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6月14日 星期五
首页>广电视听 > 正文

央视春晚公益广告的声音景观及意义表达

2023-06-30 10:58:28

来源:青年记者2023年5月下   作者:王泽宇 李雪枫

摘要:  摘 要:央视春晚公益广告自2013年开播以来经历了十年的发展历程。与之前春晚商业广告为大众所诟病不同,春晚公益广告一经播出便得到人

  摘  要:央视春晚公益广告自2013年开播以来经历了十年的发展历程。与之前春晚商业广告为大众所诟病不同,春晚公益广告一经播出便得到人们的认可和赞誉。央视春晚公益广告聚焦辞旧迎新、团圆平安、思乡恋亲、家国兴旺等情感与文化的表达,以有声语言形塑守岁的仪式化时空;以音乐营造团圆、回家的情感体验;以特定声音标识建构春节的听觉记忆,是一道具有丰富文化含义的声音景观,营造了除夕之夜独特的声音环境。

  关键词:声音景观;春晚公益广告;声音特征;文化意义

  自2013年央视春晚公益广告推出以来,已走过近十年的历程。33部春晚公益广告作品内容丰富且形式多样,包含了爱国、欢庆、传承、团聚、温暖、教育、保护生态等丰富的主题内容,其所蕴藏的中华传统文化与主流价值观念深入人心。学者尹鸿指出,“央视春晚插播公益广告,将为公益传播与商业传播的平衡起到示范和引导的作用”[1],央视春晚公益广告成为一道独特的“迎春”景观,具有丰富的传播意义。

  声音景观(Soundscape)是指“一种强调个体或社会感知和理解方式的声音环境”[2],是听觉主体所在的时空场域中声音元素的综合。经过四十多年的创新,春晚已经成为贺岁迎春的一道文化盛宴,是全民狂欢的一个守岁仪式。从无广告到商业广告再到公益广告直至当下的商业与公益广告并行,公益广告加入央视春晚并与央视春晚深度融合具有一定的文化意义。央视春晚公益广告通过有声语言、广告音乐、特定声音标识三大声音元素,按照同步点、预期、遮蔽、时间化、增值等视听手法设计,与公益故事、社会问题或家国情感相结合,以中介化声景特有的场景影响力帮助观众在回忆和期待中完成中华传统文化、美德的体验与传承,从而释放人们心中对于亲情、团圆、家国情感、中国精神的情感,完成中华文明的链接与传承,发挥正面的情感引导和积极的媒介导向功效。

  以有声语言形塑守岁的仪式化时空

  春晚是春节庆典的重要仪式,“是在共同的时空环境下由参与的人群共同举行的仪式行为,仪式是一种参与,而且是‘天涯共此时’的参与”[3]。因此,春晚是一个特别的仪式化空间,在此种特定空间中,有声语言作为春晚公益广告声音景观重要的呈现元素,能够将抽象的二维信息转化为生动立体的三维听觉符号,以其生动性、延展性、多样性等特征达到补充画面细节、阐释故事情节、刻画人物形象、渲染场景气氛等作用,从而丰富了春晚公益广告的传播效果。

  春晚公益广告中有声语言的运用可以分为“画内音”和“画外音”两个层面。“画内音”是指“有形的、声源在画框内同时可见的声音,而且声音和声源两者存在于可见的、现在时态的叙境的现实之中”[4],广告配音员会根据人物的社会背景和性格特点以及口型、神态、情感、动作、所处环境的变化,以“声音弹性”的伸缩性、可变性达到听觉形象与人物形象的统一[5],从而彰显、深化春晚故事所传达的祝福与期冀。例如2020春晚公益广告《新春数幸福》,观众可以听到清纯、率真的稚嫩童声,充满青春朝气的青年男声,健身教练充满活力的呐喊声等,个性化的后期配音在音高、音色、强度对比等方面充分还原出不同年龄、身份、性别的人物角色。在共性方面,由于故事以欢度新年、祝福万家为主题,因而在情感把控上均通过高昂的音调、明快的语速以及抑扬顿挫的语调、色彩丰富的有声语言建构除夕夜阖家团聚的美好,表达了人们对于新春佳节的热切期盼。

