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0月18日 星期五
首页>新闻实践 > 正文

“岛叔”说新闻:“侠客体”的江湖与情怀

2019-07-15 19:04:33

来源:青年记者2019年7月中   作者:陶梦筱

摘要:  当任何人在任何时候都可以发布信息和观点的今天,传统媒体如何走出困境的思考便提上日程。传统媒体通过机构自媒体拓展的转型之路已经初

  当任何人在任何时候都可以发布信息和观点的今天,传统媒体如何走出困境的思考便提上日程。传统媒体通过机构自媒体拓展的转型之路已经初现端倪。人民日报“侠客岛”微信公众号是其中的突出代表,其“岛叔”说新闻的“侠客体”风格,开拓了专业机构自媒体的创新和发展之路。

  趋势:从“机构媒体”到“机构自媒体”

  在大数据成为主要资源的今天,对“新闻”的定性似乎发生了改变:它从一种机构特权转变为集体和个人都能参与的一件事。在“人人都是记者”的传播博弈中,机构性媒体意识到,自媒体使信息生产与传播过程不断简化,传播的控制不再单纯掌握在专业机构媒体手中。解决在自媒体环境中的有效传播问题,更好地适应当下时代发展需求,促成了“机构自媒体”的诞生。专业性机构媒体对自媒体的嵌入,从“机构媒体”到“机构自媒体”的溢出,是专业化媒体机构信息生产变革的重要切口。

  1.新闻与专业化

  在人们的既往观念中,传统媒体与主流报道、专业化几个名词息息相关,进入互联网时代,打造一批形态多样的新型主流媒体则成了现代化发展的重要一环。“新型”必定与“传统”不同,从叙事视角方面来看是一条可走的新路。“侠客岛”的负责人张远晴也曾和大家分享“侠客岛”成长的心路历程:“互联网时代,尤其是移动互联网时代兴起以后,普通读者对于党媒的权威性产生了一定的质疑,我们必须要重新去建立跟普通读者之间的信任感和情感的联系。”①在报道形式方面,专业化新闻生产越来越向业余化、娱乐化和亲民性转变,以往的权威党媒在这条路上也走得很远。从“侠客岛”来看,建立自己的专家库是他们成功的秘密武器。换种视角看,专家也是一种“业余”——一个“业”于“专职”的“记者”。从专业化、权威性外溢到娱乐化、亲民性,是当前时代大环境的必然趋势。

  2.人人都是自媒体

  人们使用手机、平板电脑等数字化媒体跨终端收发信息,遍在性和人性化特征强化了“人人都是自媒体”的现实。在这个时代,业余化被冠以“大规模”前缀,大众参与、万众生产,从职业编辑出走创办自媒体平台,政府、企业及机构创办企业号,到普通大众申请个人的微信公众号,这是一个泛化的过程。

  从新闻方面看,与机构媒体提供的资讯相比,自媒体的优势非常明显:它不同于以往第三方记者视角的站位,用第一人称的方式进行写作,各行各业的专业人士大规模加入写作队伍,大大提升了内容的专业化程度。此外,因为不需要经过从选题到“成文”、从记者到总编辑的传统顺序把关,大量接地气且表述鲜活的内容能够完美呈现,对用户的吸引力更是提升了不少层次。机构自媒体要说人话、为人服务,就是要形成自己的语言风格,甚至创造一种属于自己的网络文体②,在这方面,侠客岛的“岛叔体”做得很好。为了适应年轻粉丝群体的需求,“岛叔”在语言风格上力求轻松活泼,其最大优点就是能用生动、幽默的互联网语言,对枯燥的时政新闻进行准确清楚的解读。③

  情怀:针砭时弊,“岛叔”敢于亮态度

  “岛叔”独孤九段说:“记者修炼,情怀在先。”“侠客岛”打开了人格化传播的新路,在自媒体新闻方面的探索从未停止,将真实、视野和情怀有机结合,其时政资讯很快成了自媒体类新闻的标杆。与面对一个“机械化”的报纸或电视台相比,用户更乐意同一个人格化的实体交流,“岛叔”“岛妹”应运而生。虽然每个作者笔名不同,话语风格也不尽相同,但他们有共同的名字,用平易近人的形象和大家都听得懂的语言,传达出理性公道的声音,带给读者全新的体验。

