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7月20日 星期六
首页>广电视听 > 正文

仪式与链化:推理类综艺互动研究

2022-10-21 14:42:17

来源:青年记者2022年10月下   作者:陈静 李浩

摘要:  摘 要:近年来随着推理热的兴起,推理类综艺节目日渐火热。本文以互动仪式链理论为视角,分析沉浸式推理网综节目《明星大侦探》的互动

  摘  要:近年来随着“推理热”的兴起,推理类综艺节目日渐火热。本文以互动仪式链理论为视角,分析沉浸式推理网综节目《明星大侦探》的互动仪式及效用,并对其进一步提出挖掘节目核心基石、探索契合互动形式、深耕观众情感售后等建议,为同类节目形成良性运营循环提供镜鉴。

  关键词:推理类综艺节目;互动仪式;沉浸式体验;链化成效;情感能量

  研究缘起

  对于沉浸式推理类综艺节目,目前学界没有明确的定义,为了方便理解,本文结合沉浸式体验的概念做出界定:即以推理为主线,通过案件剧情和角色人设设定、主题化的实景搭建、精彩的剧情、诡异的音乐、隐秘的线索的配合营造恐怖、紧张的气氛,通过情节设计,控制节目节奏,防止观众审美疲劳,使其更好地沉浸在节目中的综艺。


图为《明星大侦探》第六季节目宣传图

  近年来,以“推理热”为契机,推理类综艺日渐火热,并衍生出诸如《密室大逃脱》《我是大侦探》《明星大侦探》等经典IP。《明星大侦探》作为近年来颇受关注的网综,源自韩国JTBC台的《犯罪现场》,节目定位为“30%跌宕剧情+40%综艺搞笑+30%智能推理”。《明星大侦探》已播出七季,前四季豆瓣评分始终保持在8.5分以上,虽第五季出现波动跌至8.3分,但第六季又升至8.8分。它是如何使自身避免内容同质化、过度娱乐化,而未陷入综N代的“魔咒”呢?本文以互动仪式链理论为视角,研究沉浸式推理网综节目互动模式及效用,并进行反思,力求探索出经典IP在制作和运营上应对节目创新乏力、创作灵感枯竭的可行举措。

  理论引入及研究方法

  (一)互动仪式链理论引入

  美国社会学家兰德尔·柯林斯,在2003年基于涂尔干的“仪式”观点和戈夫曼的“互动仪式”理论,提出了互动仪式链理论,互动仪式链的形成存在四大前提和结果,[1]他指出,互动仪式链的核心是一个过程,参与者之间通过高度的相互关注和高度的情感联结,可以形成与特定认知符号相关联的群体归属感和身份认同感,同时这样的互动也为每个参与者积蓄了情感能量。前提条件和互动结果的产生的同时,也意味着互动仪式的完成。每一次互动仪式都会形成相应的情感能量和符号,它们将不断积累,并作为情感基础影响下一次互动仪式,最终形成互动仪式链。

  (二)研究方法

  本文采用个案分析法、问卷调查法、参与式观察法等研究方法,主要以《明星大侦探》为案例,采取参与式观察,并在微博超话、豆瓣、知乎等粉丝聚集地发放问卷,以《明星大侦探》的忠实观众为调查对象,从而获得受众画像、了解观众对节目互动形式、沉浸效果的看法和期望。本次总共发放了174份调查问卷,有效问卷数量为150份。

  构建互动仪式链条,探究节目互动成效

  (一)虚拟在场:营造互动情境,提供沉浸体验

  法国社会学家涂尔干和美国社会学家柯林斯都将亲身在场视为互动仪式链启动的必备因素。[2]柯林斯认为,身体的在场更容易让人们觉察到彼此的身体和信号,获取他人的神态和情感,以此确认共同的关注焦点,从而达成群体共识。[3]在《明星大侦探》的第一轮侦探投票中,侦探根据第一轮集中推理所获得的有限证据,并结合搜证过程中各位角色的表现情况,在作案手法、杀人动机、角色关系还尚未明朗的情况下,凭借直觉投出选票,例如“直觉女神王鸥”。

