人民参与、人民监督”[5]。

  二是在特色中讲创新。在展开理论比较的同时,中外专家学者往往从“两会”“民主集中制”“市长信箱”等具有鲜明中国特色的具体制度安排入手进行介绍,对于国际受众极具新鲜感和新闻性。如尼日利亚中国研究中心主任查尔斯·奥努奈居(Charles Onunaiju)在接受采访中称,“中国著名的‘两会’正是全过程人民民主中最具有广泛性、包容性和咨询性的民主制度架构,创造性地把选举民主和咨询民主结合了起来,被学界视为民主实践的重大创新”[6]。研究中国政治的助理教授罗里·特鲁克斯(Rory Truex)则把地方政府设置的“市长信箱”“市民热线”视为中国民众进行民主监督的制度创新典范[7]。

  三是在实践中讲故事。习近平总书记就“十四五”规划的起草编制过程指出,“这是我国党内民主和社会主义民主的生动实践”[8]。中外意见领袖以此作为对外阐述“全过程人民民主”理念的实践案例。不少专家学者在接受外媒采访时提及编制起草过程中的真实细节。如“中国政府通过互联网向全社会征集到意见建议超过101.8万条,召开数百场座谈会、听证会,收到数以千计的提案和建议,并据此对规划纲要草案作出了55处修改”[9],“在数周内从网络征集超过100万的民众反馈意见,其中546条意见和建议最终得以反映在规划起草当中”[10]等。可见,体现“全过程人民民主”理念的生动故事和具体实践,就是对外传播的最佳素材。

  “全过程人民民主”国际传播具备良好条件

  结合当前国际形势和国内环境,以及“全过程人民民主”的理论优势,本研究认为当前对外宣介“全过程人民民主”条件成熟、正当其时。

  一是西方民主模式面临严峻危机。近年来,西方国家的民主“闹剧”不断,“黑天鹅”事件频发,社会分裂加剧。特别是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曾经被奉上“神坛”的西方民主模式明显“失灵”。有学者将其总结为四个“退化”:一是建立在自由贸易基础上的市场民主沦为资本掌控的“资本化民主”;二是建立在自由选举基础上的宪政民主沦为缺乏实质内容的“形式化民主”;三是建立在自由竞争基础上的党争民主沦为图谋眼前利益的“短视化民主”;四是建立在代议制基础之上的精英执政沦为操纵民意的“民粹化民主”[11]。西方民主危机是资本主义制度结构性矛盾长期积累的必然结果,就连《纽约时报》也频频发出“美国民主岌岌可危”“美国已无法再定义何为‘民主’”的哀叹。

  二是“全过程人民民主”具有显著优越性。一方面,体现在民主形式上的“全过程”。法国思想家卢梭曾经说道:“英国人民自以为是自由的,他们是大错特错了。他们只有在选举国会议员期间是自由的,议员一旦选出之后,他们就是奴隶,他们就等于零了。”[12]在这一点上,“全过程人民民主”不搞“民主形式主义”,不搞“民主秀”,而是将民主选举与民主决策、民主管理、民主监督等各个环节彼此贯通起来,全面覆盖人民政治生活的各个方面。另一方面,体现在民主实质上的“人民性”。西方民主的“最高指挥棒”掌握在资本财团手里,而“全过程人民民主”的本质是“人民性”,正是因为人民拥有当家作主的最高权力,才有可能在整个政治进程中全面体现人民意志。可以说,“全过程人民民主”是对西方民主的全面超越。

  提升“全过程人民民主”国际传播水平的启示

  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加强和改进国际传播能力建设的重要讲话,是进一步做好“全过程人民民主”国际传播工作的重要遵循。本研究主要启示如下:

  一是加强顶层设计,完善“全过程人民民主”话语叙事。“全过程人民民主”涵盖民主政治各个环节,涉及“两会”、民主集中制、基层群众自治等一系列制度安排,可以以此构建丰富、具体、生动的对外话语及叙事体系。

  二是提升传播技巧,讲好“全过程人民民主”实践故事。生动、鲜活、具体的中国特色民主实践案例是对外宣介全过程人民民主的绝佳切入点。我国媒体可以在对比中外差异、阐述中国特色、讲述基层实践中,挖掘好新闻、好故事。

  三是配合“一带一路”,拓展“全过程人民民主”传播空间。“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对“全过程人民民主”持积极开放态度,是我国拓展国际话语空间的广阔天地,宜加大对外宣介力度,进一步扩大成果、打开局面。

  四是用好“意见领袖”,助推“全过程人民民主”走向世界。积极推动具有国际交往能力的外交官员、智库专家、媒体人士等发文发声,发挥“意见领袖”二次传播的重要作用。

  【本文为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大项目“当代中国重要政治术语翻译与对外话语体系建设研究”(编号:19ZDA126)阶段性成果】

  参考文献:

  [1][6]China’s whole - process democracy a major achievement of global governance[N].Uzbekistan Daily, 2021-08-10.

  [2][5][10]Gui Tao, Jiang Jiang, Wang Zichen and Li Zhihui. Why Western political theories can’t explain success of century-old CPC[N].Palestine News Network, 2021-06-29.

  [3]Playing it forward in Hong Kong[N].The Nation,2019-11-08.

  [4][7]Christina Zhou.China's Communist Party is at a fatal age for one-party regimes.How much longer can it survive?[N].Australian Broadcasting Corporation News,2020-01-05.

  [8]习近平.关于《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二○三五年远景目标的建议》的说明[N].新华社,2020-11-03.

  [9]CM Guest Columnist. Exploring the essence of democracy to build a better future[N].Cyprus Mail,2018-08-28.

  [11]张永红.论当前西方民主的四个重大危机[J].学术前沿,2017(13):7.

  [12]卢梭.社会契约论[M].李平沤,译.北京:商务印书馆,2011:106.

  (作者为当代中国与世界研究院对外话语创新研究中心副主任、助理研究员)

  【文章刊于《青年记者》2022年第23期】

  本文引用格式参考:

  朱文博.“全过程人民民主”的国际传播效果与经验启示[J].青年记者,2022(23):68-69.

来源:《青年记者》公众号

编辑:小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