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7月19日 星期五
首页>青记微评 > 正文

窦锋昌:普利策新闻奖中的“媒体新势力”

2024-05-30 13:47:27

来源:《青年记者》公众号   作者:窦锋昌

摘要:初创媒体机构的崛起提醒我们,新闻的力量在于通过原创深度报道去展示这个世界的复杂性。

  近年来,一批新兴的“初创媒体”(Startup Media)在普利策新闻奖中崭露头角,以其独特的视角、深入的调查研究和创新的叙事手法,赢得了业界的尊重和公众的支持。这些媒体的崛起不仅改变了新闻的生产和分发方式,也推动了整个行业的创新和发展,值得新闻业界和学界持续关注和思考。

  在日前公布的2024年普利策新闻奖获奖名单中,有3家小型媒体机构“看不见的研究所”(Invisible Institute)、“圣克鲁斯瞭望台”(Lookout Santa Cruz)以及“市政局”(City Bureau)。

  其中,Invisible Institute和City Bureau联合获得了本年度的地方报道奖,两家机构对芝加哥警察局处理的黑人女性和女孩失踪案件做了深入调查,不仅揭示了一个长期被忽视的社会问题,也推动了公众对警察问责制度的关注和改革。

  Lookout Santa Cruz这家数字新闻初创公司,则以其在圣洛伦索谷大火中的快速和全面报道,赢得了突发新闻报道奖,它的报道迅速响应了紧急情况,深入挖掘了事件背后的原因和影响,展现了初创媒体在突发事件中的报道实力。

  此外,Invisible Institute还和另外一家媒体机构共享了2024年普利策音频报道奖。它们制作的一个播客节目重新审视了1997年发生在芝加哥南区的一起仇恨犯罪,通过深入的社区参与和详尽的调查工作赢得了评委的认可。

  如果说上面三家初创媒体属于普利策新闻奖中的“新面孔”的话,ProPublica则属于一个“老牌”初创媒体了。作为成立于2007年的非营利新闻机构,ProPublica近年来以其调查性报道揭露滥权、腐败和社会不公而著称。2023年,ProPublica与一家报社因为合作推出揭露监狱死亡事件和恶劣条件的报道而获得普利策年度大奖——公共服务奖。

  2024年,ProPublica卷土重来,它旗下的5位记者因为撰写“法官的朋友”系列报道再次获得公共服务奖。他们“开创性和充满雄心”的报道,揭露了一小群有权有势的保守派亿万富翁,如何用昂贵奢侈的礼物和度假旅游笼络美国最高法院的多位大法官。报道引发人们关注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的职业操守,促使最高法院在2023年通过了首个行为准则。据统计,截至2024年,ProPublica已经8次获得普利策新闻奖。

  事实上,初创媒体机构近年来在普利策新闻奖中的表现一直不错。2024年以前,也有多家类似的小型媒体机构获此殊荣。Marshall Project,一家专注于刑事司法报道的媒体,2016年与ProPublica合作,因刊发揭露警察枪击事件的深度报道获得普利策新闻奖。InsideClimate News,专注于环境问题,曾在2013年凭借对一家石油公司隐瞒气候变化风险的调查,获得普利策国内报道奖。Texas Tribune,一家成立于2009年的非营利性新闻机构,致力于覆盖得克萨斯州的政治和政策新闻,虽然还没有获得普利策奖,但是也以其深入的新闻报道和非营利性模式在新闻界享有比较高的声誉。这些作品和报道,展现了这些新型媒体机构在新闻调查和报道方面的实力。

  当然,传统主流媒体依然是普利策新闻奖的获奖大户,特别是在国际新闻以及美国的全国性新闻报道上。但初创媒体机构等媒体“新势力”的崛起依然是一个令人关注的现象,它们已经非常清楚地在重新划分美国媒体的“势力范围”。