  而随着移动设备和社交媒体的发展和普及,人们通过弹幕、评论等形式,实现远程的交流互动,以“虚拟在场”的形式实现身体的聚集。珍妮特·默里在《全息甲板上的哈姆雷特:赛博空间中的叙事未来》中认为:“数字环境中的空间可以像现实世界被探索,空间环境的概念可以在想象的故事世界中描绘出来,数字环境实际上可以呈现出导航空间。”[4]《明星大侦探》采用“剧本杀+真人秀”的形式,为观众营造出一个虚拟互动情境。观众通过网络等多种形式观看节目,依托“全知视角”进入赛博空间,实现赛博空间中虚拟现实的在场。观众仿佛“上帝”,跟随嘉宾视角在这个充满着不确定和可能性的空间探索,并能获得比嘉宾更多的信息,形成默里所谓“全息甲板”的体验。

  (二)共同关注:降低局外人界限,形成群体认同

  柯林斯把共同关注焦点看作构成互动仪式链的一个重要因素。[5]一方面,《明星大侦探》以嘉宾为共同关注的焦点,从而通过嘉宾的举止和游戏参与发挥其“放大镜”效果,满足观众的参与感需求。1956年,美国精神分析学家唐纳德·霍顿和理查德·沃尔曾提出过“‘准社会交往/准社会关系’理论,用以描述媒介接受者与他们所消费的媒介人物之间发展出的单方面的、想象性的人际交往关系”。[6]以第六季的《夜半酒店II》为例,当灵魂交换机被发现后,嘉宾们便意识到此时众人的身份或许并非自己本身,同时两名侦探也存在嫌疑,因此需要明确推算出众人现在的灵魂身份,再基于对应的人物线索,确定嫌疑程度。于是嘉宾们便开始了烧脑的身份推理,但此时绝大部分观众已经迷失方向。一名ID为“郑云龙真是个小可爱”的用户评论道,“这集好烧脑啊,我看两次都没看懂他们ABCDEF的推理,我还是乖乖等结果吧”。嘉宾通过人设和角色扮演,代替观众体验节目剧情,以高能的推理能力和沉浸化的节目效果,弥补观众自我推理能力上的缺憾和体验感的缺失,从而获得替代性满足。另一方面,《明星大侦探》通过精致的场景设置、错综复杂的人物关系、精彩纷呈的剧情内容,向观众提供沉浸式体验,同时借助嘉宾之间的互动,向观众输送情感能量,形成情感共鸣,例如“撒鸥”CP在第六季《吼莱坞往事》中的友爱互动以及“成全”CP在第六季《芒城风云II》中的同框互动等。随着用户分享与讨论的加深,推进互动仪式的深化,形成了较强的群体认同。

  (三)群体团结:凝聚符号能量,催化互动仪式

  群体团结是基于对特定事物的共同关注或兴趣形成的,这种群体团结,刚开始是微弱的、不稳定的,需要通过互动来维持。一方面,观众形成模仿行为,与嘉宾一同在推理环节动脑,列时间线、分析人物关系、尝试锁定凶手,并依托实时弹幕分享推理同时确保此行为处于同一时空语境之内。另一方面,观众以共同焦点为基础,将角色人设、高能瞬间凝聚为群体符号,使成员产生亲切感和归属感,获得短暂的情感。此后不同观众对群体符号进行着不同程度的理解修正与情感获取。例如撒贝宁由“撒beer”又延伸出了“哒哒”。同时,由于虚拟情境的资源是共享的而且存储时间更长,所以每当这些具有情感感召力量的信息传递给其他新的个体时,情感效果就会被重新激发,并持续叠加。

  问卷调查结果显示,其中有75%的被调查者愿意加入《明星大侦探》的专属饭团、超话、粉丝群。观众通过互动交流、分享看法的形式加深对“群体符号”在虚拟情境中的运用,从而催化新形态的群体符号或将引发新一轮互动仪式的产生。

