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7月10日 星期五
首页>前沿报告 > 正文

媒介融合时代编辑力的新内涵

2019-09-02 15:08:40

来源:青年记者2019年8月上   作者:刘冰 张春宇

摘要:无论媒介环境如何变化,优秀编辑人才都为社会所需求。

  日本编辑家鹫尾贤也较早研究了“编辑力”,但是他的著作《编辑力:从创意、策划到人际关系》并没有对“编辑力”概念作出明确界定。鹫尾贤也在书中详细论述了策划与创意,约稿与作品架构设计,催稿、审稿与改稿,校稿、目录和小标题制作、图片运用,封面、书名与书腰设计,营销与人际关系等内容。从鹫尾贤也的论述可以看出,编辑力即编辑的职业能力、工作能力,它贯穿于编辑工作的各个环节。编辑在工作过程中发挥编辑力作用,才能出色地完成工作,确保媒介产品质量。

  编辑力的内涵,也就是优秀编辑应当具备的工作能力,会随时代的发展而有所变化,融合、服务、协作成为理解媒介融合时代编辑力新内涵的关键词。

  融合:全媒介元素加工,融媒思维生产

  媒介融合时代,媒介产品在生产与传播时大都不再只针对单一形态的媒介元素。如今新闻传播的主要场域转向网络与数字新媒体平台,融合新闻成为新闻生产的重要样式。融合新闻综合而又灵活地运用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等多种媒介元素来报道新闻,注重互动设置、关键词、超链接的运用,强调提升新闻服务品质、用户体验和呈现效果。①

  传统媒体时代,编辑主要对较为单一的媒介元素素材进行加工,而现在则需要熟悉全媒介元素素材的加工,研究文字、图片、音频、视频、互动设置、关键词、超链接等媒介元素和网络元素,增强服务意识和用户意识。

  编辑在策划、生产加工和分发媒介产品的过程中,应当注意充分挖掘和实现媒介产品的内容价值,增强媒介产品的跨媒体传播能力。以新闻事件报道为例,读者在阅读纸质报刊时需要一页页翻阅,而微信公众号在推送界面只显示文章标题,读者翻阅的时间减少,导读更加直观。同样的新闻稿件,在报刊刊登和在微信公众号上发布,内容排序、导读设置、版面设计都需要根据媒介特性来作出不同的安排设计。②

  同一媒介产品转换媒介形态进行传播,需要编辑在编排设计上具有融媒体思维,发掘不同媒介在信息传递过程中的优势,取长补短。报刊编辑可以从新媒体的编排中汲取经验,将其应用在报刊编辑工作中。2016年10月30日,温州都市报借鉴微信的编排经验,在头版采取“只展示标题”的导读形式,将当日重点新闻陈列在头版,增强了报纸的新媒体感,让读者感到新鲜。同样,也要以融媒思维整合表达形式,使媒介产品能够更好地跨媒介传播,实现更大的价值。大众日报在网络上呈现时,设有“文字版”“图文版”“PDF版”,分别侧重于当日新闻标题展示与点击阅读、报纸版面浏览、单版内容阅读三方面,充分利用了网页链接的优点,弥补了纸质报刊版面有限、不便查阅历史信息、传播面窄等不足。

  服务:积极利用UGC,扩展生产服务

  编辑的天职是服务,编辑首先为作者服务,但最终是为用户服务。优秀编辑拥有很强的服务意识,编辑的价值在为作者和用户服务的过程中得以实现。在媒介融合时代,信息与传播技术的发展使得用户与记者、编辑一同成为媒介产品的生产主体,编辑需要采取进一步开放的姿态,将用户看成与记者具有同等重要地位的主体,合理利用用户生产的内容,扩展服务边界,让用户享受内容生产与消费的多重体验。编辑在工作过程中,要充分理解用户参与媒介产品生产过程的意义,通过社群经营聚合用户,精准分发,让用户更容易找到自己需要的媒介产品。

  用户作为主体参与到媒介产品生产过程,扩展了生产主体的力量。编辑在服务记者生产的同时,还要为作为生产主体的用户提供编辑职能服务。从用户中发掘富矿成为编辑工作的新起点,编辑既要合理利用用户生产的内容,又要注重培养、提升用户的生产能力。③编辑要更加清楚地认识UGC(用户生产内容)对内容生产的重要性,掌握和采用具体的实施方法,将用户创造内容的价值充分挖掘出来,这是增强编辑力的重要方面。

  鹫尾贤也在书中讲到,《少年卡夫卡》收录了村上春树与其所著畅销书《海边的卡夫卡》读者往来的1220封电子邮件,记录了读者对书中人物的感悟、疑问以及对作者的意见等内容。作为《海边的卡夫卡》的衍生产品,《少年卡夫卡》正是早期读者参与到媒介产品生产过程中的生动案例。

  读者不再满足于单方面地接受信息,他们还拥有表达自我的需求,编辑应当及时提供服务,扩展为用户服务的边界,帮助用户释放强大的内容生产力。媒介融合背景下,UGC更容易被收集和传播,编辑要做的是将用户原创内容按照特定主题规整加工,以更具创意、更适合在媒介上传播的形式向大众传播出去。

