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06月25日 星期二
首页>刊首快语 > 正文

重塑融媒体时代的评论生产

2018-04-21 21:06:34

来源:青年记者2018年3月中   作者:姜赟

摘要:  有一个场景,令我记忆犹新。去年11月10日,亚太经合组织工商领导人峰会迎来压轴演讲。当主持人宣布习近平主席进入会场时,人们齐刷刷地

  有一个场景,令我记忆犹新。去年11月10日,亚太经合组织工商领导人峰会迎来压轴演讲。当主持人宣布习近平主席进入会场时,人们齐刷刷地将手机举过头顶。我们的记者这样写道:“从会场后方的记者席看过去,整个会场霎时变成了手机的海洋。”我想,当时,即便没有记者在场,习主席的照片、视频、演讲及现场嘉宾对演讲的评价与感悟,也会通过他们发到脸书、推特、优兔等应用平台,传向全世界。?

  这一场景展现着全媒体时代的图景,“终端随人走,信息围人转”成为信息传播的新态势。多元网络主体的信息发布和意见发表,在多种传播渠道上日趋活跃,社会思想观念纷纭激荡,主流和非主流同时并存,共识和分歧相互交织,带有媒体属性的应用平台渐成舆论引导的主场。这正是主流媒体评论人必须正视的严峻挑战。?

  挑战之一,如何让我们的声音被听到?空间上要扩大覆盖,时间上要先人一步。

  前者要求我们不仅要做好版面评论,还要积极拥抱各大平台。尽管主流媒体有沦为“超级平台内容提供商”的深深焦虑,即便评论部常有人力紧张的喟叹,然而,只有走融合发展之路,进驻这些舆论阵地,才能逐步改变这些平台上舆论力量的对比,更好履行主流媒体的职责使命。当然,如何纾解上述焦虑,还需要在发展中去探索。?

  后者说起来简单做起来难。因为移动传播带来“后真相”时代,舆论事件中的碎片传播、不实信息,常常引发反转新闻,如上海女孩逃离江西农村、罗尔诈捐事件。没有事实基础的评论只是“沙上建楼”,因而,大家经常考问“第一时间”是不是评论的“必需品”?为了当好舆论风向标,“第一时间”还是要坚持。而解决“后真相”评论的难题,办法可以按照人民日报副总编辑卢新宁所提倡的,评论切入要从“事情”转向“舆情”,事情一开始也许是模糊的,但因事情而产生的舆情是真实的。?

  挑战之二,如何让受众爱听我们的声音?爱听才能听进去,爱听的前提是听得懂。

  在花繁柳密的过载信息中,在雨骤风狂的多元观点中,人们难免会莫衷一是,“导航”的需求会持续增长。也就是说,众声喧哗也需激浊扬清,纷繁舆论场呼唤黄钟大吕。这既是主流媒体评论的机遇,也是挑战。

  然而,在全媒体时代,对于“黄钟大吕”的理解,与其说是声音分贝的大,不如说是价值分量的重。主流媒体评论在担纲“黄钟大吕”的角色时,应该到各种公共空间去,与多元主体进行“对话”而不是“喊话”,以见解的引力、思想的魅力去凝聚共识,以我之价值化人之心结,并提供有效的解释框架去涵养社会的理性。做到这一点,评论的生产就必须具备更多的对话意识,又或在新媒体场域进行更多体现互动特色的文体创新。

  过去未去,未来已来。如何充当舆论场里的价值定盘星、压舱石,主流媒体评论还需“活化”自己的看家本领。

(人民日报评论部新媒体评论室主编)

来源:青年记者2018年3月中

编辑:qnj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