  (四)情感连带:唤醒情感共鸣,彰显主流价值观

  互动仪式链的结果之一是能够有效激发个体,在共享的情感结构中内化为深刻的私人情感体验。[7]《明星大侦探》主要将弹幕评论区、视频网站、社交平台作为情感连带场所。一方面刺激道德感/罪恶感的产生,主要表现为团魂粉丝与明星粉丝之间的语言谩骂以及黑粉、喷子引起群体不适,招致群体攻击等。问卷调查结果显示,近85%的被调查者愿意在有人询问与节目相关的问题时,主动做出回答;同时,近57%的被调查者表示会在有人恶意攻击嘉宾或带节奏时,予以回击或提醒观众不要被带偏。另一方面,唤醒情感共鸣,彰显主流价值观。当人们共同关注一件事时,会被彼此的感情所吸引,在仪式中产生一种情感上的共鸣。但是感情本身的隐秘性、私人性和个体性,使其很难被觉察,因而需要被刺激、被唤醒。[8]以第六季《芒城风云Ⅰ》为例,故事以抗战和保卫家园为主题,剧情中的“芒国”特务,被“贾国”称为“花匠”,而这个“花匠”,又让观众联想到“中华”,进而想到我国所经历的风风雨雨,刺激观众内心深处的家国情怀;再以第六季《夜半酒店II》为例,故事最后落点于未成年人的性教育与自我防护教育问题。蓉门童与郝妹妹的不幸遭遇,加之节目嘉宾最终投票时的高能自白,无不拨动着观众的心弦,一名ID为“温柔的人25GdtO”的用户便据此发表了“让爱正确抵达内心,让童年与伤害无关”的热门评论,获赞842次。不论是家国主题,还是社会热点,《明星大侦探》均能通过故事的塑造、嘉宾的演绎使观众产生强烈的情感共鸣,唤醒其具有的主流价值观。

  探寻节目优化途径,共促良性运营循环

  许多经典IP之所以无法突破综N代的“魔咒”,原因之一是其更多地聚焦于节目模式、设计的创新,而忽视了内容本身。节目应以沉浸为基石,以内容为核心,立足于精良的内容制作,聚焦小众群体的长尾效应,深耕垂直领域,实践差异化传播,深度关切社会现实,传播正能量,从而突破困境。[9]

  (一)注重沉浸式体验,避免形成观感区隔

  随着互联网技术的发展和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人们日常的娱乐更多转为线上,而对综艺节目而言,如何更好地为观众提供沉浸式体验越发重要。与此同时,做好互动,形成较良好的文化认同,才能让节目发展得更长远。

  经问卷调查,受调者认为《明星大侦探》主要通过置景设计、精细化道具、气氛烘托、关联现实四方面提高节目沉浸效果。从棚内的简单隔断到实景搭建《天堂大酒店》、在真实的游轮上进行节目录制;从《还是漂亮惹的祸》中的时间延时、《天空公寓》中巧用交错楼梯完成的作案手法到《夜半酒店》中错综复杂的角色关系;从《恐怖童谣》到《天堂岛之歌》;从《忘忧杂货铺》的网络暴力、抑郁症主题到《芒城风云Ⅰ》中保家卫国的宏大主题,《明星大侦探》一方面通过场景、道具的拟真化设计,尽可能构建真实情境,使观众、嘉宾的视觉、听觉完全陷入节目构建的环境中;另一方面通过故事内核聚焦社会热点话题或宏大主题,使观众基于故事情节,随着故事背景的深入展开,依托现实中有关社会热点的前在经验,与节目剧情形成互文,进而使观众获得更加深刻的体会与感悟,同时配合适时的弹幕互动,不仅避免观众产生观感区隔,还使其获得沉浸式体验。

  (二)探索契合化互动形式,共筑奖励性互动情境

  在互动中,参与者个体逐渐意识并体验到更多的“情感能量”。拥有较多“情感能量”的互动参与者,因为体会到充实的干劲和信心十足的感受,便会通过主动“增强谈话和身体姿态的节奏化同步”的方式,向其他参与者表达自己的关注和反馈意愿。[10]并期待再次获得反馈性的“酬赏”。这种具有群体团结水平的互动仪式,被柯林斯称为“奖励性情境”。[11]而对于综艺节目本身而言,则需要通过探索契合的互动形式,营造这种奖励性情境,从而促进情感能量的积聚,激发更高层次的共鸣行为。

