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1月12日 星期二

一周政经新论

2016-05-13 17:31:14

来源:综合   作者:综合

摘要:政治、经济,观点新锐。刷刷手指,名家荟萃。

  ◆只有富有爱心的财富才是真正有意义的财富,只有积极承担社会责任的企业才是最有竞争力和生命力的企业。办网站的不能一味追求点击率,开网店的要防范假冒伪劣,做社交平台的不能成为谣言扩散器,做搜索的不能仅以给钱的多少作为排位的标准。希望广大互联网企业坚持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统一,在自身发展的同时,饮水思源,回报社会,造福人民。

  ——习近平总书记在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座谈会上强调

  ◆说实话,一些民营企业现在面临的问题,不是“玻璃门”“弹簧门”“旋转门”,而是“没门”!不知道“门”在哪儿!因此,必须进一步放宽准入,让民间资本投资“有门”!

  ——在5月4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李克强直言

  ◆面对“降成本”的巨大压力,许多企业家纷纷将目光瞄向了职工工资,“降成本”演变成了单纯地“降工资”。追根溯源,就在于长期以来,在不少企业家的心目中,对工人实行“低工资制度”似乎天经地义。其实,这种观念不仅是一种不切实际的臆想,对企业本身也是一种损害。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李长安

  ◆要鼓励万众创新,就得有一个很好的体制能保护创新者。创新者愿意承担商业风险,是因为有一个稳定的预期:一旦创新取得了成功,就可以得到法律的保护。这样,创新者才愿意去持续创新。

  ——美国高通公司法律及政府事务全球副总裁赵斌

  ◆货币不是信用

  影子银行跟银行不同。银行的本质是创造货币,影子银行特别是其中的支付部分,并没有创造货币,也没有传统的金融机构的架构。但它在互联网上提供了一种支付清算的机制,使得中央银行提供到市场上的货币的运转速度加快了,从而增加了货币供应。在这个意义上说,影子银行实际上是对传统的金融运行的挑战,它通过交易产生了流动性。

  我们现在面对的是货币宽松、信用紧缩的情况。货币不是信用,中央银行统计的是商业银行的负债,这个负债变成了贷款就成了信用。这个信用如果被人提出买债券,就变成了对企业的信用。也就是说,当它和实体经济连在一起的时候才产生了信用。现在它没有服务于实体经济,说明调控体系的思路是有问题的。从信用的角度定义货币,我们就能准确知道金融系统对于实体经济到底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中国社会科学院原副院长、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理事长李扬/《光明日报》)

  ◆货币政策应谨慎,财政政策应积极

  尽管人民币加入了SDR,但它还不是硬通货,国际社会还不相信人民币,货币政策应该谨慎。我们稍微多发一点货币,就会造成全球对于人民币贬值的猜测。这种猜测跟我们的股市不稳定、缺乏法制基础搅合在一起,就会对世界经济形成新的风险点。相反,中国应该实行更积极的财政政策。中央财政的债务水平可以适当提高,以此对一些地方债务给予财政上的投资。目前,中国财政部的国债仅占GDP的17%,近年来这一比例还有所下降,所以中国的财政政策还有空间。中国企业应该实行债务重组,但不应是简单的债转股。银行应该保留有不良债务企业的相关信息,并建立一套信用体系。债务重组的过程要讲法制、讲规矩,不良企业贷款必须按法律程序清出。

  (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李稻葵/《中国经济时报》)

来源:综合

编辑:崔光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