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01月20日 星期日
首页>传媒个案 > 正文

以读者视角聚焦难题,借专家智慧探寻答案

2018-09-26 18:34:23

来源:青年记者2018年8月中   作者:张兴华

摘要:——打造品牌栏目“高端访谈”的探索与实践

  当前,伴随着互联网的迅猛发展,社会进入了快速阅读时代,如何激发读者的阅读欲望成为专业类学术期刊面临的一大难题。笔者负责《山东高等教育》通联和约稿工作时,精心策划“高端访谈”栏目,筛选10年(2008—2018)社会高度关注的难题,分别邀请10位当代教育名家进行权威解读。访谈文章被《新华文摘》等权威刊物转载,再次唤醒读者的阅读兴趣和热情,好多热心读者给编辑部写信谈感受、提建议和索要原文,“高端访谈”很快成为一个品牌栏目。

  以读者视角聚焦难题

  作家夏丏尊曾说,文章无非都是想适应读者的心情,因为离开了读者,就可不必有文章的。《山东高等教育》的读者是谁呢?就是高等教育工作者,主要是从事高等教育管理、教学、科研的三类群体。他们最关注的问题是什么?通过在济南、青岛、烟台等地调研,笔者得出一个结论:他们高度关注高等教育改革发展中的热点难点问题,这与社会密切关注的教育问题高度一致。因为高等教育与社会经济、政治、文化关系密切,高等教育工作者更关注社会发展的新趋势和时代提出的新要求。

  进入新世纪特别是近十年来,我国社会经济、政治、文化发展进入一个新的历史时期。在高等教育一线调研时,我们听到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我们已经站在一个新的历史起点上。”换句话说就是:“我们已经进入一个新时代。”

  新时代最本质的变化,就是我国社会主要矛盾的变化,由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同落后的社会生产之间的矛盾,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从“物质文化需要”到“美好生活需要”,从“落后的社会生产”到“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

  新时代最大的特点就是“以人的发展为导向”,探索并实现着艰难的转型:由GDP增长至上的“物本”主义转向注重人自身发展的“人本”主义;由“生存型”转向“发展型”。

  新时代最突出的表现有以下三点:一是“对人的发现”。过去重视社会价值,现在开始重视个体价值,强调“以人为本”。二是“软实力的显现”。过去讲“发展经济就是硬道理”,现在发展文化事业上升到“战略决策”。三是“新矛盾的凸显”。因为社会正在转型,所以新问题、新矛盾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多这样复杂。

  正是在这种背景下,在高等教育领域出现了一系列热点问题。在专家的建议下,我们吸纳高等教育学、计算机学、统计学等专业的博士组成科研团队,设计调查问卷,对热点问题再聚焦。通过全国会议、杂志发行和网络征集等三条渠道,共发放问卷6000份,回收有效问卷4326份。整理出43个比较集中的热点问题,经过再次排序分析,最后遴选出10个最具代表性的问题,分别是:人才培养质量问题,办学体制问题,民办教育问题,高职教育问题,高校行政化问题,学术腐败问题,师德建设问题,学校治理问题,教育手段现代化问题,当下怎样当名好教师问题。这些过去不曾突出或者从未出现的问题已经成为社会高度关注的热点,甚至成为很棘手的难题。

  怎样看待这些热点难点,怎样解读和解决这些热点难点,对症下药,真正起到疏通引导、探讨出路的作用,这是新时代向教育工作者和研究者提出的新任务、新要求,也是读者最为关心的问题。于是,我们研究决定要拿出人力、物力和版面邀请全国一流专家进行权威解答。

  借专家智慧探寻答案

  针对社会高度关注的十大教育难题,我们在全国遴选了对应难题研究的十位专家通过访谈予以解答。这些专家在全国知名度高,治学严谨,非常有权威性。比如,跟经济建设最为密切的高等职业教育如何突破发展瓶颈这个难题,著名高等教育家潘懋元就给出了令人信服的解答。

  潘老接受访谈时,十分条理地列举了当前高等教育中存在的问题,并认真分析后提出对策。特别是,他用科研数字纠正了当前对高职认识的误区。近年来,高职尤其是民办高职招生难,通常的观点是受人口出生率低谷的影响。甚至很多教育部门的领导也持这种观点。这种观点对不对?很少有人去深入探究。

  潘先生给出了与众不同的观点和科学数据。他说,这种观点是站不住脚的,实际上是掩盖了真实的矛盾。2008年全国高等教育的适龄人口是11562万人,2009年是11441万,2010年降到了11057万,2011年又降到了10742万,到了2012年剩下10453万,五年来呈逐年下降趋势。因此,人们习惯于将生源不足问题归因为人口出生率下降。

  他指出,表面上看,出生人数逐年下降和报名人数逐年下降两者的关系好像很简单,但由这两者得出的结论是错误的。因为报考大学的考生的多少是由普通高中毕业生数量决定的。紧接着,潘老流利地背出了一串数字:高中阶段的毕业生数量从2008年以来是年年增长的,2008年是1426万、2009年是1452万、2010年是1463万、2011年是1470万、2012年是1478万,5年来增加了近52万人。