  “画外音”是指声源不存在于荧幕框架内的声音,春晚公益广告中,描述人声的画外音又可以分为人物的内心独白和旁白解说。画外的自然音响能够暗示出春晚公益广告影片实际空间的宽广度,而人物的内心独白则是“扩展”空间的极端情况,即压缩声音场域至某个角色才能听到的声音,希翁将其称为“零度扩展”(null extension)[6]。在2021央视春晚公益广告《妈妈的请假条》中,小男孩单纯、质朴的童声以及母亲温柔、慈祥的心理叙事均借助放大、立体声、调整波律与均衡等声音手法渲染出“广阔”的心理空间,传达母子双方深深的思念之情。角色追忆式的叙述方式与鲜活的人物活动形成了强烈反差,将观众与主人公的情绪牢牢绑定在“我”的情节环境空间内,声音丰富的情感色彩和圆润度带来了强烈的临场感,观众深深地沉浸在私人共情的“音爆时刻”[7]。春晚公益广告的旁白配音与人声画外音不同,并不必然参与影片故事的叙境,因此受限小且发挥空间较大,旁白配音一般起到推动故事情节、补充画面细节、深化故事主旨、营造情感氛围等作用,往往只需要言简意赅、短小精悍的语言表达便可以达到良好的传播效果。在2022央视春晚公益广告《中国年,我们在一起》中,配音员以富有磁性的嗓音描述着唯美、古雅的意境:“雪和花,在一起;笔和纸,在一起……”在这一春晚公益广告中,旁白配音并无过度渲染,以气托情、从情到声舒缓地推动着故事情节的发展。

  春晚公益广告建构的是一个不同于日常生活的仪式化的空间,在这一空间中,画内有声语言将观众带入温情暖心的春节故事中,描绘着亲情、乡情、家国情。画外有声语言的旁白和内心独白则具备了飞跃时空的能力,极具临场感的有声语言叙述着一个又一个情节丰富、感人至深的春晚故事,吸引观众在特定时空进行仪式化的倾听,使人们在欢庆春节的喜庆氛围中传承历史悠久的中华文明。

  以音乐营造团圆、回家的情感体验

  “音乐是人类情绪的触发器、发动机,声音塑造了人们的喜怒哀乐和感官体验,并能够在承载历史条件、 本土文化的前提下触发回忆,引起强烈的情感波动,带来强大的情绪关联。”[8]在春晚公益广告中,音乐在营造荧幕氛围、刻画人物形象、传达主题思想等方面发挥着重要的作用。春晚公益广告中,音乐通常通过两种方式发挥作用:一是以主旋律音乐将情绪定位于一个故事背景之上;二是以音乐结构与画面的精确对位赋予信息声音价值,达到引发情感共鸣的效果。

  从宏观层面看,音乐发挥着情感基调、基本轮廓的作用,“音乐作品能很好地烘托广告画面、营造广告氛围、具有较强的感染力与丰富的想象力”[9],因而不同主题的公益故事需搭配不同节奏、风格、曲式的音乐。例如2013年央视春晚公益广告《回家篇之迟来的新衣》,广告中,天气恶劣且山路崎岖,但这并未阻碍汪正年夫妇等一行人的归家之旅,喜悦、期盼的心情溢于言表。这一公益广告的配乐是来自The Cinematic Orchestra乐队所演奏的“Arrival of the birds”,整首曲子的基调沉稳且具有层次感,给人以生机勃勃、万物复苏之感,与影片所展现的传统文化、民俗、亲情等主题遥相呼应。2015年推出的《中国字中国年》、2016年推出的《门》均以中国本土音乐元素作为表情达意的主旋律,营造抒情、暖心的情感氛围,彰显世代兴旺的家族、新年新生的喜悦以及中华文明的传承。2019年推出的《过年》、2022年推出的《中国味吉祥年》以喜迎新春、欢庆新年为主题,选择了振奋人心的民俗音乐和流行音乐,使观众产生情感共鸣。