  要广泛而准确地实现传播目的,编辑还要在用户聚合方面多做工作。用户聚合需要编辑组建、运营社群,像物色、熟悉作者一样,寻找并扶植重点用户,提高UGC的质量,增强用户凝聚力。这不仅有利于编辑培养用户生产内容的能力,还有利于更加快速地锁定核心用户群,精准地进行内容分发。④

  《少年卡夫卡》的创意是由村上春树本人最先提出,并在编辑的帮助下完成的,编辑在媒介内容生产的三个主体交流中扮演着重要的服务角色。媒介融合时代,内容生产主体的界限变得模糊,传统传播模式下三个主体单向的信息传播模式由三元传递向三元交互转变。

  三元交互分为三种不同类型:第一种是编辑与作者对接,作者生产内容,用户反馈意见信息,编辑将用户反馈的信息加以整理呈现,实现用户参与内容生产的目的;第二种是用户直接与作者双向互动,生产的内容由编辑编排整理,形成有主题的内容;第三种是用户主体与作者主体重合,作为内容生产的重合主体与编辑对接,编辑将优质内容优化加工为媒介产品。这三种交互类型中,编辑作为用户与作者之间的桥梁和服务者,必须密切关注用户与作者的动向,对媒介产品的内容价值变化保持敏感,善于展现内容,凸显主题,实现传播目标。

  协作:跨部门、跨行业的合作与交往

  编辑经常协助他人,编辑也需要他人的协助。编辑的工作离不开协作,没有协作,编辑的工作将无法开展。协作意味着跨部门、跨行业合作与交往,跨部门协作成为编辑工作的常态,跨行业交往为编辑工作注入新的能量。

  1.跨部门协作成为常态

  媒介融合时代,媒介产品在多种文化产业形态中生产、传播,媒介产品的生产会牵涉到更多跨部门、跨行业的合作。编辑应当学会借助外部力量,与新闻部门、技术部门、发行推广部门开展更密切的合作。媒介融合需要整合不同部门不同工种的力量,编辑的协作至关重要。

  编辑在选题策划、内容加工与呈现等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但新闻生产并非仅凭编辑一己之力就能轻松搞定,媒介产品的生产越来越需要跨部门协作。编辑虽然对媒介产品的内容有足够的见解,但对原创内容采集、新媒体技术实现、市场环境变化的感知明显不如记者、技术人员和推广发行人员熟悉。在媒介产品生产的工作流程中,编辑需要更频繁地与新闻部门、技术部门、发行推广部门交流互动,通力协作,共享资源,使媒介产品的创意策划成功落地。

  能否与技术部门密切合作,决定了媒介产品的最终呈现。编辑应当积极与技术部门探索形成一套共同话语体系与沟通交流机制,减小信息落差,让媒介生产能够充分利用信息技术。

  2.加强跨行业人际交往

  喻国明教授指出,媒介融合的本来逻辑即是以媒介的连接性为基础逻辑的跨行业“宽融合”。编辑工作牵涉多个行业知识,与社会方方面面相联系,需要行业力量支持,需要在与行业人员交往过程中优化知识结构,学会从行业视角看问题。编辑需要保持敏锐的观察力、旺盛的好奇心,在工作过程中与不同行业的人员交往,不断更新认识。跨行业交往可以让编辑获得行业力量的支持,使编辑行业永葆青春活力。

  编辑在进行跨行业人际交往时,不宜过多地将双方局限于工作语境。编辑与作者、用户的交流不能局限于工作,功利性过强的交流不能称为“交往”。鹫尾贤也强调,要做“面”的交往,不要只做“点”的交往。他批评说:“整个社会也倾向凡事诉诸理性,只以自己所担负的部分机能来判断对手,而不愿去看人所拥有的多种能力。”⑤编辑在人际交往中应该将对方作为完整的人来看待,全面地理解对方,而不能仅仅着眼于工作环节。

  跨行业建立起来的人脉网络是编辑的宝贵资源,编辑从人际交往中寻找具有价值的信息,结交各行各业的信息资源拥有者、内容生产者,将他们联合在一起,共同为媒介产品的生产贡献力量。跨行业人际交往对于编辑工作的开展具有重要推动作用,人际交往中蕴藏着知识财富探寻的无穷可能性。无论媒介环境如何变化,时代如何发展,优秀编辑人才都为社会所需求,编辑的价值也会在人际交往的过程中得到提升。

  【本文为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研究规划基金项目“媒体融合发展与新闻传播变革研究”(编号:17YJA860009)阶段性成果】

  注释:

  ①刘冰:《融合新闻》[M],清华大学出版社,2017年版,第19-20页

  ②程海声:《微信和报纸的可视化传播增效方法探析》[J],《新闻战线》,2016年9月上

  ③郝雨 郭峥:《内容、行为、需求组合视角下的编辑理念及实务创新》[J],《中国编辑》,2018年第4期

  ④杜传贵:《论媒介融合视域下的编辑功能》[J],《中国编辑》,2017年第7期

  ⑤[日]鹫尾贤也:《编辑力:从创意、策划到人际关系》[M],北京联合出版公司,2017年版,第166页

  (刘冰:山东大学文化传播学院硕士生导师、新闻系主任;张春宇:山东大学文化传播学院硕士研究生)

来源:青年记者2019年8月上

编辑:范君