  最后,潘老总结说,有资格报考大学的人数增加了近52万,而实际报考高职的人数减少了135万。高职尤其民办高职招生难的真正原因是收费高、就业难。这就要求政府增加对高职教育的投入,减轻高职学生家庭负担,加强高职院校设施建设,提高学生质量。因此,现行政策需要重新考虑和研究。

  高校师德是近几年被社会诟病的一个热点问题,也是一个老大难问题。从教育部到各省教育行政部门,下发了若干文件就是不见效果。在访谈中央教科所原所长、著名德育专家朱小蔓后,她的思路和对策让人茅塞顿开。在朱所长看来,之所以师德建设收效甚微,原因是没有找到“体现师德建设规律的路径”。在社会转型的新形势下,要做好师德建设工作,需要进一步转换思路,特别需要回归到“人”本身。她分析说:“因为道德教育是人内心的自觉唤醒,教师职业道德建设需要从源头上去寻找途径。特别需要从如何激励教师获得职业上的认同感、尊严感,愿意遵从、磨砺职业操守直至心向往之这一思路上加以考虑。”

  这些新理念新建议,既有吸引力又有说服力,怎能不赢得读者青睐?

  用学术态度打造精品

  要想赢得读者,必须坚持“内容为王,学术至上”的原则。在精心策划“高端访谈”选题、选人的基础上,我们还根据新形势新要求,加强理论学习和科学研究,用学术态度打造精品。

  每当采访一位教育研究专家,我们都做精心准备。主要包括以下三个方面:一是尽量把社会关注的热点和难点予以梳理,搞清楚来龙去脉,避免访谈时抓不住重点,导致“跑题”。二是尽量把专家有关的著作和文章研读一遍,搞明白其主要理论和核心观点,避免采访时提出无效问题,导致肤浅化。三是提高自己的教育理论素养,尽量在采访当中既做到“学会倾听”,又做到“善于对话”,以碰撞出思维火花,增强访谈的思想性。

  在中国办大学应该走出一条什么“道路”,这也是读者关注的一个热点问题。在我国学术界,较早注意研究、深入探索和潜心总结高等教育的“中国道路”这个命题的是厦门大学副校长邬大光教授。

  2014年暑假期间,我到厦门参加全国高教论坛,专门拜访了邬教授。当时他非常忙碌,就给了我他给博士生上课的一叠讲义“中外高等教育的反差”,略有抱歉地说:“不敬!不敬!这些材料实在有些杂乱,是我参加会议的发言和给学生上课的讲稿的混合物,我和几个博士生一直想整出一篇文章来,却一直没有整成。您先看看,我们再交流。”看得出,邬教授很真诚。

  当我忙完一天的工作,夜深人静的时候,翻开邬教授的讲义,看了十几页,就被他的研究视角和论述吸引住了。这厚厚的几万字的材料,一直在讨论一个问题,这就是:我国高等教育究竟应该走一条什么道路?

  实事求是地讲,这应该说是一个时代话题,也是进入新世纪后我国高等教育学界高度关注的热点话题。对这个话题的审视和研究,专家们多是从宏观视角特别是套用宏观政治理论来诠释,给人的感觉是“抽象生硬,落地不足”,有些概念或观点有些牵强,甚至与实际相差甚远,欠缺说服力。

  与此相反,邬教授的视角、观点和论述方法,就有些与众不同,让我大开眼界。他从现象学、比较教育学的视角对中外高等教育的差异进行了详细解读,令人叹服。虽然文字显得冗长,但它的思想是深刻的,有些地方甚至闪烁着灵光。可能是职业习惯,我当即决定把这块“璞”打磨成“玉”,让它光亮起来。

  于是,我把讲义中闪光的地方提取出来,重新架构和安排材料,写成了《探索高等教育的中国道路——访中国高等教育学会副会长、厦门大学副校长邬大光教授》初稿。这个初稿,实际上就是针对“为什么国外高等教育到中国来就‘水土不服’”“中外高等教育的差异性及其背后的影响因素是什么”“我国高等教育应该走一条什么道路”等系列问题,采用对话形式作了阐述和解答。

  为了观点落地和增强可读性,我注意把宏观问题具体化,把抽象问题形象化。每部分的标题都尽量有中国文化元素和思维火花,如“为何‘淮南为橘,淮北为枳’”“中体西用还是西体中用”等等,尽可能引发读者思考和引起共鸣。

  当思路清晰了,激情上来了,就产生了速度。在拿到讲义的第三天,我的访谈初稿就出来了。怀着有些忐忑的心情发给了邬教授,没想到邬教授出奇地满意,回电热情鼓励说:“提炼得非常好!让几个博士生都学习了!”

  访谈稿在《山东高等教育》刊发后,《中国教育报》用了一个整版予以转载。现在,我常想,当邬教授研读习总书记关于“扎根中国大地办大学”的重要论述时,他的心情一定会更激动。

  (作者为《中国教育报》山东记者站副站长、《山东高校思政》主编,齐鲁体育文化遗产博物馆筹建办公室副主任)

来源:青年记者2018年8月中

编辑:qnj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