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01月17日 星期四
首页>经营方略 > 正文

关于纸媒以公司化取代部门制的思考

2018-07-26 11:10:44

来源:青年记者2018年7月中   作者:徐永群

摘要:  在新媒体的冲击下,纸媒的日子越发艰难。原来依靠高份额广告收入打江山的局面已经一去不复返,纸媒人一边感叹风光不再,一边谋求新突破

  在新媒体的冲击下,纸媒的日子越发艰难。原来依靠高份额广告收入打江山的局面已经一去不复返,纸媒人一边感叹风光不再,一边谋求新突破。

  新探索归纳起来不外乎两大方面,一是精耕细作版面,试图留住一些广告业主和市场份额,二是积极向互联网靠拢,发展新媒体,运作融媒体。客观讲,这个思路没有错,但是,大部分纸媒的融媒体建设才起步几年,是真正的摸着石头过河,不但缺资金缺人才缺思路,即使在经验积累上也需假以时日。放眼全国纸媒,融合发展遍地开花,真正结果的寥寥无几,这就是纸媒发展的尴尬。

  同时,试图精耕版面留住原有市场份额的探索也是举步维艰。社会大环境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但在纸媒内部还是二十年前的运作机制:编辑记者去采编新闻,经营人员借助版面影响力去拉广告。运作好一点的,通过成立工作室等方式进行采编与经营的互动融合,借助活动增加收入。

  笔者认为,在纸媒生存已然成了问题的大形势下,只有运作体制机制方面来一次彻底的革命,才能挽救当前的颓势。具体到组织结构上来讲,就是用公司化来取代延续了几十年的部门制传统运作机制,把更接近于机关的部门制转化为更接近于市场的公司化,或许会为纸媒发展注入一些新活力。

  纸媒公司化取代部门制是个什么概念?不是简单地把组织结构换个名称,而是以市场的思维来重新整合纸媒的各个生产要素,既有分工,又有融合;既注重团队领导的权威性和运营魄力,又注重团队成员超出采编和广告之外的市场开拓思维。换句话说,这个公司化组织结构更像个法人治理结构,是一个真正面向市场的团队组合,在严格把握舆论导向的前提下,在经营上涉及的范围更广泛,力度更大,更加贴近市场。

  拿纸媒的教育行业报道部门来说,传统的教育新闻部门的职责除了刊发教育新闻和拓展教育行业广告外,一般还会举办教育类展会等社会活动增加收入。如果变成公司化,纸媒成立教育公司,部门的负责人就是这个公司的法人,这个团队就是一个更加面向市场的团队。首先,他们在意识上就会发生一些变化,就会与过去进行切割,不再是端传统饭碗的人,而是转变为市场人了,需要认真学习市场规律和挖掘市场潜力。其次,在工作内容上,就跳出了教育新闻与广告的范畴,开始涉猎培训、家教、网校、游学、论坛、国学推广、诗词大会、教材研发,甚至成立幼儿园,参股或成立民办学校,越面向市场,涉及范围越广,市场上会有一块块金砖在等着这个团队来挖。再次,在人才上,缺失的人才会以市场的方式招聘或加盟,甚至教育公司会以子公司的股权来吸引业内大咖加入。除了新人,团队原有的人员也会在这场转变中经受历练。媒体人的转型往往是成功的,许多例子早已做了证实,需要的只是跨出艰难的第一步。

  部门制转化为公司化后,可以把传统的部门进行回炉冶炼,打造出一个配合无缝隙的新团队。如今的纸媒,大部分设有文化新闻部、体育新闻部、旅游新闻部,原来有句话叫“文体不分家”,新形势下的文体旅结合得越发紧密,纸媒就可以打造一个文体旅公司。在这个公司里,业务范围就会冲破新闻刊发和广告刊登的局限,更深度地参与一些文体旅活动和项目,比如日益兴起的文化旅游小镇,方兴未艾的马拉松项目,经营运作景点赛事、游轮、研学等内容。

  其实,这些项目并不新鲜,现在社会资本都在积极进军这些领域,纸媒在这个风口中往往充当一个看客身份,给人家发个新闻,或者作为协办单位参与一下,运作好的弄几条广告来就不容易了,隔靴搔痒,远离市场。几十年一直是这个模式,没有随着形势的变化而有所改变。换句话说,不是互联网打败了纸媒,是纸媒自己打败了自己,遍地黄金看成石头,机会就在坐而论道中丧失。

  当部门制转化为公司制后,社会资本就会主动闻风而来,毕竟媒体的影响力还是很大的,社会优势也是显而易见的。依靠目前的资源,一步步融合走下去,纸媒的转型也许就会水到渠成。刻意的转型,紧跟互联网大潮,要人没人,要钱没钱,强行与资本大鳄抢道行驶,不太容易走上轨道。还是要着眼于目前的优势,整合资源,理顺体制,这就要胆子大,步子快,一百次的小心求证,不如一次的大胆尝试。

  也许有人会说,公司化思路过于大胆。担心的主要原因在舆论导向的把握这个问题上。我认为,公司化只是运作机制的内部变化,不会削弱舆论导向。第一,把控舆论导向的人没有发生变化,无论是主管部门还是编辑记者,他们依然还是从事新闻采编和舆论导向把关工作。公司化更多地倾向于解决经营困境,采编还是相对独立的,只不过把之纳入公司这个框架下而已,它依然有自己的独立性。现在有些纸媒也有若干采编经营合体的部门,事实证明,舆论导向没有问题。第二,公司化后,舆论导向更加成为这个团队的生命线,关系到整个团队的饭碗,所以无论是公司负责人还是采编人员会更加讲政治,讲纪律,讲大局。

  纸媒部门公司化这个观点受到质疑也很正常,放在目前来看也许有点大胆。但是放眼历史,很多改革往往都是从“胆大包天”开始。没有安徽凤阳小岗村十八户农民的伟大壮举,中国的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也许今天也不会出来。三十年前,纸媒都是纯机关事业单位(其实今天依旧是非法人事业单位),连个广告公司都没有。现在的纸媒哪个没有各种类型的下属公司?哪个不是在公司化运营?纸媒进行公司化运作早已比比皆是,我们所做的不过是再深挖一层罢了。

  纸媒公司化取代部门制需要注意以下四个方面:第一,牢牢把握好舆论导向,讲政治,服务于大局,服务于社会。第二,要敢于放权给公司负责人,对其除了管导向、管纪律、管目标外,尽可能给他市场运营的权力。一个团队的高度取决于它的“领头羊”的高度。资本在考察上市公司时最看重的就是公司“一把手”的能力与魄力,所以选好这个领头羊很重要。第三,运营范围要宽广,要善于借助社会资本的力量,走出去,谈合作,一切皆有可能,不要固步自封在传统圈子里。第四,胆子要大,步子要稳,信念要坚定。困难肯定有,不能随风倒。

  纸媒公司化组织结构的调整,需要的是勇者。在这条路上,不光有荆棘,也会有批判。叔本华说:“要么庸俗,要么孤独。”进行尝试总是有必要的,哪怕孤独一点,做起来总比不做强。

  (作者单位:齐鲁晚报)

来源:青年记者2018年7月中

编辑:qnj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