  这些初创型媒体机构的发展有下面几个显著特点。首先是创新性,它们采用最新的数字技术,如大数据分析、人工智能、移动平台等,来改进新闻报道和用户体验。例如,ProPublica利用数据分析揭示复杂的社会问题,Vox Media通过多媒体手段提供解释性新闻和深度分析。其次是灵活性,这些媒体机构能够快速适应市场变化,灵活调整内容策略和商业模式,一些媒体通过创建易于分享的列表、测验和视频,吸引了大量年轻受众,成为社交媒体时代最具影响力的媒体品牌之一。最后是独立性,许多初创新媒体不依赖传统广告收入,而是通过会员订阅、赞助、众筹等方式筹集资金。

  以Invisible Institute为例,它是由记者杰米?卡尔文(Jamie Kalven)于2000年左右创立的一个新型媒体机构。早期,卡尔文及其团队在芝加哥南部的一个公共住房项目做采访报道,揭示了该地区的警察暴行和社区问题。2003年,卡尔文通过深入报道Diane Bond案件,使Invisible Institute获得了公众关注。Bond案件涉及一组被称为“骷髅帽小队”(Skullcap Crew)的警察,他们被指控在一年内多次袭击和骚扰Bond及其家人。卡尔文通过博客和网络杂志报道了这起事件,并与民权律师合作,提起联邦民权诉讼。

  资料显示,Invisible Institute的重要突破是在2014年通过卡尔文诉芝加哥市一案,成功使警察的不当行为记录公开。这一裁决成为透明度和问责制的重要里程碑,并促使该机构创建了一个包含警察不当行为记录的互动数据库。随着时间的推移,Invisible Institute不仅继续曝光警察的不当行为,还扩展其数据项目,包括收入、住房和人口统计数据等,以提供更广泛的社区洞察力。该机构的工作获得了多个奖项的资助,进一步推动了其在数据透明和社区新闻领域的创新。

  Lookout Santa Cruz是一家位于加州圣克鲁斯的小型数字媒体机构。该媒体由资深新闻人Ken Doctor于2020年创办,旨在提供深入的社区新闻报道,力争填补本地新闻的空白,并通过创新的新闻传播方式吸引读者和观众。成立初期,Lookout Santa Cruz专注于数字化新闻平台的建设,依靠订阅模式和本地广告作为主要收入来源。在发展过程中,Lookout Santa Cruz不断提升其新闻报道的深度和广度,特别注重环境、教育和地方政治等方面的新闻。它的成功不仅在于新闻内容的质量,还在于与社区的紧密联系和互动。

  综上可见,这些新型媒体在普利策新闻奖中所“抢走”的奖项比较多地集中在地方新闻、突发新闻等领域,这些领域原来是传统的美国地方报纸的强项。初创媒体机构抢走的是地方媒体的市场,因为它们一般规模比较小,在地方和社区领域的报道上更具有优势。截至目前,这些新型媒体大部分(Propublic除外)还没有对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路透社等传统大型媒体形成太大的冲击。

  初创媒体机构在普利策新闻奖中的获奖,不仅是对其成就的认可,更是对整个新闻行业变革的一种预示。这些新兴的媒体机构以其独特的魅力和影响力正在推动新闻行业的发展,为公众提供更多高质量的新闻内容。它们的发展故事是坚持和创新的体现,是新闻行业不断进步和发展的写照。在这个快速变化的时代,初创媒体机构的崛起提醒我们,新闻的力量在于通过原创深度报道去展示这个世界的复杂性。随着技术的不断进步和公众需求的增长,人们期待这些机构能够为世界新闻业带来更多的可能性,它们的初步成功也为全球媒体行业提供了宝贵的经验,其创新精神、对新闻质量的追求以及灵活的运营模式,值得其他媒体学习和借鉴。

  不过,虽然初创媒体取得了一定的成功,但它们仍面临着诸多挑战。首先是资金压力,持续的资金投入是初创新媒体发展的重要瓶颈。即使是目前看起来成功的媒体也需要不断寻找新的融资渠道来维持运营和扩展报道范围。其次是市场竞争,初创新媒体要与传统媒体巨头和新兴的互联网巨头进行同台竞争,需要不断寻找差异化的竞争优势,通过独特的内容和创新的分发方式来保持市场份额。最后是内容质量,在追求流量和点击量的同时,保持新闻内容的深度和质量对它们来说也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作者为复旦大学新闻学院教授,高级记者,本刊学术顾问)

来源:《青年记者》公众号

编辑:小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