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02月18日 星期一
首页>传媒教育 > 正文

从“实习场”到“实践共同体”

2018-05-01 23:38:39

来源:青年记者2018年4月下   作者:彭逸林 江海伦

摘要:——韩国尖端影像学院研究生培养模式的启示


韩国硕士研究生的培养模式

  (一)韩国研究生的培养体制:“三院制”。韩国研究生教育实施“三院制”:一般研究生院(일반대학원,培养学术研究人才,培养硕士和博士,授予学术学位),特殊研究生院(특수대학원,针对在职人员或一般成人群体实施继续教育,授予专业学位),专门研究生院(전문대학원,培养应用型高级专业人才)。每个学校结合自身情况在相应的研究生院招收相关专业学生(或开设专业学院)。首尔大学只在一般研究生院招收新闻传播学术型硕士。而中央大学在一般研究生院和特殊研究生院都招收新闻传播硕士,还在专门研究生院下设立了尖端影像学院,招收动漫/数字内容制作、电影制作的制作硕士。丰富的实践操作课程和社会实践项目是这种专门研究生院制作硕士的重头戏,对中国的传媒类专业硕士培养最有借鉴意义。
  
(二)韩国研究生培养的主导理念。韩国名校研究生院的教师基本毕业于美国著名院校,部分教师在留美期间还有教学经历。因此,他们通常会把美国的教学经验运用到韩国研究生的教育中,其中建构主义教育理论对他们影响最大。建构主义的学习观认为:学生对知识的接受依靠自身建构来完成,学习是个体原有经验与社会环境的互动加工过程。它强调学习的主动建构性、社会互动性、情景性,认为学习是一种情景认知,是与社会环境、社会实践连在一起的。①
笔者采访了尖端影像学院的河东焕(하동환)教授,河教授肯定了韩国大多数院校的教学模式基本遵循建构主义的教学理论。在尖端影像学院官网公布的教学方针中提出“构建现场实习教学体制”“建立以学生为中心的SOHO(SmallOffice,HomeOffice)研究小组运营体制”,这符合建构主义“实习场”“实践共同体”的理念。

尖端影像学院培养模式的特点

  尖端影像学院是韩国影像类研究生学院中唯一的一个被“BK21工程”一、二、三阶段都入选的研究生院。“BK21工程”是韩国教育部建设世界一流研究生院,对硕士生、博士生培养给予集中资助的高等教育项目,入选高校代表了韩国教育的顶端水平。该学院研究生培养注重与工学结合,融会贯通艺术、技术与传媒,注重从实际的项目化过程学习中培养专业的应用型人才。
  (一)明确而具体的专业方向。尖端影像学院分为两大专业:影像工程与影像艺术。影像工程专业授予学术硕士学位,影像艺术专业既授予学术硕士学位也授予制作硕士学位,其制作硕士相当于我国的专业硕士。不论是学硕还是专硕,该学院都有非常明确、具体的专业方向,例如其制作类硕士,就有电影制作、动漫与数字内容制作。反观我国的新闻与传播专业硕士,大多没有明确、具体的专业方向,统称新闻与传播,学术学位的导师在其研究方向下自然延伸出专业学位,因此很容易把专硕办成学硕的次级模仿版。
  (二)有区别有特色的课程设置。专硕和学硕有了区隔,明确了研究方向,课程设置上就有了区别。以电影方向为例,该专业有学术硕士方向——电影学,也有专业硕士(他们称“制作硕士”)方向——电影制作。学术硕士的课程主要为研讨型,注重理论方法的研究,如叙事研究、剧本研究、影像美学。而制作硕士注重实践,实践课占总课程的一半以上,如电影编辑合成、电影导演合作实践、制作大师课程。
  (三)适应教育特色的师资团队。针对教师团队构成的问题,笔者电话采访学院后得到的回复是:学术学位指导教师必须为相关专业的博士且学术成果丰硕;而专业学位的指导教师学历可为博士也可为硕士,关键是看教授的社会实践能力。从学院官网公布的22位教授的履历来看,培养学术硕士的教授都有博士学历,而担任制作硕士课程的6位教授均为硕士学位,他们都毕业于海外著名影像艺术学院,有代表性的影视作品、商业项目。同时,两个团队教授的课程教学是相互协作的,譬如,学院设有基础交叉课,即学术硕士和制作硕士需要修一两门彼此的基础课程,同时两队师资也共同开设研讨会课程,这都有利于人才培养中理论和实践的融合。
  (四)教学模式。1.“实习场”中的情景支架式教学。校内的实习场构建了学习的情景脉络,需要教师进行支架式教学引导。所谓支架式教学,是指教师引导协助学生学习,随着学习的深入,教师将学习任务逐渐转移给学生,最后撤去支架的过程。以“数字动画制作项目”为例。在此课程中,影像工程的学生主要负责TD角色(使用mel、python或开发maya脚本工具,Qt开发、C++工具开发等),解决动画项目的技术难题,提供创新的技术方案和技巧;影像艺术的学生主要负责内容制作,从策划到后期剪辑,共同参与。学习者有各自的具体问题和任务,与实际的从业者面临的情景问题一样。在这个过程中,教师进行支架式教学:第1-5周——引入情景。教师对动画课程的基础理论知识进行梳理,介绍操作方法;学生协作策划动画剧本,进行课堂讨论,确定方案。第6-13周——支架式教学。通过分析各种动画作品提高学生的批判能力,并提供动画制作的正确示范,为学生提供制作指导。第14周——独立探索与协作学习。教师放手让学生自己操作动画合成,同时学生与学生之间、学生与教师之间讨论制作问题,如动画音效、色彩等。第15周——效果评价。学生发布动画作品,学生与教师共同参与对作品进行综合评价,评价包括对每个学生的自主学习能力,及其对小组协作所做出的贡献。2.在“实践共同体”中进行共享事业和承担社会角色的学习。莱夫和温格(Lave&Wenger)提出“实践共同体的合法性边缘参与”的概念,认为“一个实践共同体不单是把许多人组合起来为同一个任务而工作,关键是要与社会联系——通过共同体的参与在社会中给学习者一个合法的角色(活动中具有真实意义的身份)或真实任务”。②尖端影像学院的每位教授都各自成立了独立的工作室。工作室网站发布近期的研究项目及成果展示,多为政府、商业合作项目,部分研究室还提供课程计划、教材资料下载,以及blog交流区。在这里,工作室既是他们的项目实践与研究的活动平台,也是团队成员在长期的实践活动中形成的资源共享平台。学院金卓勋(김탁훈)教授的媒体公司也就是研究生的实验室和实习基地。金教授说公司的员工已有10%为本校学生,而这10%的学生也是从边缘实习逐步成长为正式的企业职员,他们从新手到熟手都是基于工作室平台,基于“实践共同体”项目的合作。
  (五)考核要求。在毕业要求上,笔者咨询了河东焕教授,他表示本学院的学术硕士除了修满学分和完成毕业论文,还需要在SCI上发表至少一篇学术论文才可毕业。不过每个教授也有不同的要求,河教授表示他指导的学术研究生还需要在社会实践项目中展示个人的专业能力才能毕业。而制作硕士除了修满学分和完成毕业论文,必须提交影像作品,另要求参与作品有获奖经历才算合格。以电影制作导演方向为例,其毕业作品需满足以下三个条件之一:1.至少有一部参与制作的电影入围戛纳、柏林、威尼斯三大电影节;2.至少有一部参与制作的短片在釜山、东京、上海等同级别电影节上获奖;3.能够参与拍摄一部进入院线放映的长片。③
从实习场到实践共同体,从校内实习的情景认知到承担社会角色的实践认知。对于硕士这样的高层次人才培养而言,建立一种与社会发生联系的共同体组织,完成社会角色和任务,感知社会的运作,才是真正有效的实践。

