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0月21日 星期一
首页>理论视野 > 正文

全媒体时代的话语变革与价值传播

2019-09-17 17:17:02

来源:青年记者2019年8月下   作者:王会 李娜

摘要:  2019年1月习近平在人民日报社就媒体融合发表重要讲话,将全媒体内涵首次界定为全程媒体、全息媒体、全员媒体、全效媒体,而后,在《求

  2019年1月习近平在人民日报社就媒体融合发表重要讲话,将全媒体内涵首次界定为全程媒体、全息媒体、全员媒体、全效媒体,而后,在《求是》发表《加快推动媒体融合发展,构建全媒体发展格局》,提出“舆论生态、媒体格局、传播方式发生深刻变化,新闻舆论工作面临新的挑战”。媒体融合是对当前我国媒体生态发展的重要论断和路径指引,是传统媒体回应时代挑战的实践答卷,那么,全媒体进程给以价值为核心的社会意义系统带来什么变革,如何更好地形塑并传播社会主导价值观,成为新闻舆论工作操作层面的首要问题。

  风险社会语境中的价值召唤

  风险社会下“消费主义”“工具理性”盛行伴生价值理性的虚无。乌尔里希·贝克提出的“风险社会”、安东尼·吉登斯的“风险意识”、凡·普里特威茨的“灾难悖论”和斯科特·拉什的“风险文化”等理论,都在指代由人类决策和实践引发的全球性现代风险,如技术、环境、制度、核战争等风险均具有全球性、延展性、不可抗拒性和个体平等性,为了消除风险恐惧、建立辩证风险意识乃至调和风险行为,仅依靠科技和法规已无能为力,而具有象征意义的理想、信念、文化、价值却可能有所作为。改革开放后物质生活大幅进步,若不建立起共通的社会核心价值体系,民众极易产生价值迷失和困惑。尤其在网络传播、人工智能和大数据蔓延的数字时代,李思屈认为传统的认知范围和解读路径逐渐演变为由机器主导,传播的碎片化和工具性与当代社会“人性深处的价值危机”相伴随,科技集群时代的两大迫切课题是对科技、生态、生命伦理的价值传播和社会重返价值理性并建立价值共识,但价值传播尚无专门的学科理论加以关注。物质和工具富足的同时呼唤着价值的回归。

  新技术下话语变革与价值争夺

  全程全息全员全效的全媒体架构持续重置着公共话语的权力归属,变革着话语表征技巧和叙事方式。传统主流媒体由“掌控”主流舆论到与社会媒体平分一杯羹,全员媒体赋予普通民众媒体近用权和话语权,促生公共话语聚合过程中的异质性,削弱了权威阶层的话语控制力。主流媒体维护社会主导价值观的使命还在,话语权的优势却在丧失:资本热钱大量涌向社交媒体,娱乐性话语吸附注意力,话语权威性被各种戏说冲释,后真相的狂热掩盖事实本源,移动媒体成为情绪的即时宣泄口,网络用语侵入严肃文本和重要场合。从传播符号学解读媒体话语,宏观上能透视国家意志的霸权力量,微观上则体现社会个体的价值观念。马克思认为生产关系是充满矛盾、冲突甚至对抗的复杂体,处在不同地位的人有不同的生存状态和利益诉求,由此决定了价值观和价值体系的冲突。①社会媒体给予不同价值诉求的公众表达途径和话语权利,同时铺陈着社会价值观的多元并举甚至冲突,阻碍和稀释了主导价值观的传播效用,这样,话语变革引发的价值争夺又把价值导引推上了前台。

  媒体话语与公众价值观塑造

  媒体是否影响价值观?即在媒体话语与价值传播之间嫁接关联关系,许多学者给出了理论和实证支持。英国社会学家安东尼·吉登斯认为文化包括社会成员所持的价值观、所遵循的常规和创造的物质产品,其中价值观是文化的核心②,而传播是社会文化系统中意义形成的根本途径。潘忠党通过问卷调研实证法证明“传播媒介是影响人们的价值观的重要力量”,本身具有价值取向的人容易被具有此价值取向的内容吸引并受其影响,或面临不同的价值取向文本,人们作何选择等等③,由此诠释了媒体传播→个体价值观→社会文化的逻辑演绎关系。实证研究是结论推演的重要路径,在此基础上从符号话语之内生视角观察这个命题,同样具有在地性可迁移价值。刘雁霞认为价值传播是以构建和维护主流价值观为目标,“促进受众及社会的所有阶层群体对社会的主流价值观进行理解、认同和信仰”④;熊莹则从编码符号角度认知价值观念如何以信息形式传递给受众并影响其观念和行为。⑤全媒体语境变革下思考受众如何从媒体获得价值、如何对冲自我现有价值、如何影响价值行为模式,乃至聚合成社会文化价值,是媒体“传播公共性”的要求,也是在多元话语频领风骚时代锻造中国特色意识形态和文化软实力的必然路径。影响文化价值认同的因素无外乎来源于物质、制度和共识,传播在其间的价值生产、分配和解读方面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全媒体时代的话语战胜与价值导引

  研究发现“话语战胜”在政治传播中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其本质是“以话语为媒介的观念或者意识形态在竞争中因得到受众的广泛认同而胜出”⑥,基于此,本文将全媒体环境下的价值导引聚焦到话语面向。传播技术的易得和话语传播的无限定将会导致杜骏飞所提“瓦釜效应”中劣币驱逐良币的媒介生态,所以不能放任技术、商业、政治、权力在媒介话语中的恣意作为。媒介话语的外在显性分化蕴含的是内在价值的分化,媒体发展过程就是不断在内在价值失衡中寻找自组织自平衡的重构过程。⑦话语和价值如何经历非平衡态重构过程中的携手与摩擦?

