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9月26日 星期日
首页>理论视野 > 正文

算法新闻的空间视角研究

2021-08-05 10:28:11

来源:青年记者2021年7月下   作者:郭洁

摘要:算法新闻引发了新闻行业深刻的变化,在这一背景下引入新的空间视角展开研究,具有现实与理论意义。

  摘  要:本文根据列斐伏尔的空间生产逻辑,将算法新闻置于空间视角的研究之下,分析算法新闻的空间生产、空间内消费引发的空间区隔、空间实践、空间的对抗以及对碎片空间的利用,从空间角度思考生产、分发机制背后的经济、商业因素。算法新闻引发了新闻行业深刻的变化,在这一背景下引入新的空间视角展开研究,具有现实与理论意义。

  关键词:算法新闻;空间生产;碎片空间

  列斐伏尔的空间逻辑超越传统意义上对于“空间”的物理学、地理学与几何学的概念,而将其视为具有社会生产性的、动态的、与社会关系相结合的实践过程,“将空间视作社会生产的产物始于列斐伏尔”[1]。对空间的生产概念已经由空间内的生产(production in space)转向空间的生产(production of space),即由空间内事物的生产转向空间的生产。列斐伏尔提出这一主张是因为他发现“现代性经济的规划倾向于空间的规划”[2],这一实践过程中蕴含着经济、商业和政治力量各方的渗透。社会空间是物质空间与精神空间融合的产物,个人作为特殊性的空间性单元在塑造空间的同时也被与之互动的空间所塑造,隐秘的空间逻辑不断地塑造着个人与空间。

  算法新闻的空间生产

  算法新闻是新闻、算法、网络共同营造出的新的社会空间场域,不仅是被使用和消费的产品,也是一种新的空间生产方式。列斐伏尔理论的核心是生产与生产行为空间的概念,空间的生产“更多是指一定的生产关系的生产与再生产”[3]。他的空间理论仍是建立在马克思主义哲学理论基础之上,是对马克思的社会关系再生产的一种空间向度的开拓。根据列斐伏尔的观点,社会空间是生产力和生产资料、生产的社会关系、再生产的一部分。作为空间性的生产者,人类在算法新闻的生产、分发方面实现着空间的塑造。梳理现阶段算法新闻的生产、分发过程,我们可得出新闻生产流程的大致轮廓:算法新闻的生产可涵盖根据人的设计模型自动生产新闻的机器人算法新闻、传统媒体新闻内容产品及自媒体生成内容,根据新闻要素、地理特征、人口学特征、个性化特征实现的新闻算法的分发,上述过程涵盖人、企业、社会在网络社会空间实施的或长期或短期的物质的、精神的生产力,同时蕴含用户接受新闻产品后对新闻产品的指导反馈过程。这一生产力远非人与自然空间的关系,正如列斐伏尔所说,自然空间已经无可挽回地消逝了[4]。算法新闻既是人类智慧凝结的空间生产产品,又作为生产资料进一步实现再生产,具备产品与生产资料双重属性的空间构建了生活的物质基础与上层建筑。

  社会区隔和空间分化

  算法新闻是算法和科技结合的产物,以Facebook、今日头条等为代表的科技型媒体公司以技术性见长,“流量即正义”深入互联网人的头脑之中[5],新闻行业所必须具备的新闻专业特质则被置于次要位置。新闻作为人类为消除世界的不确定性所产出的产品,其初始便具备消费品的特质。然而因新闻行业的特殊性质,除消费特性之外的新闻行业被赋予了公共性等公益性特性。作为社会空间存在的一种产品(新闻消费品),新闻从一开始便是一个消费符号,它具备何种消费个体或群体在何种空间消费以及具体消费什么的符号特征。列斐伏尔认为消费场所的平等与自由出入是消费社会的神话之一,以表明消费场所所隐喻的社会区隔和空间分化的功能,实际上资本力量之强大使得“空间生产的全部逻辑就是资本的逻辑”[6]。新闻消费品成为塑造社会空间的一种重要的力量。算法新闻重新生产和整合了新的社会空间,我们接受信息的方式被算法精心设计的用户画像进行推荐推送,同质化新闻被包裹成符合用户口味的个性化新闻,传统新闻生产媒体受消费主义逻辑的裹挟,自媒体生产者在消费主义逻辑下为点击率、分享率狂欢。

  算法新闻生产的群体控制了空间的生产并进而也控制着社会关系的再生产。从机器人算法新闻、个性化算法新闻的分发角度看,社会区隔的形成更加隐秘化与加剧,个性化的新闻服务同样意味着自我限制的新闻获取。算法新闻通过其消费符号的特性进阶表明其工具性与利益性。算法新闻所建构的社会空间占据和影响的不仅是其现存的空间,其触角进一步延伸至其他的社会空间。作为特殊性的、具有能动性的社会空间单元的个人在各自的社会活动中将影响延伸至其他空间,并进一步影响其他空间重新结构化与转化。人类文明的变迁史在社会空间向度上重组、演化,进一步形成或明或隐的社会区隔,分化的空间再次更新、形成并作用于自身空间、影响其他空间。