  在微观层面,音乐以共时相叠的手法为春晚公益广告画面故事主旨赋值、赋义。如2015年推出的《只盼这一天》,广告开头,白雪皑皑的大兴安岭,一个孤单的孩童身影站在山坡眺望远方,期盼着亲人归来,小调出现,呈现了隐隐忧伤的情绪色彩,加之大提琴和口琴特有的回忆感,音乐渲染了欲扬先抑的心理情境。画面一转,手持望远镜的小男孩看见归家的亲人兴高采烈地迎去,同步转为慷慨激昂的音乐,表达喜悦之情的音乐加强了画面效果,实现了以音乐表现人物的心理,潜移默化地带动了观众的情绪。随着一家人携手远去,音乐趋于平缓,延续着故事结尾所带来的团聚的温暖。又如2022年推出的《虎年大吉》,欢脱跳跃的音乐风格成为整个公益广告的情感“基调”。画面中,主人公眼神的定格特写辅以放缓的背景音乐,融入了设置悬念技巧的音乐使得广告开头的放映速度被听觉印象延长。广告画面中,滑雪运动员滑至坡顶的飞跃、酒席上客人们的欢呼呐喊,音乐都能以急促、渐强、重音等方式与视觉同步,进而形成微妙的视听结构。

  在春晚公益广告中不同的乐器强化了人们的情感体验,弦乐代表着充满激情、振奋人心,用以描绘新年的春意盎然、生机勃勃;大气恢宏的管乐给人以激励、勇气和催人奋进之感,代表着在新年里依旧奋勇拼搏、不畏艰难;笛子、琵琶、二胡等中国传统乐器营造出强烈的归属感,用以诉说阖家团聚的幸福;手拍鼓、锣、唢呐给人充满欢乐和欣欣向荣之感;钢琴则代表了愉悦舒适、阳光温暖……除夕之夜,音乐与节日故事深度相融,通过音乐塑造着中国年、中国情,同样音乐强大的情绪感染力激发了人们对于辞旧迎新的喜悦和对未来的美好愿景。

  以特定声音标识建构春晚的听觉记忆

  加拿大学者谢弗将声音景观分为“调性(keynote)”“声音信号(signal)”和“声音印记(soundmark)”三个不同的声音层次,其中特别提到声音印记“是某个职业富有特征的声音,或与我们紧密联系、给予感情投射及其附加象征价值的那些熟悉的声音”[10]。在春晚公益广告中,每个人都有基于自身独特的“声音印记”,以有声方言、自然音响、复合音响等声音形态建构着人们的听觉记忆。正如2014央视春晚公益广告《筷子篇》,“筷子”是可以串联起整个春晚公益广告影片的情感线索,而不同地域的“方言”作为本土的声音标识则成为整部影片的情感载体。在广东关西老宅中,爷爷用闽南语风格的潮州话疼爱地引逗着自己的孙子,这是一种文化启迪;在上海长宁家中,妈妈用绵柔动人的吴语教导女儿餐桌礼仪,传承着“筷子”文化;在福建永定土楼,乡亲们以带有古汉语特点的客家方言欢聚一堂;在黑龙江佳木斯东胜老家中,慈祥的母亲与外出归来的儿子以豪放快直的东北话互相表达着浓浓的思念;在四川宣汉,乡亲们运用表意丰富的西南官话表现着邻里之间的和睦……8个不同的时空场景,8种不同的地域方言承载着启迪、传承、明礼、关爱、思念、睦邻、守望与感恩,在听觉记忆中反复烙印的声音印记能够唤醒观众的个体记忆,并在须臾间带来强烈的情感关联。再如2014年推出的《感谢不平凡的自己》,军鞋踩踏积雪的“吱吱”声演绎着祖国战士从军报国、戍守边疆的英勇事迹;清晨熙攘的人群中,北京四环商贩的叫卖声、广州某公司主管的手机提示音侧面指出即使生活充斥着忙碌与艰辛,但人们依旧乐观豁达的心境……这些声音标识能够唤起不同年龄阶段、不同职业、不同群体的听觉记忆。

  春晚公益广告中的声音标识不仅建构了个体的听觉印记,也嵌入了包含共同体验和回忆的集体记忆。2019年推出的《过年》中,一阵喜庆的鞭炮声之后,翻腾起舞的舞龙场景映入观众眼帘,紧接着出现的是国粹京剧中的钹声、堂鼓声、铙声、京胡声,展示了我国源远流长的京剧文化,此外,传统音乐与西方贝斯声、架子鼓声的完美融合更彰显了我国文化的兼容并蓄和历久弥新,这些音乐与长辈、亲朋好友的新年问候、课堂孩子们稚嫩却朝气蓬勃的读书声相融合,呈现的不仅是新年新声,更是摹刻于中国人共同听觉记忆中的声音符号。

