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1月21日 星期三
首页>名家风范 > 正文

舆情评论发展透视

2013-10-09 13:42:08

来源:青年记者   作者:李婷婷

摘要:——以南方日报“麦牙堂”时评专栏为例

  ● 李婷婷

  

  舆情评论的立场

  舆情评论,是舆情研究和新闻评论的某种结合,它的诞生与发展和舆情对中国社会发展产生的日益深刻的影响密切相关。舆情是由个人以及各种社会群体构成的公众,在一定的历史阶段和社会空间内,对自己关心或与自身利益紧密相关的各种公共事务所持有的多种情绪、意愿、态度和意见交织的总和。①如何在纷繁复杂的舆情呈现中找出民意焦点诉求,将多元化的个体性智慧更好地筛选、收集,形成合力并为政府施政提供借鉴,则是舆情研究的关键。

  新闻评论的功能,在西方一言以蔽之是“为受众服务”,在我国则把“用正确的舆论引导人”作为根本任务和最大追求。舆情评论的立场离不开对评论基本功能的坚守,同时又暗含对评论功能的进一步细化。它要求评论作者一方面掌握新闻媒体的特点及读者的新闻消费需求,进而在浩瀚的新闻信息里,准确发现公众诉求;另一方面,又要具有政治、经济、历史、法律、社会、哲学、环保等专业领域的积累,从专业的角度来解读公共政策。

  南方日报“麦牙堂”时评专栏在“开篇语”中说道:“在互联网影响力日益扩大的今天,各级党政机关越来越重视对网上舆情的监测、研究和引导。南方日报与暨南大学舆情研究中心拟共同打造‘麦牙堂’专栏,作为政府社会治理与建设效果的参照系之一。”以舆情为观察点,呈现舆情整体态势,挖掘舆情焦点诉求,分析影响舆情走势的本质因素,在此基础上结合舆情中的合理智慧以及作者本身的学识积累,为舆情建设提供智慧,正是舆情评论应有的立场。

  

  舆情评论的选题

  从深圳八毛门事件、公务员擦鞋事件,到广州地铁故障回应风波、珠三角用工荒现象,再到广东省掀起的网络问政、网络反腐热潮,南方日报“麦牙堂”专栏每次选题无一脱离“广东”这一事发空间。此外,新闻事实的重要性——关系公共利益、国计民生;时新性——“麦牙堂”是周末专栏,一般以本周发生的事为评点对象;冲突性——舆情倾向与公共决策导向不符,政府、媒体的舆情建设初衷与效果冲突,舆情本身存在的正反两方面或多元化倾向不利于社会良性发展;网络性——舆情发端、发酵于网络,通过网络广泛传播并逐渐影响到社会现实,均是“麦牙堂”在选题时主要考虑的因素。

  在以上主要选题标准下,“麦牙堂”的选题类型可总结为新闻事件、公共话题、热点现象三种。

  新闻事件,指已经成为新闻的事件,即当前社会中已经被各种媒体报道或传播的新近发生的事实。往往由连续的单个新闻事件组成,通过连续的、立体化的事件性新闻还原事件的整体面貌和来龙去脉,展现社会事件的真实状态和矛盾构成。②这一类型在“麦牙堂”专栏中最为常见。如《地方民意缺席,暗合公众偏见》,以深圳公务员上街为市民擦鞋引发的一系列新闻事件为案例,包括该志愿活动中刻意强调公务员身份的诸多细节、深圳方面对舆情反应的后续回应、媒体对事件的报道缺乏客观调查和现场还原等,从中梳理如何疏导舆情的智慧。

  公共话题,是指一定范围内为人们所广泛知晓、关注和热议,并与社会公众利益紧密相关的话题。对公共话题的评点较为强调舆论传播研究。《舆论喧嚣后的一场“误伤”》围绕“房婶”这一话题,通过对身处舆论场中的政府、媒体、房婶个人、普通公众各方的舆情表态、心理、利益诉求的分析,系统阐释“房婶”这一话题如何得以构建,以从中找到舆情疏导的突破口。

