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6月22日 星期六
首页>刊首快语 > 正文

媒体深度融合中的“突破式创新”

2024-03-12 14:37:11

来源:青年记者2024年1月   作者:喻国明

摘要:鼓励去中心化的探索,指导方针从统一走向多元,并包容有理由的质疑,使这种探索具备应有的自由度,是解决好“突破式创新”的基本选择。

  我们正处在“百年未遇之大变局”的时代转型期,其间充满着创新经济学家熊彼特所谓的“断裂式发展”和“破坏式创新”。所谓“断裂式发展”是指按照传统逻辑画延长线的做法已经难以为继,传统模式的发展已经中断和终结,因此创新就成为发展的不二之选。而“破坏式创新”则意味着新的发展机遇必须建立在对于传统发展的规则、模式和逻辑的充分“破坏”的基础上才能实现。

  如何实现这种“破坏式创新”?一般而言,创新分为前后相继的两个阶段:一是“从0到1”的创新,二是“从1到100”的创新。其中,实现“从0到1”的创新最为重要,因为它决定着创新发展的目标、模式与基本发展逻辑等一系列关键问题的解决。这种创新是基于符合未来发展要求的独特想法和创造力,是通过对现有模式的颠覆和突破来实现的,可以打开全新的发展机遇,创造出巨大的蓝海空间。

  以媒体融合为例,其并非在大众传播模式之下全产业链的数字技术化加持和改造的过程,也并非打破媒介与媒介之间的壁垒,实现跨媒介的整合就可以实现的——它本质上是媒介产业的一次“破茧成蝶”的全新升维的过程。实现这个全新的升维,必须通过“破坏式创新”,至少是“突破式创新”。在当下媒体融合进入深水区的阶段,至少要解决这样三个问题。第一,解决媒介融合的“宽”与“窄”的问题。所谓“宽融合”是指打破固守内容传播的狭隘逻辑,往跨行业、跨领域的泛融合上靠拢。深度的媒介融合是媒体以自身的品牌和在地性资源为基础,来链接更多的社会资源、商业资源、生活资源,促成它们的对接,这种融合才是互联网逻辑下媒介融合的主轴(即全社会千行百业的“媒介化”进程)。第二,解决媒介融合的“竞”与“合”的问题。即融媒体建设中传播渠道“失灵”问题的解决应该建立在对于既有互联网传播体系的“搭载”上,以“我”为主的狭隘思路必须打破。如果用“关起门来,自搞一套”的方式来进行内容的表达和传播,置互联网释放出来的海量的内容生产力于不顾,那就是一种自我“非主流化”的做法。第三,解决媒介融合中正确而有效的逻辑起点的问题。即必须从当下的渠道融合转型到市场融合、需求融合上来,以需求和消费的洞察与把握为基点来重构生产和分发。

  很多人认为这种“突破式创新”可以用集中资源打歼灭战的方式来进行,其实是不可行的。实际上,“突破式创新”所面对的是未来发展中可能出现的超级厚的迷雾系统,前进的方向都很难判断。正确的做法只能是鼓励整个团队分组成小团队各自探索,发现线索,再增派资源和兵力,即“去中心化”。最近的例子是OpenAl的大模型思路,这个思路5年前没几个人相信,但一个小公司遵循这一思路完成了颠覆性创新。显然,鼓励去中心化的探索,指导方针从统一走向多元,并包容有理由的质疑,使这种探索具备应有的自由度,是解决好“突破式创新”的基本选择。
 


喻国明
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
北京师范大学传播创新与未来媒体实验平台主任,
本刊学术顾问

来源:青年记者2024年1月

编辑:范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