  在对重大问题和重要时事的解读上,“岛叔”始终坚守底线,保持底色,不忘自己的“侠者”情怀。“侠者”逢敌敢于亮剑,“岛叔”遇事积极发声,倾力发出新时代掷地有声的最强音。在抨击学术不端时,“岛叔”不仅在标题上巧妙运用省略号、问号的“无奈”象征来表达自己作为“侠客”的愤慨与行侠仗义的心情,在正文中更是用戏谑的反语抨击学术造假的丑闻:感谢知网,让这群人暴露在阳光之下……这场开年大戏,让围观群众发现,瓜太多,都吃不过来了。④

  视角:“第一人称”先行,“岛叔”客观理性、拨云驱雾

  “第一人称”在叙事学上被划入“限知视角”范畴,放在新闻报道中,记者不再是无所不知的上帝视角。本文探讨的“侠客体”,恰在“第一人称”新闻叙事的范畴。通过分析,黎明洁教授将新闻文本中的“第一人称”分为四类,即“我”是记者却是不参与事件的记录者、“我”是记者同时也是事件的亲历者、“我”不是记者只是事件的叙述者和虽集作者、人物、叙述者于一身却不是真正记者的“我”。在了解了“第一人称”这四种不同的分类后,我们对“侠客体”新闻的分析也就更加细化了。在“侠客岛”《这次,特朗普恐怕又捅大娄子了》的解局中,“岛叔”先是以不参与事件的记录者身份带我们了解了“戈兰高地问题”的由来和现状,随后又转换成作为事件亲历者的记者带我们更为直观地了解叙利亚当地的情况:岛叔于去年一月造访了戈兰高地的阿拉伯村庄,一位正在看叙利亚新闻的餐馆老板,面对岛叔的询问斩钉截铁地说:“这里是叙利亚,我们都是叙利亚阿拉伯人。”⑤此时,“我们”变成了看新闻的餐馆老板,他的身份则是事件的叙述者而不是记者。

  虽然以“第一人称”视角传递资讯的方式在个人自媒体上并不稀奇,但“侠客岛”背靠人民日报这棵“党媒”大树,用这样带有“主观”色彩的词语似乎显得有些离经叛道。然而笔者认为,“岛叔”“岛妹”的叙述亲近受众,但传递的信息并没有偏离客观。那么“方式”与“内容”就不能一概而论了。对于客观性的事实与采用主观的叙述并不冲突,在对资讯进行不偏不倚的解读时,采用第一人称叙述的方式,既准确传递了真实的信息又拉近了同受众的心理距离。在这里,对“主观性”的看法也不尽相同。武汉大学罗以澄教授将“侠客岛”的文体视为杂糅,表达的是“侠者”的观点和立场,此涉主观性,但不是主观情绪;也有学者指出,此“主观性”是持“独特的主见”。 若将二者结合,文体杂糅与方式主观并不冲突。“独特的主见”不涉及关于“情绪”的操控,与“主观情绪”仍有差异。见解可以独到,但不干预读者思想,不把控读者情绪;采用的表达方式可以主观,传递的内容仍是“客观事实”,是为侠客岛“侠客体”新闻的特色。

  结  语

  “岛叔”守正持中,冷静犀利,对热点话题不躲避、不抛弃,凭着过硬的政治思维与专业素养开创了权威报道的新方式,用跟读者聊天的口吻谈天侃地聊人生,把文章写得更直接,把时政解读得更人性。“侠客岛”的成功向机构媒体提供了一种新模式,机构自媒体的人格化传播是传统媒体在融媒时代走得更好、更远的重要切入点。

  注释:

  ①《岛叔能火,是因为岛叔是那条翻滚的“鲶鱼”》,微信公众号“侠客岛”,2018年5月29日

  ②吴晨光:《自媒体之道》[M],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8年7月版,第180页

  ③“侠客岛”团队:《如何让时政好读趣读乐读》,《中国报业》,2015年第19期

  ④《岛叔说 知…网是什么东西?》,微信公众号“侠客岛”,2019年2月12日

  ⑤《这次,特朗普恐怕又捅大娄子了》,微信公众号“侠客岛”,2019年3月27日

  (作者单位:郑州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

来源:青年记者2019年7月中

编辑:范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