  一方面,观众观看节目时,不仅可通过界面左侧的笔记按钮边看节目边理清逻辑,还可以依托在评论区的交流讨论形成弹幕共鸣。以第六季《芒城风云I》为例,在此期的评论区中,一名ID为“聪聪最聪明”的用户评论道“愿以吾血浇吾地,换山河如故!爱我祖国!”,获得了1625个点赞,19条回复,回复内容均为“愿以吾血浇吾地,换山河如故”。通过同质化的讨论回复、大量的点赞表态,促使观众由观看积聚的情感能量得到输出与释放。另一方面,受调者也提出了一些有关较为贴合《明星大侦探》的互动形式,包括:观众续写角色故事线、利用互动视频的多结局玩法、自由切换嘉宾视角、设置观众投票环节、线下演唱会、直播录制等,也为今后的节目互动形式提供了小小的“头脑风暴”。创新节目互动形式,成则续命,败则坠谷。虽有风险,但对IP进行二次开发终有尽头。只有找到契合节目本身的互动形式,才能最大化地发挥“奖励性情境”的作用,进而获得更大的突破与提升。

  (三)深耕观众情感“售后”,延续仪式链条循环

  情感是情感能量的核心,通过互动仪式,人们将由某种刺激产生的短暂情感加以维持和深化,强化为长期的情感能量。[13]大多数综艺节目并不重视收官后的用户情感能量维系。仅将吸引目标受众的希望寄托于每季节目的内容是不切实际的,在空档期,必定会有所流失,但这可通过运营和宣传策划降低。例如,推出含有《明星大侦探》节目元素的书包、水杯、侦心典藏卡等周边;开设衍生互动剧《目标人物》《明星大侦探之头号嫌疑人》和衍生综艺《明侦探学院》;通过“双微”互动,视频号发布搞笑高能集锦、微博举办抽奖问答互动。除此之外,还可广泛借鉴运营经验。比如,在2019年夏天热播的电视剧《亲爱的热爱的》中,女主角在网易云音乐的账号ID为“鱿小鱼”,直到2021年其第二部《我的时代,你的时代》开播,在网易云音乐上,“鱿小鱼”与“Gun神”的互动和动态一直持续更新,可以说不仅是第一部的“售后”,也是第二部的预热。这也使得第二部还没开播就获得了大量的观众基础。通过上述方式,节目不断地将短暂不稳定的情感能量转化为长期较稳定的情感能量,有助于促进互动仪式链条的循环,并借此获得更多资本反哺节目,从而获得更好的传播效果。

  参考文献:

  [1][2][5][13]兰德尔?柯林斯.互动仪式链[M].林聚任,王鹏,宋丽君,译.北京:商务印书馆,2009.78-79,87-101,121-124,156-158.

  [3]陈志翼.文化综艺类节目中的互动仪式链——以《朗读者》为例[J].青年记者,2018(02):69-70.

  [4]武瑶,王晓璐.文本?时空?人物:论互动剧的交互叙事模式[J].现代传播(中国传媒大学学报),2021,43(06):110-114.

  [6]蒋真真.互动仪式链视角下“饭圈文化”研究[J].青年记者,2020(08):24-25.

  [7]唐俊,何芷茵.重大题材新媒体纪录片的弹幕互动模式——基于互动仪式链理论视角[J].青年记者,2021(14):107-108.

  [8]张兵娟.互动仪式中的情感传播及其建构——以《中国好声音》为例[J].新闻爱好者,2012(24):16-18.

  [9]方亭,鲁哲.网络综艺节目创新路径解析——以《明星大侦探》为例[J].当代传播,2020(01):69-72.

  [10]乔纳森?特纳.人类情感:社会学的理论[M].孙俊才,文军,译.北京:东方出版社,2009:81.

  [11]邓昕.被遮蔽的情感之维:兰德尔?柯林斯互动仪式链理论诠释[J].新闻界,2020(08):40-47+95..

  (陈静:北京工商大学传媒与设计学院副教授、硕士生导师:李浩:北京工商大学传媒与设计学院硕士研究生)

来源:青年记者2022年10月下

编辑:范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