对我国新闻与传播专业硕士培养的启示

  目前我国新闻与传播专业硕士培养面临的问题主要有两个方面。首先,专硕与学硕同质化培养。绝大多数高校专硕和学硕在招生方向、课程体系上重叠。同时由于我国高校新闻传播师资入职晋升的条件主要是科研和理论成果,因此指导学硕与专硕为同一师资。专硕的课程设置和师资配置,仍是学硕的翻版。其次,教学与实践脱节。近年来虽增加了双导师制度和实践项目,但由于业界和学界分工的隔离,在制度保障和实际执行中并没有完全落实。除了个别名校与社会主流媒体建立了较为有效的实习基地,普遍缺乏与实习单位的有效协作,学生在实习期间的学习质量难以评估。韩国尖端影像学院研究生培养模式对我国新闻与传播专业硕士培养有以下四点启示:
  (一)明确专业方向,把握业界动向。专业硕士的专业设置要落实到具体的方向上,只有明确了具体的方向才能实现社会参与、建构“实践共同体”。应当在适应业界发展、应用性较强的方向招收专业硕士。对招生方向有所筛选控制是办出特色的基础。
  (二)形成适应行业发展的教师队伍。专业硕士的专任教师团队应吸纳社会经验丰富、实践能力强、有业界经历的人士加入,着重考察其重要的应用型代表作品。将社会实践应用能力纳入入职、职称评定的考核体系。有了教师的社会应用能力才能建立起教学的支架,才能建立起与社会运作相联系的“实践共同体”。
  (三)创新实践体制,让“积累经验”落到实处。专硕导师成立工作室,主要目的是让教师与学生组成“实践共同体”,教师带领学生基于社会项目进行学习。在我国校园还不可能办社会媒体,但可以让专硕导师工作室制度化,承接社会项目,带动我国研究生教育的“实践共同体”,使学习成为基于社会化项目的学习。
  (四)以行业的市场导向、市场化的成果来检验专硕的教育培养。对于专业硕士培养而言,“实践共同体”就是导师牵头的面对社会的工作实体,参与者要接受市场的考核。让学生承担社会角色,通过完成社会项目进行考核。

结  语
  从“实习场”到“实践共同体”,就是从校园的情景化学习真正过渡到承担具体工作角色的社会化参与。明确了这一理念,专业硕士的培养就能够形成特色,形成符合应用型特色的人才层级,在社会发展中站住脚。
  【本文受到重庆市研究生教改项目“新闻与传播专业硕士的培养模式与质量考核体系建设”(编号:yjg133071)、重庆市研究生科研创新项目“‘互联网+’战略下我国视听传媒产业生态发展研究”(编号:CYS15005)资助】
  注释:
  ①张大均:《教育心理学》[M],人民教育出版社,2011年版
  ②【美】温格著,王文静译:《情景学习合法的边缘性参与》[M],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04年版
  ③陆姝:《韩国电影实地调查-产业篇》,腾讯网,http://ent.qq.com/original/guiquan/g134.html,2014年8月22日
(作者单位:重庆大学新闻学院)

来源:青年记者2018年4月下

编辑:qnj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