  算法新闻的空间实践

  新闻是以“符号”代替“物”为存在、以符号的“在场”所营造的一个虚拟的“超现实”世界,算法新闻在此基础上所营造的是一个极具个性化的“超现实”的世界,新闻接受者通过对符号的译码来解读世界、实现消费。新闻算法的空间实践正通过符号不断制作新的匮乏。我们身处于一个信息严重超载的时代,人们被大量信息包围而无法简易查找自身所需信息。算法新闻的推荐机制满足了人们简易查找新闻的需求,同时不断推送同质信息。这种空间实践所制造的匮乏,一方面,通过制造不满足的虚假幻觉,进而对个人需求的渴望点的不断满足来吸引人更多的注意力;另一方面,其空间信息的同质化和狭窄化造成了绝对意义上的匮乏。同时,作为一种人化的空间,算法推荐新闻信息更是一种对个人自我限制的异化形式:推荐的新闻是个人“自我选择”的结果。而这种选择严格意义来说是经过社会限制和个人限制的推荐结果,这种限制不通过(或以不显现的方式已经通过)法律的禁止和各类制约性的规范,使个人已被限制而不自知。空间的实践是具体的物质形式的实践,又是精神建构的实践,是具备表征意义的实践,算法新闻的空间实践是物质基础和上层建筑相统一的实践。

  再现空间的对抗

  列斐伏尔将空间结构分为空间实践、空间再现和再现空间。空间再现和再现空间属于支配与被支配的关系,再现空间可以反映、抗衡空间再现。他认为再现空间属于可以通过意向和符号而直接使用的生活层面,有时是被隐藏与被遗忘的,其意义可能无法言明但其存在可以被感知。权力运作于空间之中并透过空间实现表征,空间表征权力的拥有者、表征权力的实现形式由权力拥有者制定,空间由此作为一种隐蔽的中介承载着权力的运作。算法新闻内置于人们的生活空间且已给人们的生活带来诸多变化,诸多学者注意到算法新闻的弊端,并期望通过呼吁个人和相关机构采取措施予以弥补。空间生产是人的实践生产,如列斐伏尔所言,人们已经不再对空间本身予以思考,更多地是对空间的形成及其形成发展过程的各种条件进行关注和思考。技术在空间内的应用并不是孤立性的存在,必然与空间内部其他相关因素产生牵连,算法新闻这一技术性产品的空间实践与何因素相连、怎样相连,什么条件引发的相连,值得我们以空间生产的视角进一步探讨。

  碎片空间的利用

  算法新闻填充了人们的休闲时刻,人们更多地利用“碎片化时间”来使用媒介,习惯于用时间的维度去看待、计量、思考事物。列斐伏尔空间辩证法的提出改变了这一情况,哲学、社会学等领域开始出现研究的“空间转向”,新闻学领域对空间的探讨处于起步阶段。现代生活已经被分割成碎片,在一个碎片化空间的时代,谁能在空间夹缝中占有一席之地谁就是赢家。有学者研究发现社交媒体在推送新闻方面表现不俗,算法在新闻应用上成绩卓越。[7]算法新闻对碎片空间的利用实现了其经济、商业、社会向度上的建构,并进一步实现了其社会关系的重构,算法新闻的碎片化空间生产在空间内实现着持续性的再生产。“碎片空间展示的是利益关系和经济神话,然而沉淀的往往是阶级内容和政治内容。”[8]对算法新闻所依存与创造碎片空间的理解,不应局限于其内在的空间生产中,更需要关注碎片空间本身的生产所显现的、隐匿的、揭示的问题。但是需要引起我们注意的是,碎片空间的消费者并不是牢不可破的群体,由于其连接之初存在的随意性特点,极有可能在发展的过程中出现解体,这是在发展和利用碎片空间时应该注意的问题。

  算法新闻是将原本意义上所被人忽略的空间碎片进行利用、生产、消费的过程,以空间生产视角来研究算法新闻可以超越单一的物质视角、精神视角。算法新闻处于发展的加速期,发展过程之中会不断产生新挑战与新机遇,成为“一种可以凌驾于我们之上的超级力”[9]。我们需要持续性地追踪研究以使其更好地为人服务,空间研究的新视角有可能对算法新闻的发展产生促进作用。

  参考文献:

  [1]李耘耕.从列斐伏尔到位置媒介的兴起:一种空间媒介观的理论谱系[J].国际新闻界,2019,41(11):10.

  [2][4]包亚明.现代性与空间的生产[M].上海:上海教育出版社,2003:47,48.

  [3]张一兵.社会空间的关系性与历史性——列斐伏尔《空间的生产》解读[J].山东社会科学,2019(10):25.

  [5]张帅.“流量即正义”观念的学理性辨析[J].青年记者,2021(03):43.

  [6]胡翼青,谌知翼.超越传统,回归媒介:论传播政治经济学的三种新路径[J].湖南师范大学社会科学学报,2020,49(06):71.

  [7]常江,刘璇.平台型媒体与数字新闻的价值引领[J].青年记者,2021(03):12-15.

  [8]刘涛.社会化媒体与空间的社会化生产——列斐伏尔和福柯“空间思想”的批判与对话机制研究[J].新闻与传播研究,2015(5):77.

  [9]范玉吉.基于“权力—权利”二元结构的算法治理研究[J].青年记者,2021(07):88.

  (作者为暨南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博士研究生)

来源:青年记者2021年7月下

编辑:范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