  1.以文化认同消弭话语阶层对抗

  互联网技术推动媒介话语形成了“由精英阶层为核心的意见领袖、中产阶级作为话语主流和弱势阶层的边缘带”的同心圆结构。⑧各阶层的话语交锋从未停止,“官二代”“表哥”“范跑跑”“叫兽”“我爸是李刚”“农民工”等带有浓郁价值判断的话语成为阶层对抗的话语先锋,原有的社会阶级斗争发展成阶层话语对抗,利益和价值成为话语对抗的隐性因子。除却在社会分配制度上的破冰,更要借用国家文化软实力之社会风气、价值观、政策制度的吸引力、影响力和号召力来消弭阶层话语对抗,超越个体的狭隘、歧视、仇视、私欲、奢靡,倡导博爱、宽厚、辩证、克己、奋斗的社会文化。话语传播在文化建构和价值认同中起着重要作用。

  2.标志性话语的“标出”实践

  标志性话语以精练、易传、意深成为价值传播的显性载体,能有效化解理念的深刻和表述的繁杂而发生指代效用。历史证明社会发展史就是话语变迁的历程,比如世界环境话语经历了环境保护主义、生态保育主义、主流环境运动、环境正义运动、全球环境主义等环境运动思潮,中国环境话语传播经历了环境保护、环境管理、可持续发展、生态文明、美丽中国、绿色发展、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等话语变迁。这些标志性话语凝结了丰富的价值理念来诠释时代主题并进入劝服机制,超越普通媒介话语而具有“标出性”,变迁过程还是位属排他性和自我合法性的意义阐释过程,同时塑造了特定时期特定场域内价值共同体的标志性精神符号。

  3.多元价值传播主体的对话

  话语的社会治理价值研究经历了从福柯和马尔库塞等学者的“话语-权力”竞争控制范式,到巴赫金、格莱斯的话语合作范式,后者挖掘话语的对话本质,强调多元主体的行动要通过有效对话才能达到价值共识和消除分歧。⑨全媒体环境恰为多元价值主体提供了更充分的对话路径和共识可能,话语交锋、竞争、合作甚至对抗都是多元对话空间的有效元素,价值共识的形成是话语的激发、碰撞、融合的过程。哈贝马斯的公共领域同样强调建立各方话语对话的必要性和可能性,笔者研究绿色公众号曾发现,在同一媒介上针对同一话题各传播主体却话语各异,同样在社会矛盾事件传播中,官方、民间、媒体间的话语不对等现象也很明显,比如医患冲突事件、环境危机事件、城管打人事件、农民工维权事件等等。消解话语权利的自闭和对抗,建立对话沟通机制,有意识地关注并回应其他相关话语主体的诉求,也许媒体传播才能真正起到协调社会关系的作用。

  4.事实传播中的价值凸显

  哈贝马斯的交往理性启发我们,要重视从社会系统视角审视个体的定位和行为,将价值追求嵌入工具理性,对抗人性深处的沉迷、贪婪、彷徨和无知。在新媒体广泛参与的热点事件传播中,比如基因编辑婴儿事件、阿尔法狗与李世石人机大战、红黄蓝幼儿园事件、广州番禺垃圾焚烧事件等,观点与价值斡旋的共鸣或对抗已远远超越了对事件本身的关注,甚至造就了后真相时代。越是潜隐着价值观冲突的事件就越能激发社会群众的情绪失控,如果不对此类携带显性价值观的媒介话语加以话语引导,掀起的舆论浪潮或将社会文化传承引向断裂甚至末路。

  价值传播将成为全媒体时代把握舆论动向、寻找精神源头、共塑价值共同体的重要命题。价值本体的复杂性和价值载体的多样性,决定了价值传播是个融主体、载体、内容、取向各异的矢量博弈场,社会主导价值观建构则是在各矢量价值传播中占据认同优势的获胜力量,由多项价值传播力聚合而成。其间,价值传播如何作用于具体的社会矛盾事件,多元价值传播主体如何合作与博弈,价值传播场域如何调和社会意义系统,媒体话语如何生成、传递、解读价值等问题,将在以后的研究中持续关注。

  注释:

  ①贾中海:《哈贝马斯对罗尔斯事实与价值关系二元论的批判》[J],《学习与探索》,2005年第3期

  ②Anthony Giddens:《Sociology》[M],Cambridge,UK: Polity Press,1989:31

  ③潘忠党 魏然:《大众传媒的内容丰富之后——传媒与价值观念之关系的实证研究》[J],《新闻与传播研究》,1997年第12期

  ④刘雁霞:《试论电视新闻的价值传播趋势与策略——以2009年改版后的央视新闻频道为例,河北大学硕士学位论文,2011年

  ⑤熊莹:《基于网生代观众的新主流大片价值传播研究》,湖南大学硕士学位论文,2018年

  ⑥白文刚:《政治传播中话语战胜的内在机理——清前期正统性辩护话语策略的理论启示》[J],《社会科学战线》,2017年第7期

  ⑦黄晓钟:《中国媒介话语秩序的重构——以历史和现状透视中国媒介话语及话语权的多元分化趋势》,四川大学博士学位论文,2007年

  ⑧许燕:《以近年热点事件及其应对为例看中国社会各阶层媒介话语重构(下)》[J],《新闻大学》,2013年第1期

  ⑨谢新水:《论话语的合作性转向及其治理价值的凸显》[J],《首都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7年第3期

  (作者单位:河北大学新闻传播学院)

来源:青年记者2019年8月下

编辑:范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