  春晚公益广告中充满年味的声音标识成为观众群体集体共有的声音标识,唤醒观众在春晚公益广告所建构的仪式化时空中共通的情感和记忆。当“统一”的声音标识响起时,便能够提供一个共同的价值观枢纽。春晚公益广告中这些代表着明礼、团结、传承、关爱等中华精神文明的声音成为社会群体共有的声音标识,唤醒了观众在春晚公益广告所建构的仪式化时空中共通的情感和记忆,将人们紧紧地团结在一起,带来强烈的民族自豪感和归属感。

  结  语

  2013年以来,央视春晚公益广告这一仪式化的空间叠加春节这一传统节日,为观众带来了极具临场感与震撼性的听觉盛宴,形成除夕之夜独特的声音景观。在这种仪式化的声音景观中,有声语言作为特色鲜明的声音元素,将二维广告文本转化为可听可感的三维听觉符号,依托“画内音”“画外音”建构出不同的听觉空间,并将人声与人物形象有机融合,以更为直观可感的春节故事听觉形象,带给观众前所未有的真实感和在场感。而广告音乐是春晚广告的情感基调,不同曲式风格的音乐适配不同的春晚公益主题。广告音乐以共时相叠的手法增强着荧幕的心理氛围、刻画人物形象、传达主题思想,从而将音乐情绪与春晚公益故事的意义真实地捆绑在一起以达到和谐的视听效果,为春晚公益广告增值赋义。在春晚公益广告中,声音标识是具有明确特点的存在,其以高度凝练的声音片段在春晚公益故事中实时且高效地带动着观众的情感与记忆,广告中不同方言和充满地域特色的自然音响,是观众寻找自身身份与归属的听觉印记,不仅建构着个体的听觉记忆,同样塑造着集体共通的情感和记忆。

  央视春晚公益广告是一道特别的媒介景观,携带着丰富的意义,以有声语言、春晚公益广告音乐和独特的声音标识发挥了重要的媒介作用,召唤、聚合着大众的记忆和情感,将人们带入辞旧迎新、团圆平安、兴旺发达的节日场景,唤醒了观众对于亲情、乡情、家国情的情感体验,成为春晚主题的别样表达。在央视春晚公益广告的诸多研究中,其文化意义、思想内涵、创意技巧、传播行为、媒介与商业的博弈往往是研究者的关注重点。然而,央视春晚公益广告与除夕之夜时空的深度契合问题更应引起重视,其对于声音景观的着意营造更是其创意的精妙之处,也是本文的主旨及研究意义所在。央视春晚公益广告提供了分析公益广告的一个典型样本,亦可从心理学、民俗学、符号学、美学等多种视角加以阐释,从而发挥正面的审美和价值导向作用。

  参考文献:

  [1]尹鸿.公益广告是春晚的一大亮点[EB/OL].[2013-02-16].http://1118.cctv.com/20130216/102409.shtml.

  [2]匡重非,胡泽.基于声景理论的VR电影声音塑造[J].现代电影技术,2021(02):4.

  [3]李雪枫.春晚广告的文化反思[J].山西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7(02):136.

  [4][6]米歇尔·希翁,沃尔特·默奇.视听幻觉的构建[M].黄英侠,译.北京:北京联合出版公司,2019:212,75,4-5.

  [5]罗幸,王添.音意韵——季冠霖影视配音艺术[M].北京:中国传媒大学出版社,2019:74-75.

  [7]乔尔·贝克曼,泰勒·格雷.音爆[M].郭雪,译.北京:北京联合出版公司,2016:53.

  [8]王泽宇.电视广告声音景观的时空建构及价值[J].现代视听,2021(10):33.

  [9]胡思思.透视西方广告音乐[M].上海:上海大学出版社,2019:147.

  [10]米歇尔·希翁.声音[M].张艾弓,译.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13:28.

  (王泽宇:山西大学新闻学院硕士研究生;李雪枫:山西大学新闻学院教授、硕士生导师)

来源:青年记者2023年5月下

编辑:范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