  热点现象,可分为社会存在和社会意识两个基本方面。社会存在和社会意识发展中的问题和矛盾经公众关注、讨论之后,往往上升为种种社会热点现象。③在舆情选题的三大基本类型中,热点现象是从不同的社会科学视角,描述和概括社会发展中亟待认清和解决的热点问题。不同于单独的新闻事件,热点现象一般是一系列事件所体现出来的。而和强调舆论传播研究的公共话题相比,热点现象更强调了舆情监测与分析人员善于发现社会问题、分析社会问题、研判舆情走势和研究应对方案的主动性和科学性。《网络问政期待“制度化力量”加入》,围绕网络问政这一热点现象,结合对地级市书记、市长开始在问政平台上实名回复网民,广东酝酿建设“省市一体化网上办事大厅”平台,地级市建立个性化的地方“网络问政门户”,汕尾市陆河县非法砖厂经网友多渠道发帖投诉后被取缔又再次“复活”等系列事件的分析,为如何实现网络问政制度化提出科学化建议。

  

  舆情评论的论证方式

  所谓论证就是把材料和观点统一起来,组成一个完整的说理体系的过程,也就是摆事实、讲道理,分析问题的过程。论证是新闻评论写作的重要环节之一,评论如何展开,论点如何得到阐释,文章结构如何安排,如何把自己的观点论述得无懈可击、令人信服,都要靠严密充分的论证来实现。④

  “麦牙堂”评论的论证方式较为灵活。常见的两种论证方式,一是遵循“舆情整体趋势及其热议焦点、原因分析、处置建议”的论证方式,二是针对某一问题直接亮出观点,继而用材料层层加以证明的论证方式。前者的逻辑是从事实的呈现中寻找解决问题的方法,后者则是“说服”的理念——“我这样说是对的,我拿证据来说服你。”文无定法,无论选择何种论证方式,关于舆情的整体态势的研判、舆情关注焦点、影响舆情走势的原因、舆情建设的建议等几大核心问题都会融合其中,这是“麦牙堂”舆情评论的主要论证逻辑。

  其论证严密性则主要体现在:

  围绕一个中心,聚焦论证。《用工荒中应有不慌智慧》,集中论证广东面对用工荒难题,如何做到“不慌”——媒体、政府应有效引导舆论,疏导舆情;《科学决策需要听取民意更要争取民意》,集中论证公共决策中如何在听取民意的基础上争取民意,论证争取民意的必要性与可行性;《媒体舆论未成合力,供暖议题难产智慧》,直指媒体未能充分发挥“社会协调者”功能,致使“议题”缺乏黏性与合力,难以产生公共智慧。

  材料与观点紧密结合。对舆情的宏观基本面及其关注焦点的研判,并非出自作者主观臆造,而是建立在客观的舆情言论抽样统计、分析的基础之上;探寻影响舆情的本质因素,需要将孤立的舆情事件置于社会系统和矛盾运动的结构中深入思考,除了着眼舆情事件本身的细节,还需从相关、类似舆情案例中寻找佐证或启发;提供解决问题的方案,需要紧密结合舆情诉求,从中寻找智慧。此外,所提方案的可行性,又常需要历史的、类似的解决方案做支撑。

  以理服人。以充分的事实、周密的论证、严谨又不失生动的表达,呈现真实的舆情面相,剖析舆情事件本质,寻求舆情建设的方法。说服他人的方式,靠循循善诱的说理过程,不靠简单的是非论断和“提要求”、“发命令”式的观点推销和灌输。

  值得注意的是,从2011年8月创办以来,“麦牙堂”评论的论证方式处于不断探索、成长之中。从最初百字以内的舆情点评,到千字文的舆情评论,再到“新闻报道+舆情评论”专题打造,其舆情评论的中心论点越发聚焦、说理过程更加充分、舆情建设的建议更趋专业化。“麦牙堂”正在探索一种属于自己的论证风格,这也是舆情评论作为一种新生事物必然要经历的成长过程。

  

  注释:

  ①刘毅:《网络舆情研究概论》[M],天津人民出版社,2007年版,第51~52页

  ②③人民网舆情监测室:《如何应对网络舆情》[M],新华出版社,2011年版,第41页,第44页

  ④张国平:《新闻评论写作中的问题及对策》[J],《新闻世界》,2012年第11期

  (作者单位:暨南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

  来源:青年记者20139月上

来源:青年记者

编辑:解西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