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6月23日 星期日
首页>青记微评 > 正文

日本传统媒体没有“断崖式下滑”

2023-04-13 08:42:44

来源:《青年记者》公众号   作者:窦锋昌

摘要:  2023年1月中旬,笔者在日本开始为期一年的访学经历。作为采写新闻十余年的记者以及讲授新闻六七年的老师,到了日本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

  2023年1月中旬,笔者在日本开始为期一年的访学经历。作为采写新闻十余年的记者以及讲授新闻六七年的老师,到了日本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观察日本的媒体生态。时间还很短,目力所及的媒体也有限,但是一个直观的判断应该是站得住脚的。这个判断就是,以报纸、杂志、广播、电视为代表的传统媒体虽然与黄金年代相比有所下滑,但是下滑有限,至少没有出现中国媒体人最近十余年常说的“断崖式下滑”现象。

  前几天,笔者偶尔进入位于东京池袋地铁站附近的一家书店,名叫“三省堂”,这是一家颇具规模的书店。这家书店里有一个面积很大的“杂志广场”区域,里面人潮汹涌,男女老少都有,都在挑选自己喜欢的杂志。这里的杂志种类繁多,有时事类的新闻杂志,但更多的是关于男性、女性、音乐、映画、艺能、铁道、自行车、陆上竞技等定位精细的小众化杂志。

  在日本,杂志非常受欢迎,就算是营业面积很小的街头书店和便利店,也会在醒目的位置摆放各类杂志。在位于东京台场地区的富士电视台总部,有一个叫做“流水书房”的小书店,主要是为富士电视台的员工开办的,面积不大,相对于外面的书店来说,价格比较优惠。在这个书店的醒目位置,也有几十种杂志在售卖。

  带领我们参观的是笔者十几年前认识的一位老朋友,她介绍说,日本的读者很喜欢看各种杂志,她的同事中就有“铁道爱好者”,对铁道类的杂志每期必看。在该书店摆出来的杂志中,她特别介绍了一本叫做《文春周刊》的新闻周刊,经常刊发各个领域名人的重磅消息,频繁推出各种大新闻,是很多人喜欢看的一本杂志。在电视台做新闻的人也经常看,否则可能丢失重要的新闻热点。在接下来的访谈环节,这位资深的电视新闻记者说,在日本实施收费阅读的媒体中,《文春周刊》是有代表性的一家,因为经常刊登重磅的独家新闻,它的纸质刊物销量很高,电子版的读者也不少。

  和杂志的情况类似,日本报纸的销量依旧维持在一个相对的高位。在早稻田大学的图书馆里,本土的综合类报纸《朝日新闻》《读卖新闻》《每日新闻》以及财经类报纸《日经新闻》《产经新闻》占据了重要位置,与本土报纸相邻而居的是《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洛杉矶时报》《泰晤士报》《金融时报》等国际大报,来自中国和韩国的报纸也占了一定比例。

  看一份报纸办得好不好,除了具体的内容外,也可以从版数和广告数量上进行观察。

  总体上来看,在正常的工作日,《朝日新闻》《读卖新闻》这些本土大报和《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这些国际大报,在版数上差不多,一般都在28版到32版之间。除了早上出的报纸以外,日本的主流报纸在工作日还经常会出一份独立的“夕刊”,也就是“下午刊”或者叫“晚报”,通常是8版到12版之间。这样加在一起,工作日的报纸会在40版上下,而且是对开大报,不是四开小报。这样的纸质报纸的出版规模,和中国报纸“厚报时代”(1990-2010年)的规模差不多,而经历过去10年的“断崖式下滑”以后,中国现在每天能够出版30个版以上的报纸已经少之又少了。

  从广告的角度来说,日本报纸上的广告数量也没有明显下降,大致能够占到总版面的三分之一左右。而且这些广告都是纯粹的硬性商业广告,不包含以新闻面目出现的软性广告。随着报纸读者的不断老化,针对老年人的广告数量着实不少,比如经常可见的防治脱发的广告等。在笔者从事新闻工作的年代,中国报纸上的广告数量也很多,甚至会超过版面的一半,为了让广告的比例不超过新闻,甚至有时需要临时增加一些新闻版面。

  但日本传统媒体总的发展态势依然是收缩的,只不过因为种种原因,收缩的幅度没有那么大而已。在富士电视台调研的时候,受访者坦陈,虽然媒体业在日本依然是一个令人尊敬甚至艳羡的行业,但是比起以前的辉煌时代,还是有了明显的下滑。这是大势所趋,无可回避,需要整个行业加倍努力。

  笔者将在后面的专栏中持续关注日本媒体业的相关情况。

  (作者为复旦大学新闻学院教授,高级记者)

  【文章刊于《青年记者》2023年第4期】

  本文引用格式参考:

  窦锋昌.日本传统媒体没有“断崖式下滑”[J].青年记者,2023(04):127.

来源:《青年记者》公众号

编辑:小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